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新歌12小时卖千万,起底背后商业布局和版权生意

avatar 2019-09-1721:38:58来源: 新京报 评论 635

周杰伦新歌12小时卖千万,起底背后商业布局和版权生意的照片 - 1

核心提示

  1. 周杰伦的现象级事件不可复制,只能存在于周杰伦、五月天、陈奕迅、王菲等全民音乐人身上。
  2. 新歌此时刷屏,原因有四,包括“微博打榜、碾压蔡徐坤”等事件的调动,以及3元钱的情怀成本足够低。
  3. 周杰伦之所以在这张专辑上如此配合宣传,与此前演唱会票价下滑,《不爱我就拉倒》歌曲的“江郎才尽”争议相关。
  4. 出道近20年的周杰伦,商业矩阵遍布音乐、IP衍生、电竞、餐饮等多个领域。
  5. 《说好不哭》销售额破2000万,为拥有其数字网络传播权的腾讯音乐娱乐带来巨大流量,而网易云音乐则因为此前的版权纠纷,并未参与到此次数字专辑的销售中。

9月16日23点,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在腾讯音乐娱乐(TME)旗下三个音乐平台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于同时上线,上线25分钟销量超出了200万张,零点刚过突破300万张,随后销售额轻松破2000万,这无疑是一场歌手与歌迷,唱作人与分发渠道的狂欢。

作为全民歌手,周杰伦撬动了从80后到00后的集体参与,此前他们的热情已被“微博打榜、碾压蔡徐坤”事件充分激发。同时3元钱的情怀成本也足够低,成为这场对青春追忆得以刷屏的另一原因。而周杰伦此前在音乐事业上的积累,及其商业布局,则是这场狂欢的基础。

从唱片时代到流媒体时代,音乐圈很难再遇到歌迷们用几个月时间期待一张专辑的情况,周杰伦《说好不哭》的热卖,是否说明数字专辑的风口就此到来?多位受访的资深音乐人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种现象级事件是不可复制的,只能存在于周杰伦、五月天、陈奕迅等全民音乐人身上,而且时机非常重要。

“周杰伦一次商业演出唱三首歌在400万、500万以上,关键是谁能联系到这个团队,保证他们能来,(对主办方而言)钱不是问题,给600万、700万也不在话下”,“这首歌(《说好不哭》)的制作方应该可以分到80%左右的分账,腾讯音乐娱乐作为渠道方能拿到的相对较少”,一位从事音乐演出、版权行业多年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周杰伦新歌12小时卖千万,起底背后商业布局和版权生意的照片 - 2

“哎呦,不错哦”的杰伦式IP

《说好不哭》发布仅几分钟,QQ音乐发生了第一次宕机事件。随后社交网络狂欢爆发,“请杰伦喝奶茶”、“周杰伦手机提示微信到账3元”、“周杰伦、阿信、方文山合体”等段子在微信朋友圈刷屏,周杰伦在《不能说的秘密》里的经典动作、周杰伦最爱奶茶店、同款复古照相机等更引发圈层热议。截至今天十点,在微博共有9个相关话题先后登上热搜榜,引发全网超过110万条的参与讨论。

但多位受访的资深音乐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周杰伦的现象级事件是不可复制的,只能存在于周杰伦、五月天、陈奕迅、王菲等全民音乐人身上,而且时机非常重要。

周杰伦为何能在此时刷屏?HiFive.AI首席策略官、就匠音乐创始人张昭轶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其一,周杰伦的制作公司,十分“精明”的将《床边故事》《告白气球》两手歌曲从付费专辑中挑出,进行免费传播,这两首歌曲街知巷闻,让周杰伦在90后、00后当中,成为了超越其他音乐人的超级IP;其二,周杰伦此前十余张专辑都保持了较高的水准,并且每首歌都具有爆款潜质,这为他积累了从70尾到00后的多层次歌迷;其三,周杰伦一直以参加综艺节目、商业演出等形式活跃在观众视野中,加之“微博打榜、碾压蔡徐坤”等事件的调动,歌迷热情充分高涨;最后,3元钱的情怀成本足够低,也是成就这场刷屏的根本原因。

在营销方面,周杰伦本人加大了对这首新歌的重视程度,他在社交网络上的曝光和互动增强。专辑发布18天前,周杰伦在自己的Ins(国外社交媒体)账号上公布了新歌上线的日期,并开始倒数。6天前,周杰伦微博称“我只能说,如果没赶上首播,你会哭,就像看球赛别人已经告诉你谁赢的道理,然后你会气我说‘怎么不早叫我看首播’,然后我会说‘我已经告诉你了’。”他以这种方式呼吁歌迷观看MV首播。

