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寒冬 互联网公司连月薪8万的架构师也“外包”了

一边是聘用编制缩减,一边是外包岗位需求稳步上升。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公司缩招、裁员的消息不断,《IT时报》11月23日的报道《互联网缩招:电商、游戏是重灾区》中提到,华为、滴滴、天猫等巨头都在陆续冻结部分岗位,本周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是,为了节约成本,互联网公司还使出了另一招——岗位外包。

求职寒冬 互联网公司连月薪8万的架构师也“外包”了的照片

而且除了将技术含量低、用人规模大的岗位向外承包外,人工智能、云计算相关的工种也逐渐出现在了外包需求之列,甚至月薪8万元的系统架构师也在其中。

互联网企业外包需求不断上升

刘明前不久去参加了滴滴出行信息审核岗在北京的招聘面试,现场至少有200人参加考核,但最后入选的只有20人。据他回忆,相同的岗位在1个月前刚完成一轮招聘,没想到这么快又开始了第二轮。

但组织这场招聘的并不是滴滴出行,而是一家专职IT外包的服务企业,所有应聘成功的候选人都将与这家企业签署劳动合同。“有点像劳务派遣,但现在的叫法是项目外包。”面试完成的两天后,刘明就拿到了录用通知书,但上面提供的薪资福利让他有些难以接受,“除了基本工资外,加班没有补贴,更不要说年终奖,其他员工福利也都一概不提。”尽管约定的工作时间是上午9点半到下午6点半,但实际工作时间要长得多,“用人单位反复和我确定能不能接受加班。” 不过让刘明不愿轻易拒绝的重要原因是,即便是“外包”,但在滴滴工作的经历或许会对他未来的求职之路有所帮助。

不同于互联网企业正式岗位不断“缩编”,外包市场依然“热火朝天”。除了传统的客服外包项目外,新兴业务衍生出的大量技术岗也成了用工外包行业的主力军。据北京一家第三方IT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小微小额贷款语音及认证审核业务、新浪微博内容审核项目、审核、社交平台内容审核项目、滴滴出行地图标注项目、出行信息审核项目等,都以外包形式“向外托管”,这些项目的用人规模平均都在500人以上。

“客服岗的外包需求每年以50%的比例上升,、技术测试、内容审核等技术类外包需求每年以20%比例上浮,明年技术服务外包的需求上升比例会更加明显。” 据上述IT人力资源服务商透露,目前他们公司下属的5万人外包团队中接近4万人从事技术服务外包。

二三线城市成“外包”主力军

码农收入比北上广少一半

“干了半年干不下去了,和华为员工干一样的活,收入不足人家的一半。” 一位从华为南京某外包项目中离职的人士抱怨外包工作的收入不公。

“对企业而言,外包与非外包的成本差至少在10%以上,有的甚至能达到20%。” 一位从事IT外包服务的人士透露,互联网企业的外包业务过去主要集中在深圳和江浙一带,如今成都、武汉、合肥、重庆却在异军突起。其中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地区用工成本更低。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北京,企业负担一名普通技术岗员工的成本,平均每月16000元,但在成都,相同岗位的用人成本则只需要9000元;同样,在北京,一个工位成本在2000-3000元,但在成都,可能只需要800-900元。较低的运营成本吸引了一大批互联网企业将大量外包项目向二三线城市转移。目前,新浪微博内容审核、腾讯社交平台内容审核、阿里浙商银行呼叫中心项目等设在成都;阿里天猫、支付宝客服团队、腾讯视频审核项目等均设在无锡。

在这些地区,外包人工的成本也相对更低,包括Java、Php、Android、C语言等热门外包技术岗在二三线城市人才市场都能找到充沛的供给,“目前的月工资在1.5万元左右。”一位在河北廊坊参与华为开发测试运维项目的员工透露,他从大城市回到了河北,按照他的岗位性质看,如果在北上广城市,月收入至少能达到2万元以上。但在当地生活成本也相对更低,同时,他也希望能从华为的外包项目中,学到一些前沿的技术知识。

据了解,目前,互联网企业与第三方外包服务公司之间的合作模式大致有“按人头”和“按业务量”计费两类,企业都按月支付给外包企业一笔固定费用,五险一金、节假日福利以及加班补贴等均由第三方外包服务企业从这笔固定费用中支出,从《IT时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所有互联网外包项目为员工缴纳的五险一金均按最低标准;同时,支付加班费的情况也十分罕见。

企业降低成本的同时,也导致员工缺乏归属感,流动性强。

转移劳务纠纷风险

月薪8万的架构师只用两年

“互联网企业最近两年对外包岗需求不断上升,除了降低用人成本外,同时也将劳务纠纷的风险向第三方服务企业转移。”上述人力资源公司人士表示。

记者查阅相关法律后发现,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劳务派遣单位应当与被派遣劳动者订立两年以上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第六十三条规定被派遣劳动者享有与用工单位的劳动者同工同酬的权利。

“很少有企业能做到上述两点,因此我们建议企业以项目外包的形式与员工签订协议。”成都一家从事IT 服务外包的咨询机构透露,尽管工作性质没有发生变化,但在雇佣关系上却有了“升级”。从过去的劳务派遣到业务流程外包,最近在IT外包服务领域,将这类人员外包形式定义为“数字运营”,也是为了规避法律上存在的风险。

“在我们外包的项目中,从客服、大数据标签到架构师,几乎包罗万象。”一位行业内人士透露,不少高端岗出现在外包需求列表中,“互联网更迭节奏快,随着经济紧缩,企业不得不面临人员结构的优化, 如果按照相关法律,企业要辞退员工必须承担N+1的赔偿,这对企业将形成很大的负担。”因此,近年来,不少互联网企业会将重要的研发项目外包,据一位项目负责人介绍,每月工资接近8万的架构师如今也是IT服务外包市场的热门岗位。不少互联网企业不惜重金外聘高薪架构师,原因就是考虑到一两年后项目结束后,无需为此承担“解聘”的风险及成本。

但通过“人员外包”真是解决所有麻烦的首选途径吗?在一位律师看来,目前不少企业都存在“真派遣,假外包”的行为,以此逃避法律规定的“同工同酬及与员工签署固定劳动期限的劳动协议”等义务。但事实上,法院针对这一类行为有明确的鉴别标准,员工如果发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完全可以起诉用人单位,得到赔偿。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请用社交帐号登录)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