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性生活越来越少 为啥性传染病患者却在渐增

我们很少谈论衣原体、淋病或梅毒,部分原因是它们看起来不再是谈之令人色变的健康威胁。但事实证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在遭受这些几乎被消灭的性传染病折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不久前发布报告称,美国三种性传染病患者人数在2017年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美国人性生活越来越少 为啥性传染病患者却在渐增的照片 - 1

报告中称,2017年美国报告的衣原体、淋病和梅毒感染病例接近230万例,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累计数字,超过了2016年的最高纪录,也是美国性传染病报告数量连续第四年大幅增长。

美国人性生活越来越少 为啥性传染病患者却在渐增的照片 - 2

在过去几年里,性传染病例急剧增加令人瞠目结舌。在2013年到2017年,淋病发病率上升了67%,达到555608例;梅毒病例增加了76%,达到30644例;衣原体感染上升了21%,达到170万例。CDC的数据还显示,2017年的性传染病报告数量超过了2016年,成为有记录以来性病报告数量最多的一年,也是美国性传染病报告数量连续第四年大幅增长。

要了解这些趋势有多惊人,不妨想想10年前,这些性传染病都处于历史低点,或者接近被消灭状态,通过更多更好的筛查和诊断来帮助确诊病例,以帮助人们接受治疗。梅毒通常在身体上出现溃疡和皮疹。淋病和衣原体感染潜伏而无症状。它们通常都很容易通过及时的抗生素治疗治愈,但如果不及时治疗,它们会导致不孕或危及生命的健康并发症。这三种性传染病发病率的增幅十分显著,代表着疾病动态发生了变化。CDC下属国家艾滋病、病毒性肝炎、性病和结核病预防中心主任乔纳森·梅敏(Jonathan Mermin)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正在倒退。很明显,鉴别、治疗和最终预防性传染病的系统已经到了几近崩溃的地步。”

传统上,非洲裔美国人和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是淋病和梅毒发病最严重的人群,而且他们仍然受到不成比例的更大影响。但其他群体中的发病率也在急剧增加,特别是感染梅毒的妇女和婴儿。那么是什么导致这些疾病死灰复燃?没有单一的解释。像大多数健康趋势一样,这很复杂。

性传染病发病率上升与性活动的增加是同步的,这似乎是合理的。但最近的一系列研究表明,美国成年人的平均性行为比过去几十年要少。例如,经常被引用的两年一次综合社会调查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性生活的美国人数量从18%上升到22%。而在18岁至30岁人群中,每月性爱两次或更多的美国人已从2000年初的近四分之三降至2016年的三分之二。

让·特温吉(Jean Twenge)领导的研究小组2017年发表在《性行为档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与上世纪90年代末相比,美国成年人平均每年性爱的次数减少了九次。那么如果全国范围内性行为普遍减少,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染上性传染病呢?

CDC关于2017年美国性传染病发病率的研究报告将于今年秋季全文发表,届时将提供更多细节信息,如受影响最严重人群的人口统计信息。但当被问及这两种性行为趋势究竟如何发生时,CDC下属性病预防疾控中心主任盖尔·博兰(Gail Bolan)解释说,性行为导致普通性病传播与人们有多少性行为无关,而是与高风险的性行为有关。

专家们表示,以下五个因素可能会导致性传染病发病率达到历史新高:

1)在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中,无避孕套性行为有所增加。同性恋、双性恋和其他与男性发生性行为的男性,比仅与女性发生性行为的男性更容易患性传染病。大多数新的梅毒和淋病病例发生在男性身上,尤其是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有人担心,这一群体的性行为会变得更加危险,比如不戴避孕套,这可能会导致性病的增加。

这种转变的原因可以从治疗艾滋病毒的成功到预防艾滋病毒的药物(如PrEP)出现等各个方面来解释,它们使得无防护措施性行为变得不那么可怕。发表在《临床传染病》(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的一篇系统性综述发现,有些PrEP使用者的性生活风险更高,而且被诊断出患性病的几率更高。

博兰说:“社区中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人,避孕套的使用已经在下降了好几年。现在有很多艾滋病药物可用,这些都是伟大的工具,可以防止艾滋病毒传播,但是它们没能阻止其他性病传播。”此外,博兰说,其他CDC研究表明,性病传播与危险的性行为之间存在联系,而这些性行为通常与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和成瘾有关。

