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

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的照片 - 1

好不容易撑到年底,钱没了……

度过了漫长的11月,还有大半个毫无假期的12月,大家都在憋着一口气,等待一个放松的节点。

年关难过,可能指的是KPI还差半截,要豁出命去追赶;或者指的是想要庆祝今年的胜利,却发现囊中羞涩。

可能有人光买车票发红包,年终奖就要见底了;有人攒了一年的钱,终于能出国旅行一趟;也会有人结了个婚,把一年花出去的钱又赚了回来。

四位热心读者给我们分享了他们的过年“花钱经”。

钱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花,但年还是得过

刘北习,90后,编微信的

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的照片 - 2
打折的商店让人挪不开脚。 / 张柏芝主演电影《天生购物狂》剧照

一年需要逛两次,年初一次,年底一次的,不只是“男人的衣柜”。

如果说618、双十一是是电商过年,那么到了真正要过年的时候,这个世界的钱还是要流进传统线下市场的。

不上网的人,双十一优惠错过也就错过了,没什么可惜的,但年底的实体店打折,它就像一个个难缠的熊孩子,软磨硬泡。在你上班去地铁站的路上,下班吃饭的地方附近,总会有大喇叭喊着“全场大甩卖啦”,还有红色或黄色的醒目字体写着“50% OFF”。

3折、5折的低廉价格,让所有奇特款式的衣服、只更新了外表的数码产品,都变得有所必要,让你迫不及待地抛弃旧物,投入新的怀抱。而我就是那种抵挡不住诱惑的人。

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的照片 - 3
年底买买买是一场体力和智力上的战斗。

平日里的快销品牌,都在款式和价格上效仿时尚大牌。每到年底,它们才会露出与农产品大卖场无二的本质,誓要把你口袋里最后只能买一根葱的钱给薅去。原价790元的大衣,可能你咬咬牙,就把钱省下来了;最后同样的钱用来买了3件500元打半折的卫衣和T恤,真值啊!(嗯?)

离年关再近一点的时候,商业街又会纷纷把圣诞树拆掉,将大红灯笼高高挂,张灯结彩。在这种温馨的氛围下,不买买买,是一种罪过。糖果、零食是论斤称的,小盒装的产品都能自行组装变身成大礼包。即便是买东西精挑细选、饭桌上罕见硬菜的南方人,也忍不住会屯上10斤瓜子、8只鸡,买菜买零食都能花几千块。

我家已经算是不太固守新年仪式感的家庭了,也免不了逛个花街,用600块买几盆月抛植物;回农村老家过年还能放烟花,老人小孩都爱看,10分钟的也就大概四五千吧。

大过年的,钱留着不花干吗呢?

过年出走,是我的保护色

妮妮,85后,颈椎病患者

年底肯定是要穷的,但于我而言,对比起各种人情世故支出,旅行这一项“消遣消费”,是少数几件花钱花在刀刃上的事之一。

如果这一年顺风顺水,旅行便是对自己的犒赏。如果诸事不顺,水逆本逆,更需要用旅行来做心灵保健,保持精神健康。

不然,对我这样平常工作压力大、不时需要连轴转的上班族而言,困在一个小地方日夜只懂得为工作奔劳,这一年总是乏味了点,甚至有点空白的意味。工作是有意义的,可我还想找些工作以外生活的意义。

而旅行就是很重要的一环。

但好笑的是,尽管几万个博主跟你说快乐并不需要钱来买,但所有“生活的意义”其实都跟钱脱不了关系。比如吧,去一趟巴黎,起码得花个两个月工资。所以去巴黎的前后,同事约饭时,我表面上都说我在加班婉拒,其实暗地里想省下巴黎的饭钱。

