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的“黑话”,其实和90后的火星文完全不一样

2021-05-1321:24:48来源: 腾云 评论 13,372

00后的“黑话”,其实和90后的火星文完全不一样的照片

我说,某家f就不要再fj了,能不能不要再辣菜帅哥了?ysms就sj我家粉头,找虐吗?你家在nh还是tc是top?tj和tb还有dyj也不要再来fj,不要再来个人博下ky,做什么fqjc?

这段写于2020年3月16日的网络发言,至今仍常出没在各微信群、QQ群中,而转发者接下来的问题几乎总是:00后都这么交流吗?你能看懂吗?

自2018年起,随着第一批00后进入大学校园,他们奇怪的话语方式开始引起媒体关注,一度被冠以“黑话”之名。

据学者倪璐瑶的论文《00后网络“黑话”传播机制研究》统计,到2020年2月,百度收录的相关新闻报道超5800篇,而到2021年5月,百度相关网页已达122万个。在豆瓣上,有一个专门讨论00后“黑话”的小组,名为“村通网——网络黑话指南”,入群人数已超14万。

大多数媒体认为:每一代年轻人都有自己的语言,对于00后“黑话”,不必大惊小怪,毕竟90后也曾有过火星文之类,随着时代发展,它会自生自灭。

然而,在长期观察后发现,00后“黑话”的一些特点,是以往不具备的:

  • 异常难懂,很难适应大规模交流的需要。
  • 大量使用拼音,歧义太多。
  • 与90后常用的不明觉厉、人艰不拆、十动然拒等相比,创造性似乎更弱。
  • 攻击性强,“互怼”多。

透过这些“黑话”,00后究竟想表达什么?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代人?

一、00后是失踪的一代?

“我一直想搞明白,00后都在想什么,到目前为止,还没搞明白。”Elite说。

Elite是网名,作为90后,他已干过10种以上的工作,包括记者、非虚构作家、剧本杀编剧、销售、家教等,如今又成了出版人。从去年起,他开始关注00后,在他看来:00后似乎失踪了。

所谓“失踪了”,意思是,00后是异常沉默的一个群体——没有文化代言人,很少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不抱怨、不反抗、不倾诉……Elite惊讶地发现,虽然年龄相差不多,自己却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Elite特意加了一个00后的QQ群,潜水2个月后,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扩列群”——即互相介绍关系、互相扩大影响的群,因为能扩充彼此好友列表,所以简称“扩列”。没有新资源时,群友最常做的就是“互赞”。

“互赞”方式也让人惊讶:如果一位网友在群中说,今天天气真好,其他群友会立刻附和他,齐声赞美天气。如果有人将自己的文章贴在群中,则大家都会称赞并转发。但事实上,很少有人真的写什么东西,大家都沉浸在“夸夸”的氛围里。

这种“互赞”似乎已成为一种仪式。群主对每个新加群者的唯一要求就是:别乱发广告。

在这些群中,“黑话”成为00后网友沟通的主要工具。最开始,Elite也以为这是社会方言(即相同的社会群体之间使用的特殊语言),但他很快发现,即便是00后也不能完全掌握“黑话”,对于同一个词,常存在不同解读:比如yyds,有的00后解释为“永远的神”,但也有00后解释为“永远单身”,此外还有“友谊大厦”“以一当十”“一衣带水”“有一点事”“音乐大师”等搞笑版解释。

Elite无数次转发过本文开头的那段奇怪语言,在网上,也有一些人在尝试“翻译”,但到目前为止,似乎也还没有人能完全读懂它。

“这段话是从饭圈出来的,但我不混饭圈。”我们尝试将这个问题抛给Marico,一位正在上高一的男孩,他有两个微信号、4个QQ号。Marico说,他只能读懂前面那篇“奇文”的三分之一,比如pljjplmm即“漂亮姐姐,漂亮妹妹”,nbcs即nobodycares(没人理),ky来自日语,大概意思是“不通人味”。

如Marico所说,“黑话”和饭圈确实存在某种关联。

众所周知,与传统粉丝不同,饭圈内部异常团结,集体行动力强,自上而下充满各种层级。或许正因如此,他们也是创造“黑话”的主力群体,被认为是网络语言的“半壁江山”,经由他们创造出的语言充满了排他性:要说的话,只想说给懂的人听。

二、因为孤独,所以“圈地自萌”?