博兰引用了一项即将发表的CDC研究为例,该研究发现,在过去一年里注射毒品的15到24岁的青少年,比没有注射毒品的人更容易被诊断出衣原体、梅毒和淋病感染。更重要的是,她补充说:“注射毒品还与强迫性性行为的比率增加有关,且更容易出现与用金钱或毒品交换性的人、以及与注射毒品的人发生性行为,这些都是性病传播的‘高风险因素’”。衣原体、淋病和梅毒确实只能通过性行为传播,而不是通过共用针头接触血液传播。

艾滋病和梅毒也是相互关联的:大约半数被诊断为梅毒患者的男性也感染了艾滋病。随着这些疾病在特定人群中传播,比如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中,它们进一步传播的风险更大。西雅图和国王县艾滋病/性病控制项目的公共卫生主任马修·戈登(Matthew Golden)称:“我和大家同样担心的是,如果男人与男人发生性行为足够流行,就像现在发生的那样,那么会有足够多的人同时与男人和女人发生性行为,这导致控制性病传播变得几乎不可能。”

2)性传染病正在更广泛地传播,并扩散到传统上不受感染的人群中,比如婴儿。CDC2017年关于性病的报告显示,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感染了梅毒,并将其传给婴儿。当孕妇感染了这种疾病,并且没有得到诊断和治疗时,这种细菌就会进入她的血液,通过胎盘进入她的婴儿体内。先天性梅毒会造成严重的健康后果,如死产和新生儿死亡。

2016年,有628例先天性梅毒病例,比2015年增加27.6%,其中包括41例相关死亡病例。CDC的数据显示,美国西部先天性梅毒病例增加幅度最快。从2012年到2016年之间,美国西部各州先天梅毒病例增长了366%。在某种程度上,梅毒病例的大幅增加与许多西方国家最近女性。梅毒病例很少有关。戈登表示:“华盛顿以前几乎没有梅毒感染者,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患上这种疾病,她们的孩子也面临着风险。”

3)随着交友应用的兴起,性爱变得更容易获得和保持匿名,这使得健康调查人员更难追踪疫情。健康专家越来越多视Tinder、Grindr以及OkCupid等应用和为高危性行为的推动者,它们帮助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效地约会和发生性关系。这些应用的影响是如此深远,它们也正在改变卫生官员追踪和预防疫情爆发的方式。

公共健康组织“建立健康在线社区”的主管丹·沃尔菲勒(Dan Wohlfeiler)表示:“我们过去一直在考虑如何利用公共澡堂和性俱乐部来降低人们患性病的风险。毕竟,这些地方已经成为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的重要交汇点,而男性是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群体。”如今,公共卫生的重点已经转移到许多人所说的“数字澡堂”。沃尔菲勒称:“许多人担心约会应用对艾滋病和性病传播的影响,但却没有意识到潜在应用也是预防的关键帮手。”

4)性传染病发病率的数字可能更高,因为我们可能更善于在某些群体中发现病例。衣原体感染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引起症状,但可能导致女性不育,其发病率更高也可能是更好检测和筛查的结果。CDC发现,年轻女性的衣原体感染率最高,而这个群体一直是进行常规衣原体筛查的目标。所以增加可能意味着更多的测试所致。

5)公共卫生经费的削减意味着性病诊所的减少。美国的公共卫生(包括性病诊所)历来资金不足。截至2012年,只有3%的卫生预算用于公共卫生措施,剩下的大部分用于个人医疗保健。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公共卫生资金确实遭受了重创。自2008年以来,公共卫生岗位减少了5万个,许多性病诊所不得不减少工作时间或关闭。

性病诊所是这些性传染病患者的传统安全网。如果这些诊所继续难以维持或消失,发现和治疗性传染病将变得更加困难,疾病将继续传播。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性传染病在全美范围内的增加可能与不断变化的性生活环境没有太大关系,而更多的是与更有限的性卫生保健有关。随着特朗普提出的公共卫生预算削减,这个问题可能会变得更糟。

性传播疾病国家联盟(National Coalition of STD Directors)的执行理事大卫·哈维(David Harvey)表示:“性传染病的发病率在飙升并非巧合,各州和地方性传染病项目的预算实际上只有本世纪初的一半。如果我们的议员想要认真保护美国人的生命,他们需要提供足够的资金来应对这场危机。”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请用社交帐号登录)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