最终,曾经也很理想主义的我,现在愈发笃信金钱才是快乐之源。毕竟除了飞机票的钱,我还需要付月租、吃饭钱、买游戏的钱、买生发水的钱。

年底了,比心疼更难受的是心累

小孟,95后,我回家跨年

读大学和工作的城市都离家很远,上千公里的路,每年年底都是一场疲惫的往来奔波。几年下来,已经不敢算花在路上的钱有多少——想算也算不清楚了

抢票、打车、订饭……人在囧途,花的每一笔钱都伴随着拥挤和劳碌,混杂着北方冬季浓重的煤灰味,成为下一年里挥之不去的记忆。有一年,在高铁站吃了一碗五十块的面:一坨机器面条浸在清澈见底的汤里,碗里漂着一层厚厚的油花,还有三两根青菜,零星几块牛肉藏在碗底,不仔细翻找是看不到的。

吃过这碗面,站在拥挤的候车大厅里感到倦意上涌,总觉得肚子里七上八下。终于,在列车检票前的十分钟,我冲进厕所,把那顿饭吐个干净。十几分钟后,我坐在高铁座位上,忍不住心疼自己的五十块钱花得冤枉。

旅途上的钱尚且是小头,大头还在后头。给亲朋的礼物、年底的出游、节假日的聚会餐饮……花钱的地方不计其数。这时候才明白,每到年末所有公司疯狂冲KPI也不是全无道理,要是没有了这笔年终奖,月光的年轻人该怎么应对从元旦到春节的漫长冬天?

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的照片 - 4
春节一餐饭,也少不了矛盾和磕磕碰碰。/《饮食男女》

比心疼更难受的是心累。

年底的聚餐,同事亲戚要抢着埋单,回到家乡,刚刚工作的人还该不该收压岁钱,也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更不要说在年底的扎堆的结婚里,自己应该出多少血,日后对方还能不能如数还回来。在人情社会里,人人想着钱,人人又不能谈钱,于是,年底所有关于钱的话题,几乎都有着表层和里层两重含义,一旦理解发生偏差,就会酿成大错。

粗粗一算,元旦到春节花掉两个月工资,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不过话说回来,每次回家也并非完全不情不愿,毕竟家乡的口味、家人的团聚、难得的长假,都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在个体和家庭、出走和回归、传统和现代、抱怨和接受之间不断徘徊,也许是这一代年轻人共有的状态吧。

结了个婚,我们终于把信用卡还了

陈三,90后,卖广告的

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的照片 - 5
到年底了,情侣们为了赚钱,纷纷扎堆结婚。

不瞒你说,我跟对象是为了还掉信用卡才结婚的。

由于恋爱之后各种浪,去过浪漫的土国,看过樱飞雪的日本,也玩过热情的巴西,两人信用卡、花呗、白条欠债合起来一算,欠了五万多。于是,今年五月,我们开始谋划一场结婚还钱计划。

首先是彩礼,我们广东人一般不太讲究这个,意思意思就行了,但我对象是包邮区的,对彩礼这一块还是挺看重,怎么着也要有10万左右才像样子吧?

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两人合计,男方家长出10万,女方家长也出10万,最后都给到我们两个,再借点凑点,首付就有了!或者,男方家长出10万给女方家长,女方家长再把这10万给我们,相当于送一辆车当结婚礼物,也不错。

没想到,双方家长见面的时候,女方家长大手一挥说,我们不要彩礼,我们不是卖女儿。三观竟然如此正确,A计划失败。

又要过年了?我的钱包不答应的照片 - 6
中国的饭桌就是一个小型的人情社会。/《饮食男女》

结婚自然要摆酒,但我们算了下,在一线城市摆婚宴,想要体面点,没有六位数下不来,再加上亲戚分布在五湖四海,想想统筹的事情就脑壳疼,说不定会为此大吵几架,离了就不好了。

所以,我们下半年就在南方各省走访亲戚,总共摆了五场,每场一到两桌,加上烟烟酒酒,成本控制在平均每场5000元左右,而红包能收到10000元左右。五场下来,就基本还掉了一个人的信用卡。再加上至亲长辈额外给的大红包,另一个人的信用卡也平掉了,还能剩下一点。

谢天谢地,2019年我们终于可以开始存钱了。

2018年就快过去了,你的钱都是怎么花的?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请用社交帐号登录)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