张昭轶称,“相比唱片时代,流媒体时代信息留存短暂,在这样的时代让歌迷去等一个人的专辑是非常难的事情,这种事只能发生在周杰伦、张学友、刘德华、王力宏等大众明星的身上,带有圈层属性的流量明星只能影响相关圈层的人,不会发生刷屏的现象。”

周杰伦之所以在这张专辑上如此配合宣传,也与此前演唱会票价下滑,《不爱我就拉倒》歌曲的“江郎才尽”争议相关。2016年前周杰伦在演唱会领域一直创造票房神话,此后在成都的演唱会出现票价下降甚至半价的问题,让其意识到演唱会宣发工作的重要性。同时,《不爱我就拉倒》这首歌的反响不及预期,也让周杰伦吸取了市场反馈。

“周董”的IP商业矩阵

2017年,周杰伦半开玩笑地嘱咐歌迷朋友:“即将上市的新专辑,我写了12首歌,听就好,可以不用买,因为我不是靠这个挣钱。”出道近20年的周杰伦,早已将商业矩阵遍布音乐、IP衍生、电竞、餐饮等多个领域。

除了制作单曲爆款的能力,周杰伦的演唱会团队还能够持续承办高质量演唱会。周杰伦、杨峻荣、方文山、南拳妈妈乐队成员巨炮等成为核心团队,几人相互参股、持股巨炮娱乐、巨室文化及杰威尔音乐。其中,巨炮娱乐主要负责演唱会制作、灯管、特效等,巨室文化负责内地演出、内地艺人经纪及衍生品授权,杰威尔音乐负责音乐制作和版权。上述公司除了包办周杰伦演唱会,还为台湾多位艺人制作高质量演唱会。

“对于具体的公司策略周杰伦并不干涉,杨峻荣一个人都可以定”,“演唱会团队有百余人,多半是专业技术音乐人,中国台湾除了周杰伦、五月天、王力宏很少有这样的能力,其他人的团队差不多是刚刚搭建,经过大型演唱会考验的不多。”上述从事音乐演出、版权行业多年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此外,巨室文化的另一个较为知名的身份是优酷综艺《这,就是灌篮!》的联合出品方,并负责制作了其中大部分的多媒体内容。

周杰伦还涉足电竞、餐饮、硬件及IP衍生等多个领域。

2017年4月,周杰伦宣布与IDG共同创立“魔杰电竞”品牌,并在深圳开设第一家旗舰店,即魔杰电竞狼域电竞馆。资料显示,这家投资2000万元的电竞馆,面积约为2000平方米,部分包房甚至带有浴室和PS4(PlayStation 4,索尼旗下家用游戏机)。工商资料显示,魔杰电竞可能将在石家庄、昆山、北京和新疆等城市、地区陆续开设电竞场馆。

魔杰电竞采取“业主加盟+连锁品牌”的解决方案,除加盟费外,总公司还向加盟店收取营业额5%左右的抽成。魔杰电竞(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CEO马心婷此前透露称,经营半年来,魔杰电竞深圳馆的餐饮收入占整体的40%左右。

对魔杰电竞而言,除每周一场的电竞赛事外,周杰伦周边产品则成为获客的关键。魔杰电竞的显示屏、鼠标、键盘、耳机均是带有杰伦logo的定制版,电竞馆内还按照周杰伦的台北办公室“复刻”了一间VIP包房,甚至连咖啡上都会用奶泡雕出周杰伦的卡通头像。

周杰伦在开设魔杰电竞深圳馆之前,已经成立J战队,魔杰电竞深圳馆也将成为J战队的基地。

电竞馆之外,周杰伦对其他线下实体店也感兴趣。2006年,周杰伦将《不能说的秘密》开成了“MR.J义法厨房”;2012年,把《头文字D》开成了“藤原豆腐店”;2012年,与西安真爱投资集团合作以“范特西”命名的KTV;2013年,把《天台爱情》开成了“天台食堂”。这也慢慢演变成了杰迷们的经典旅游线路。

2016年,周杰伦将自己2002年创办的耳机品牌“TiinLab耳一号”,并入“1MORE万魔”耳机,并以股东身份加盟万魔声学,还参与了万魔声学的C轮融资。今年5月,A股上市公司共达电声发布公告,将收购万魔声学100%股权,交易价格为33.6亿元。

