跳动的字节,卷动的员工

2022-02-2815:09:07来源: 猎云网 评论 4,579

跳动的字节,卷动的员工

2月23日,员工猝死的消息出现在了字节跳动。针对此事,字节跳动在其内网声明中表示公司已承担全部医治费用,全力提供后勤支持。但对于字节的回复,部分字节员工并不买账,甚至有员工在朋友圈公开表态“钱买不来一个人的自由,每天准时上班下班就是工程师的道德。”

因未有更多信息披露,尚无法判定吴同学突发紧急状况是否由长时工作或过度劳累所致。吴同学的妻子则透露,他平时加班很多,压力很大。对此说法,截至发稿字节跳动方面并未回复。

而在脉脉#字节跳动员工去世#的标签下,截至目前共有334条帖子,和字节跳动官微首页红火的招聘内容形成鲜明对比。而这一次员工猝死事件似乎又一次佐证了“字节和心脏只有一个能跳动”。

跳动的字节,卷动的员工
来源:微博/脉脉截图

字节跳动极速发展背后,是10万员工不间断的脑力和体力支持。而10万员工是什么概念?阿里用了20年,京东用了17年,而后起之秀字节仅用了9年。

这家估值近4000亿美元的全球大厂有85%以上的员工为90后,年轻的水手推动着这个大船不断前行。而现在,船越来越大,水手却越来越疲惫。

加班文化下的高薪诱惑

在知乎的“2022秋招|互联网科技专场”中,“在字节跳动工作是怎样的?”的话题被8733个用户所关注。

加入字节跳动,是许多互联网打工人的梦想,高薪是首要因素。

据此前媒体报道,取消大小周之前,字节周末上班员工还有额外的加班费,节假日则是3倍工资,而跳槽至字节的员工薪资涨幅在30%-35%。2019年字节给技术实习生开出的薪资为400元/天,而当时多数互联网公司同类实习岗位的薪资水平为200元-300元/天。

知乎上,一位从字节离职的“商业化产品团队”前员工表示,薪资待遇够高,虽然目前会卡30%的涨幅,但很多工作4、5年的同学凭着期权,一旦上市年薪也可以过百万,福利待遇更是位列国内TOP1。

然而,这样的薪酬之下,乱和累也成为了字节员工普遍的感受。其总结了6点问题:1.团队职责边界不清晰,好活抢着干,脏活互相推;2.业务变化频繁,半途而废的项目占比高达30%以上;3.整体团队规划短视,双月OKR的机制虽能保证快速迭代,但导致团队只追求短期价值,不考虑长远规划的;4.几乎没有培训体系,新人进来之后要能快速上手干活;5.加班多,身心俱疲,正常就是早10点到晚10点,每个月都会有4-5天晚上会加班到12点左右,下班依旧要被飞书支配;6.很多管理层的水平一般,可能累死累活,到头来升职加薪都没戏。

https://dd-static.jd.com/ddimg/jfs/t1/88112/32/22545/78135/621c7499E5f0e7ba5/cf2ede72a97d6d73.jpg
来源:知乎

字节前员工王明告诉猎云网,字节给出薪资的确是第一高。“我当时有3-4个offer,都比离职前高。最低的高20—30%,第二的高40%,最高给到了涨幅70%。字节一开始给40%,但后来我选择去最高的之后,字节立马加钱到了薪资第一高的程度,并强调自己是大平台。而我也为了更好的成长选择了字节。”

高薪之下自然避免不了内卷,加班亦是字节的文化之一。有字节前员工在知乎上表示,“除去上厕所,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工作。虽然也有划水的,但是我们所在团队整体都特别忙,午饭和晚饭时间都是边吃饭边开会。下班之后,也还会被飞书支配,一有消息就不由自主的要回复。”

但有意思的是,字节的加班文化并没有被员工所嫌弃,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大小周”。

据悉,大小周起源于字节跳动内部一个名叫周日大讲堂的项目。起初,周末加班没有双倍薪资,实行积分换 iPhone 的奖励制度,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九年时间,字节跳动数千倍增长成为这个时代最成功的的商业神话,大小周一度被解析为其创业文化最直接的体现,也是它快速成长的人力支撑,同时代的效仿者也纷纷受益。

曾负责字节部分业务招聘的猎头张建对猎云网表示,在取消大小周之前,候选人跟我们分享字节的offer的时候都会说清楚基本薪资是多少、一年发多少薪、然后算上大小周加班费还有多少之类。

