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资本、败也资本:瑞幸22亿巨额造假始末

avatar 2020-04-0318:27:55来源: 搜狐科技 评论 736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瑞幸22亿巨额造假始末的照片

在刷新18个月的上市速度之后,瑞幸的“崩盘”速度也令人惊讶。

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在美股盘前发布公告称公司COO刘剑涉嫌伪造22亿的交易额,一时间股价暴跌超80%,八度触发熔断机制,而这距离它的上市高光时刻仅仅过去10个月。

瑞幸的造假并非毫无端倪,它曾以巨额补贴打开国内咖啡市场,免费或以极低折扣“请”用户喝咖啡,亏损连年扩大,“烧钱”模式饱受质疑;它曾在2年时间里开店4500余家,以平均每天6家的节奏迅速增长,超越了星巴克在华20年的开店记录;它背后的陆正耀是资本运作的老手,一手操盘了“神州系”的高负债运转和闪电上市。

公告发出后,瑞幸迎来了数轮多、空对抗,从跌超80%回升到跌超60%,最终横盘多时。截止美股收盘,瑞幸股价报6.4美元/股,跌幅达75.6%。

一、瑞幸发家史:一部被质疑的“烧钱”成长史

瑞幸在公告中称公司在2019年二季度以后的财报不可参考,但作为对比,季报里的瑞幸在2019年Q2总营收9.09亿元,Q3总营收15.4亿元,两个季度总营收为24.5亿元,与公告中所提及的22亿伪造交易数额相差仅有2.5亿元。

“烧钱获客”、“开店过快”、“咖啡难喝”、“配送费过高”、“三倍租金争抢门面”、“下一个ofo”……种种质疑都是22亿交易额造假的风险提示音,而这种质疑曾在2019年4月1日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当天,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新增了一条动产抵押信息:瑞幸将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咖啡机、奶箱、粉仓进行了动产抵押,从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手中获得了4500万元周转资金。这一事件被外界普遍解读为公司经营不善、融资进程受阻的信号。

不过,这种猜测在随后的两个月内迅速反转:4月18日,瑞幸获得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了1.25亿美元,瑞幸投后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5月17日,瑞幸正式挂牌纳斯达克,每股定价17美元,共募集资金5.61亿美元,当日市值定格在了47.4亿美元。

相比于美团、小米等明星企业“上市即破发”的窘境,瑞幸19.88%的收盘涨幅已经足够亮眼。上市之后,瑞幸开始摆脱单靠咖啡一条腿走路的业务模式,尝试多业务布局。

去年9月,瑞幸宣布旗下子品牌“小鹿茶”独立运营,并推出肖战作为小鹿茶独立品牌代言人,彼时,小鹿茶在微博、抖音和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曝光量累计已经超过10亿次,逐渐成为“网红”新式茶饮的一员。

今年1月,为了更为密集地布局网点,瑞幸推出无人咖啡机“瑞即购”(luckin coffee EXPRESS)和无人售卖机“瑞划算”(luckin popMINI),正式发布无人零售战略。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密集的网点+多元化的业务让瑞幸充满了想象空间,股价也在1月中旬涨至最高价50美元/股,发行价的3倍。

1月31日深夜,浑水公布了一份关于瑞幸的匿名报告,该报告共计89页,详细记录了92个全职和1418个兼职调研员对瑞幸981家门店的调查记录,最终收集到2.5万多张小票以及1万多小时的录像。根据这些记录,报告认为瑞幸的实际订单数少于公布数据,并称瑞幸的平均每店业务在2019年三季度虚增了69%,四季度虚增了88%。

3天后,瑞幸才对该份报告的内容予以否认,称销售商品数被虚增、单均商品数被虚增、夸大广告费用、其他产品净收入被夸大等匿名做空报告提到的信息均为“有意误导和虚假指控 ”。同时,瑞幸的财务状况也受到香椽、中金等机构的力挺,股价也在迅速回升。