针对饭圈及许多00后圈子的火爆,有不少学者指出,是00后“圈地自萌”的通行心态下,必然出现的结果。

为什么00后要“圈地自萌”?张旭东等学者在2017年发布的《从“90后”到“00后”:中国少年儿童发展状况调查报告》中指出:

首先,00后远比90后的功课压力大:在学习日,00后上课外班时间平均为0.8小时,是90后的2倍,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则是90后的3倍;00后每日睡眠时间不足9小时的高达57.0%,较90后高6.2%;即使是休息日,也有34.5%的00后睡眠不足9小时,比90后”多1.7%;随着负担加重,出于造福社会、喜欢读书、提高自己而学习的00后比90后减少了4.7%,随着竞争压力加剧,大多数00后的学历期望是硕士生,比90后更高。

其次,00后更孤独:00后是所谓“独二代”,他们的父母多是当年的独生子女,从调查看,00后倾向于“为社会做贡献”的比例相对90后下降了14.1%,对“事业成功”的期望值也下降了6.6%,但在“有知心朋友”的选项中,他们竟然比90后高出了7%。

Marico上初二时一度想放弃学业,在代课老师帮助下,对学习又产生了兴趣。最吸引Marico的是,这位老师管他叫“M哥”。初三时,代课老师离开了学校,但在打游戏时能碰上,他们常常组团作战,配合不佳时,Marico还会批评老师技术不好。

作家郝晓辉表示:成长过程中,同伴教育非常重要,每个孩子都渴望得到大哥式人物的关照,并以他的行为方式为榜样。许多独生子女缺失了这一环,“独二代”也存在这一问题。

调查显示,75%的00后渴望友谊。正如前面提到的调查表明:与90后相比,00后虽然对勤劳、节约、宽容的“传统价值观”认可度降低,但对“责任感”“公正”“合作”的认可度更高。

“00后可能比任何一代人更渴望同伴,只是没有满足的机会,他们只好‘圈地自萌’。”郝晓辉说。

三、“黑话”让00后找到自己

渴望同伴,是00后的集体无意识,推动他们采用各种方式来补偿。

Will正上初三,像许多00后一样,他也喜欢用QQ。他说:“我的好友都在QQ上,因为爸妈经常在微信问这问那,每次都感觉是在接受盘问。”Will还提到父母经常给他发送的表情包——自以为很幽默,其实“土嗨”至极。另外让Will、Marico共同烦恼的是,自己的手机随时可能被父母偷看。

与父母“隔离”,这也成为00后创造和使用“黑话”的重要目的。

00后“黑话”的优点在于,比上一代人用的“火星文”更难懂,比如dbq(对不起)、ssfd(瑟瑟发抖)、bhys(不好意思)、bdjw(不懂就问)等,不只是输入方便,更重要的是,这些词只在相互约定的环境中才有意义。

其中最有“黑话”含量的是“买橘子”——来自朱自清散文《背影》,文中记录离别前,父亲坚持要给儿子买橘子。只有学过这一课的人,才知暗含其中“我是你爸爸”的意味。

小圈子中通行的“黑话”,给了00后以身份感。倪璐瑶在《00后网络“黑话”传播机制研究》中所指出:陌生人申请入QQ群时,通常要回答一些基本问题,如“国际三禁哪三禁”“语C是什么,列举常用套”等,回答错误者将被拒绝。

所谓“国际三禁”,即娘(过于女性化)白(不懂规矩的新人)苏(玛丽苏,即过度自怜,男女均有);“语C”指文字cosplay,“常用套”有古原(古代原创)、现原(现代原创)、古玄(古代玄幻)、西幻(西方玄幻)等。只有00后才能给出准确答案。显然,它们正在变成一种网络仪式,帮助00后获得自我。

对于“黑话”,不少媒体担忧其可能会对汉语造成冲击。但学者许晴则认为:“这种略缩语的影响力不会特别大,英文字母略缩语存在先天劣势,和汉语本身的语言文字系统差距太大,很容易产生排异,增加了进入主流文化、被标准汉语吸收的难度。”

因此,许晴倾向于把这种文化现象看作现在低龄网民的一种社会方言,并认为会随着他们的年龄增长、兴趣变化而逐渐消失。

四、“黑话”背后的“蓝海”

“00后正在改变传统商业的玩法,只是许多人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北京某文化公司总经理海燕说。海燕在出版业工作多年,从2019年起,面对出版业日渐增加的困难,他试图向网络教育转型。2020年,海燕将一个英语培训视频账号从零粉丝,“养”到了21.6万粉,几个月下来,收入超百万。

但让海燕困惑的是,他很难找到00后用户:“似乎人人都在问,00后去哪儿了”。

一个偶然机会,海燕被拉进一个00后的微信群,大家得知他是出版界的老人后,不仅热烈欢迎,而且希望他能做个在线系列讲座,并将该讲座包装成商品,群员们来代销。刚开始,海燕没太当真,但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商机。

生长在数字时代的00后喜欢原地拉群,他们习惯于被分割在一个个小圈子中,或因如此,外界很难看到他们的需求以及消费偏好。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确实代表着某种商机——与90后不同,00后对经验的接受度特别高,特别愿意为此付费。英语培训也好,出版业多年从业经验也好,熟悉人力资工作流程也好……不论在哪个行业,只要经验够,00后都可能买。

“甚至咱俩这么聊天,00后都会花钱买,他们不觉得不划算,”除了买,00后只要认为你的经验好、有市场,他们还愿意主动担任分销角色。“原来00后们都躲在这里,这就是未来的希望。”海燕说。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 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