“在谈薪的时候,有一位候选人的期望薪资是35k,但是谈offer的时候字节HR只给开了31k。HR在算薪酬的时候把大小周加班的部分也加进来,比如一个月也能拿到4K左右,然后还有当初的居住补贴等,杂七杂八算下来就会到35k。”

他坦言,在候选人眼里没人觉得加班费、居住补贴等是福利,而都是折算成薪资的实打实收入。“所以当时取消大小周内部征求意见的时候就有三分之一的反对。”

一位前字节员工对猎云网表示,取消大小周后,薪资少了17%。“比如当时月薪是按照21750元谈的,最终发的时候就会是25750元,”据其透露,去年过年,各地提倡就地过年,当时很多字节的人会申请加班。如此一来,在公司过年就能拿到高额加班费。

1075工作制:明为保障员工,实为降薪节流

互联网大厂的加班文化早在2016年就曾引发热议,也逐渐成为互联网行业撕不开的标签。

为了最大化员工的ROI,张一鸣将字节的人才机制拆解为三点,一是回报,包括长短期的经济回报;二是成长,在这个平台获得多少成长;三是心情,和团队、领导能否愉快共事,通勤成本是否影响心情。

为了降低分母端的功能性投入,张一鸣表示直接给员工每个月发1500的房租补贴,让员工在公司附近租房,节约交通成本。

为了提高公司运转效率,字节更是有一个专门研究提高会议效率问题的部门——飞阅会,不仅可以提前会议人员了解到相关资料,还可以“时空异步”,讨论到个人环节再连线进会。

从正向来看,这些举措都是为了员工保持更好的工作状态,大于加班所产生的收益;但从反向来看,提高工作效率亦是为了能够最大化员工的产出,让员工为公司带来更大的投资回报率。

2021年大厂的加班文化迎来了变革。去年8月27日,国家人社部和最高法联合发布10个超时加班典型案例,为企业“划红线”,明确指出“奋斗不是用人单位规避法定责任的挡箭牌”,明确“996”和“007”都违法。随之而来的,就是字节跳动,快手、腾讯、vivo等纷纷取消“大小周”等举措。

去年7月,字节跳动宣布于2021年8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11月1日,字节更是在飞书上更新了一份有关加班制度的文档。

为了让员工们“早点下班”,在这份文档中更新了字节跳动中国大陆加班管理相关规定。按照所谓的规定细则,字节跳动将推行“1075”工作制,工作时间从上午10点到晚上7点,每周工作5天。员工如在工作日晚上7点后加班,需要提交申请且经过两级领导批准,每日最多加班3小时,每月最多加班36小时,各部门按照双月对加班情况进行审核。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就已在加班系统中更新过一次工作日加班功能,加班时间最低单位为0.5小时,员工可以自行选择加班费或调休,工作日加班薪资为原有薪资的1.5倍,休息日加班薪资为2倍,法定节假日加班薪资则是3倍。

而这似乎在预示,员工们想要名正言顺地拿加班工资加班,变得更难了。

内卷的字节跳动带头打响的反内卷第一枪,在猎头张建看来,一方面是迫于当时以人民日报、新华社等社评文章以及地方人社相关部门的压力,而另一方面则是节约开支,所以从根本上来说并不能单纯理解为企业在保障员工的利益。

张建表示,“从字节还未公开说过下调年度经营目标可以发现,现在的工作制下减工时、减工资,但不减工量,等同于加量不加价。这就会要求员工回家做、或者在有效时间内提高工作效率,即通常意味上的 ‘你怎么完成我不管’,因为完不成绩效,员工的薪资肯定就要受影响。”

这就意味着,字节跳动光是取消大小周还不够,还需要将打卡、加班时长进行明确,并对可能影响到的OKR进行适度的调整。但这对于字节来说并不容易。

近些年来,字节跳动的发展速度,可以用“坐上火箭”来形容。自2012年成立至今,字节跳动在自己的第一个十年中,已蜕变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科技公司之一,目前其旗下涵盖今日头条、抖音、TikTok、TopBuzz、西瓜视频等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的产品。

不过,巨轮航行至此,已逐渐显出疲态。虽然近几年,字节跳动的营收一直呈现出倍数级增长的趋势,从2016年的60亿,到2017年的160亿,再到2018年500亿、2019年超1400亿元(营收目标为1000亿元)。但是2020年后,字节的营收增长便开始放缓,2020年营收2366亿元(营收目标为2000亿元),2021年总营收约580亿美元(广告营收目标2600亿),可见完成营收目标的难度开始越来越大。

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字节跳动平均每个员工撑起220万元的收入,和其它科技巨头达到10万人规模时的人均贡献收入相比,基本垫底,且随着人员增长,字节的人均产出已经连续下滑了三年。

字节,真的那么卷吗?

