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遭遇历史性惨跌 如何破解六大困境?

2022-02-0421:50:44来源: 凤凰网科技 评论 4,226

Meta遭遇历史性惨跌 如何破解六大困境?

北京时间2月4日消息,Facebook母公司Meta的股票周四遭遇了公司历史上最大单日滑坡,股价暴跌26%,市值蒸发逾2300亿美元。周三,也就是Meta股价大跌的前一天,其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电话会议上阐述了如何从社交网络过渡到所谓的元宇宙虚拟世界这个棘手问题。

Meta现在之所以陷入困境,有以下六个原因:

1.用户增长触顶

Facebook用户疯狂增长的鼎盛时期已经结束。尽管Meta周三公布的应用家族(包括Instagram、Messenger和WhatsApp)新用户略有增加,但其核心的Facebook社交网络应用第四季度的用户数量较上一季度减少了大约50万。

这是该公司18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下滑。自公司创建以来,Meta的主要卖点就是其吸引更多新用户的能力。用户数量下滑意味着核心应用可能已经达到了顶峰。Meta第四季度用户增长率也是至少三年来最慢的。

Meta高管已经把目光瞄准了其他增长机会,比如打开即时通讯服务WhatsApp的赚钱水龙头,该服务尚未产生可观的收入。但是,这些努力才刚刚开始。投资者下一步很可能会仔细审视Meta的其他应用,看看它们的用户增长是否可能开始达到顶峰。

2.苹果隐私调整重创Meta

去年春天,苹果在iOS系统中推出了“应用跟踪透明度”更新,实际上允许iPhone用户选择是否让Facebook等应用监控他们的在线活动。这些保护隐私的举措现在已经损害了Meta的业务,而且很可能会继续伤害。

Meta遭遇历史性惨跌 如何破解六大困境?
苹果隐私功能允许用户选择是否被跟踪

现在,Facebook和其他应用必须明确征求人们的同意才能跟踪他们的行为,许多用户选择了拒绝。这意味着Facebook的用户数据会减少,导致公司主要盈利方式之一的定向广告变得更加困难。

更让人痛苦的是,对于Facebook的广告商来说,iPhone用户是一个比Android应用用户更加有利可图的市场。用iPhone上网的人通常会在手机广告提供给他们的产品和应用上花更多的钱。

Meta周三表示,苹果的隐私调整将使其在未来一年损失100亿美元的收入。该公司指责了苹果的调整,认为这对依赖社交网络广告来接触客户的小企业不利。但是,苹果不太可能改变其隐私保护政策,Meta的股东也知道这一点。

3.谷歌蚕食网络广告市场份额

对于竞争对手来说,Meta的麻烦就代表着好运。Meta CFO大卫·韦纳(David Wehner)指出,由于苹果的调整使得广告商对用户行为的了解减少,许多广告商已经开始将广告预算转移到其他平台,也就是谷歌。

谷歌在本周公布了创纪录的第四季度销售额,尤其是在电子商务搜索广告方面。这正是Meta在去年最后三个月进展不顺的领域。与Meta不同,谷歌在用户数据方面并不严重依赖苹果。韦纳表示,谷歌拥有的“用于广告测量和优化目的的第三方数据”很可能远多于Meta广告平台。

韦纳还提到了谷歌与苹果达成的协议。该协议使得谷歌成为了苹果Safari浏览器上的默认搜索引擎。这意味着谷歌的搜索广告会出现在更多的地方,接收更多对广告主有用的数据。从长远来看,这对Meta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尤其是如果更多的广告商转向谷歌搜索广告的话。

4.可怕的敌人:TikTok

一年多来,扎克伯格一直在强调TikTok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这款应用已经拥有逾10亿用户,得益于它的短视频帖子具有高度的可分享性,而且令人十分上瘾。为了吸引眼球和注意力,它正在与Meta旗下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进行激烈竞争。

Meta遭遇历史性惨跌 如何破解六大困境?
TikTok成为Meta劲敌

Meta复制了TikTok,推出了一个名为Instagram Reels的视频产品功能。扎克伯格周三表示,Reels目前是整个Instagram应用中用户参与度的头号驱动因素。Reels处于Instagram信息流中的显著位置。

问题是,尽管Reels可能会吸引用户,但它赚钱的效率不如Instagram其他功能,比如Stories和主信息流。这是因为通过视频广告赚钱的速度较慢,因为人们往往会跳过它们。这意味着,Instagram越是推动人们使用Reels,它从这些用户身上赚到的钱就越少。

扎克伯格将这种情况与几年前类似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当时Instagram推出了Stories功能,后者是Snapchat的复制版。该功能刚推出时也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少收入,不过广告收入最终也随之而来。不过,谁也不能保证Instagram Reels能复制这种魔力。

5.元宇宙投入巨大

扎克伯格坚信,互联网的下一代是元宇宙,他愿意在上面大举投资。目前,元宇宙仍然是一个模糊的理论概念,涉及到人们在不同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世界中移动。元宇宙的投入如此之大,以至于Meta去年的支出超过了100亿美元。扎克伯格预计未来将投入更多。

然而,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押注会取得回报。与Facebook在2012年转向移动设备不同,虚拟现实的使用仍然是小众爱好者的领域,尚未真正进入主流。增强现实头戴设备的普及即便不需要数年,也需要数月时间。

从本质上说,扎克伯格是在要求员工、用户和投资者相信他和他的元宇宙愿景。这是一个令人为难的要求,毕竟元宇宙将在未来几年花费公司数十亿美元,而且可能永远不会开花结果。

6.反垄断阴影

华盛顿监管机构对Meta的威胁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难题。Meta面临多项调查,其中包括最近咄咄逼人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多个州的总检察长。这些调查的焦点在于Meta是否以反竞争的方式采取行动。美国议员们也在努力通过反垄断法案。

扎克伯格辩称,Meta并非社交网络的垄断企业。他曾愤怒地指出,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竞争”,包括来自TikTok、苹果、谷歌和其他未来对手的竞争。

但是反垄断行动的威胁让Meta更难通过收购抓住新的社交网络趋势。过去,Facebook在几乎没有受到审查的情况下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凭借这些服务获得了数十亿用户。现在,即使是Meta在虚拟现实和GIF领域看似不那么有争议的一些收购,也受到了全球监管机构的挑战。由于达成交易的可能性越来越小,Meta的任务是通过创新来应对任何挑战。

过去,扎克伯格可能会被认为他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是至少在周四,华尔街的信心已经不足了。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 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