2018年8月,周杰伦和方文山加盟爱尚传媒,周杰伦出任“最强创意顾问”,其歌曲《蒲公英的约定》《三年二班》被改编为音乐IP剧,周杰伦与方文山均会参与IP开发。早在2017年,周杰伦歌曲《爱在西元前》就已被敲定下,成为国内首个音乐IP动画化作品。

爆款背后的版权争夺

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销售额破2000万,也为拥有其数字网络传播权的腾讯音乐娱乐带来巨大流量,截至发稿,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的销售额分别达到1811.38万元、251.37万元和23.37万元,而网易云音乐则因为此前的版权纠纷,并未参与到此次数字专辑的销售中。

2018年4月,网易云音乐拥有的周杰伦歌曲数字网络传播权到期,且与版权所在方杰威尔音乐公司协商未果,网易云音乐将下架所有的周杰伦歌曲。此后,网易云音乐放出了所谓的周杰伦音乐打包合集,让用户花费400元购买200首周杰伦的热门歌曲。事件最后以网易云音乐致歉告终,而周杰伦的歌曲也因此消失在网易云音乐上。

音乐版权曾是在线音乐平台争夺的核心,携带巨量资本且入局较早的腾讯音乐娱乐、阿里音乐无疑是这场战役的“赢家”,但随着国家版权局的倡议和协调,国内主流在线音乐平台通过版权购买和相互授权的方式,版权相似度基本达到99%,但周杰伦、李宗盛等99%以外的歌手却往往成为决胜的关键。

在线音乐市场上一轮的故事源于版权。由于历史上“无偿下载”等原因,百度音乐没有买到更多的音乐版权,QQ音乐、虾米音乐、酷狗音乐等趁机崛起,虽然在当时市场并未形成绝对的优势,但手中的版权足以让他们聚集一批受众。

版权的优势也成为腾讯音乐娱乐历史的关键转折点。2016年,腾讯将旗下的QQ音乐业务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腾讯以资源置换股权,成为新成立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最大股东。旗下包括,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三大在线音乐平台,酷狗直播、酷我直播两大直播平台,及全民K歌平台。

此后,国内头部的在线音乐平台大多拥有一定量的独家版权,形成“一超多强”的局面。版权转售事宜上也互有攻防,其中以拥有最多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娱乐和“新贵”网易云音乐争夺最为激烈。

腾讯音乐娱乐曾先后三次以版权为由,要求网易云音乐下架歌曲。音乐版权问题甚至导致丁磊亲自上场厮杀,在2017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指出,在线音乐行业进入了巨头哄抬独家版权费、赔本赚吆喝的怪圈,“版权垄断和强势资本可以解决短期问题,但解决不了长期问题。”

最终在国家版权局的调解下,腾讯音乐娱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双方将相互授权占各自独家数量99%以上的音乐作品,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的长期合作。更早之前,腾讯音乐娱乐曾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也就是说,随着国家版权局的“进场”,国内主流音乐平台进行了多轮相互授权,最终版权库基本达到相似。

一位接近在线音乐行业的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解释称,授权双方的心态应该都是矛盾的:“对网易来说,互授版权后,原有的用户体验有望变好。但原来网易还有一小撮独家版权在手,转授权之后,相当于它原有的东西,腾讯也有了,网易以后在唱片公司这里的谈判筹码就更加少了。”

“同时,在政府监管部门面前,腾讯不能显得一家独大,版权不能集中在一家手里。但买版权都是天价,这笔钱想整体收回来,也没那么容易”,上述接近在线音乐行业的人士说。

根据腾讯音乐娱乐二季度财报,收入主要由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两个部分组成,二者分别占总收入的26.4%和73.6%。

具体而言,腾讯音乐第二季度来自于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3.4亿元,与上年同期的32.0亿元相比增长35.3%,主要由于来自在线卡拉OK和来自直播流媒体服务的营收均有所增长。腾讯音乐第二季度来自于在线音乐服务的营收为15.6亿元,与上年同期的13.0亿元相比增长20.2%。其中,腾讯音乐第二季度来自音乐订阅服务的营收为7.98亿元,与上年同期的6.05亿元相比增长31.9%。

在分析人士看来,加强音乐作品、音乐人、线下演出等与用户的连接,背后有提升用户黏性,进而增加订阅用户的考量,同时激活付费用户成为在线音乐应用盈利的关键。目前,作品或者版权已经不是音乐产业链的最终产品,广告、巡演、衍生品、版权管理,这些远比播放歌曲本身要赚钱。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 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