过度加班在互联网企业早不是新鲜事,而猝死更是加剧了员工反“被加班”的决心。那么,字节真的是互联网大厂中的卷王吗?

王明告诉猎云网,虽然字节早10点晚10点,但不打卡,也不强制加班,工作时间弹性自由。名义上7点下班,也有不少员工会选择7点多就走。“大小周休息,上5休1,上6休2,两周轮流,节假日按照国家法定来休息,不会安排加班;如果真想加班,申请上级获批后,有加班费。”

王明在字节的时候,公司就把大小周的加班费从1天薪资提高到了两天薪资,例如当时日薪如果是1000元,那么一个月多上两天班就可以多拿4000元。“可以预想的是,如果取消大小周,那么员工收入至少要降低15%-25%,这对于薪资影响非常大。”

在王明看来,字节的问题是所有大厂的通病,并非字节独有。而在知乎上被吐槽的“Owner意识”和“不设边界”甚至在这个三年字节人眼中并不是贬义词。

“我认为 ‘Owner意识’是字节众多文化的一个,在工作中谁来主导很重要,没有主负责人那么出了事也没人负责。工作,无论好坏都需要有人负责和做决定。而 ’不设边界’在字节执行的过程中被稀释了。我接触过一些团队,确实在执行中不设边界,愿意在各项工作中提出想法拿来讨论;但也有团队或个人,被上级限制得死死的,整个团队也缺乏活力和不设边界的自由度。”

在王明看来,字节的工作制度很快,但也让人成长变快,考核压力更是因人而异。“只存在有加班文化的团队,而不会存在有加班文化的公司。总而言之,在大厂,遇到好上级就好,遇到不好的领导,那是真的无解。事,无论谁做,公司的法则都是下属做。锅,无论谁背,在老板眼里都应该是领导背。”

而字节之所以卷,在张建看来,还是由于互联网行业的同质化竞争激烈,业务相似度高,缺乏技术性门槛,实质是卷存量市场和互联网的烧钱上市模式。

他表示,以在线教育为例,2016年之前发展缓慢的,更多以软硬件结合、或者是录播课等为主,直到直播的流畅问题&高峰值流量负载问题、网速提高、4G发展等得到突破、解决,才开始了在线直播大班课的业务兴起,拍照搜题也是算法和图像识别的突破带来的发展。有能力实现技术革新的企业可以享受一段时间的红利,但是如果不能持续巩固技术优势带来的门槛,那很快也会被追赶,比如学霸君。

“字节在技术研发方面舍得投入,在模式的创新上也是有目共睹。其先是打造了一系列的内容平台矩阵,然后利用抖音带来了短视频平台的普及,当然,在这之前也会有映客虎牙等直播平台的铺垫。从猎头看到的事实是,字节孵化新业务是一把双刃剑,孵化成了就成了,没成这个团队就没了。”

就拿在线教育来说,字节跳动在2年内就将产品线扩充至20多个,并为此纳入近2万名员工。但字节跳动近两年对本地生活、教育、游戏等领域的尝试和投入也均不尽如人意。2021下半年,公司陆续传出教育、商业化、游戏团队裁员的消息。

对于字节跳动这个超级巨轮,增长是用时间换来的,时间是用优于同行的金钱换来的,无论是大小周的消失还是工作日加班的制度性约束,都代表其对过往追求速度行为的否定,也意味着生产力的降低。新加班管理制度是否是新内卷的开始,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对一家始终保持高速运转的公司而言,只有足够快,才能最先把握住机会,才能抢在对手前面。

过去,年轻的张一鸣曾觉得稻盛和夫《活法》里的“我希望我走的时候,我的灵魂能比我来的时候纯净一点”太虚了,直到看到稻盛和夫说努力工作、精进是一种修行方式,他才由衷认可:工作就是修行。

在互联网行业,没人会否认字节的卷,这就像一把双刃剑,成就了字节、张一鸣和字节人,也消磨了他们。

用王明的话说,那就是“去字节,后悔三年;不去字节,后悔一辈子。”

(应受访者要求,张建、王明均为化名;文/蛋总)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 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