二、破产、入狱、集体诉讼,交易造假后果难测

浑水的沽空报告引来了美国律师们的跟进,昨晚瑞幸的公告更是让律师们的集体诉讼“板上钉钉”。

据报道,包括Block & Leviton、Pomerantz LLP、Bragar Eagel & Squire、The Rosen Law Firm PA在内的多家美国法律事务所已经对瑞幸提起了集体诉讼。律师提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应当在4月13日之前完成诉讼提交。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表示,根据美国法律,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达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需要注意的是,在瑞幸所提及到的报告造假期间,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同时担任审计委员会委员一职,不过今年3月27日,瑞幸发布公告称刘二海已辞去相关职务。

除了海外集体诉讼外,瑞幸也面临着境内的追责。

有律师表示,根据最新的证券法精神,如果境内投资者参与了瑞幸的投资,并受到其误导产生损失,瑞幸有可能要因此被追究法律责任。“不过在现实操作中,也要观察投资者如何取证,具体由哪个监管部门进行执行以及执法效率如何。”

需要注意的是,瑞幸曾在上述造假会计周期后进行过证券发行,而这一行为是否涉及欺诈发行也要打一个问号。公开资料显示,瑞幸曾在今年1月份增发900万美国存托股票(ADS),其中老股转让约为480万股,用途为网络拓展、资本支出和研究,并承诺不会从股东出售ADS中获得任何收入。关于欺诈发行的具体处罚标准:若按违法所得计算罚款幅度,处罚标准为一至十倍,实行定额罚款的,罚款金额达到二百万元至二千万元不等。

在踢爆自家丑闻的背后,瑞幸的多个牵连方们也难逃危机。

首先是瑞幸的机构投资者们和众多散户。根据2019年年底的数据,共有158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瑞幸的股票,而在2019年3季度末这一数字是94家,换句话说,仅2019年四季度就有64家新机构进入场。机构投资者持股总数达4.6亿股,股比达23.93%,持股瑞幸总比例前三的机构投资者分别是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全球资本研究投资者基金)、LONE PINE CAPITAL LLC(孤松资本)和ALKEON CAPITAL MANAGEMENT LLC(Alkeon资本管理公司),美国银行、瑞银集团也在股东之列。其中,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持股金额约为2.97亿美元,持股比例3.14%,本次暴跌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到了近2.2亿美元(约合15.6亿元人民币)

其次是瑞幸的供应链公司或许面临款项难结的问题。公开信息显示,瑞幸已先后与国内的供应商如顺丰、中粮、伊利、蒙牛等达成合作,国外供应商包括法国路易达孚、百事、雀巢等公司。从瑞幸此前发布的财报数据来看,截止2019年9月底,公司应付账款约为3.52亿元。公司总资产为63.55亿,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5.14亿,总负债达到了15.95亿,但鉴于22亿交易额造假的事实,该份财报的财务数据可参考性有待商榷。

然后是瑞幸的门店加盟商们。去年9月,与小鹿茶宣布独立运营的同时,为了实现2021年底的万店目标,小鹿茶也对外开放了“新零售合伙人计划”,有别于传统加盟模式,小鹿茶新零售合伙人模式无需加盟费用,合伙人负责对小鹿茶门店进行选址和装修,日常产品制作及交付,至于品牌营销、后台管理和供应链等均由小鹿茶来负责。虽然公司交易数据造假对于门店经营的影响还要进一步确认,但面临巨额赔偿等“烦心事”的瑞幸还能否继续“烧钱”做大型营销、是否可以维持现有的人才体系保证工作正常推进,能否保持此前承诺的低价打法继续提供大额补贴,都是未知数。

另外,瑞幸的审计团队、承销商及各大力推瑞幸未造假的券商们也面临指摘。在去年的IPO进程中,安永华明会计事务所担任审计机构,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国际、海通国际为其联合承销商,中金还曾公开发表题为《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证据》的研究报告。

集体诉讼、公司破产、负责人入狱都是瑞幸潜在的风险结局,瑞幸能否如其名一样Luckin,还要看22亿交易额造假事件的发酵结果。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 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