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税进口或全面缺货? 跨境电商新政仍有微调希望

跨境电商新政即将满月,身处其中的企业仍在努力适应。21世纪经济报道多路记者近日赴郑州、杭州、广州等地的保税物流仓、跨境电商园区,实地了解新政在企 业微观层面的影响。茫然、转型是这个行业内大大小小的企业提及最多的词汇,从政策制定的角度来说,新政意在加强跨境电商产品的监管,但无疑,这是一次行业 洗牌、优胜劣汰的过程。

保税进口或全面缺货? 跨境电商新政仍有微调希望的照片

多家企业认为,国家政策的出台更多的是从监管、安全把控等角度考虑,但企业希望能在监管和行业发展之间寻找到平衡点,毕竟跨境电商仍是一个新兴行业。

蔡林已经七八天没到公司在河南保税物流中心的仓库了。

“我以前每天都来仓库,但实话说,最近我们也感到有些迷茫”,4月27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蔡林公司所在的河南保税物流中心6号仓库,往常员工打包、传送带传输货物的热闹景象并没有出现,反而显得有些冷清,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新政实施到现在二十多天了,我们的业务量缩减了70%,更严重的是,我们很多品类的货物现在进不来了,现在只能卖存货,没办法补充。”作为河南鹰伦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蔡林显得有些无奈。记者注意到,他所在的仓库后面有很多货架都是空的。

受跨境电商新政影响,保税进口模式的跨境电商企业不同程度地面临进货受限、订单和出区量下降等问题,如何寻找出路,成为摆在这些企业面前的一大难题。

而迷茫情绪,也正如阴云般笼罩在这个前一刻还踌躇满志的新兴行业中,各方期待着政策调整的信号。

原有库存难以为继订单量下降过半

此次跨境电商新政的核心主要有三点,即税收变化、进口商品实施正面清单制度及网购保税商品“一线”进区时需核验通关单。采用保税进口的跨境电商企业,无论规模,在新政出台之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聚美优品郑州仓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政实施以来,聚美优品整体出区量和订单量下降幅度都在60%左右。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蜜芽宝贝、网易考拉等区内企业的出区单量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以网易考拉为例,其4月8日至4月11日的出区单量为23100包,参照新政前平均业务量,订单下降比例达到47%。

而受正面清单政策的影响,郑州保税区内只有3%的货物符合新政要求,大量库存只能转往境外,同时,在通关单的要求下,新政前期跨境电商企业大量货物积压在机场无法入境。仅网易考拉就有35个集装箱滞压在机场和港口,价值约2500万元。

新的货物无法入境补充库存,在这种形势下,众多跨境电商企业只能消耗原有库存,这批库存大约能支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小红书郑州分公司负责人邸阿明说,小红书郑州仓的库存还能够支持4到6周的时间,网站上有些商品也都慢慢停售。

河南进口物资公共保税中心集团有限公司市场副总经理王继红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保税区内每天都有跨境电商企业在退指定风险保证金,特别是一些中小企业,这意味着这些企业都选择退出,不做了。

数据显示,在4月8日至4月15日之间,郑州、深圳、宁波、杭州等综试区进口单量分别比新政前下降70%、61%、62%和65%。

保税仓迁移国外?周边仓库价格已水涨船高

在企业看来,新政影响最大的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即正面清单制度和通关单制度。而在之前,原有的试点城市实施的是负面清单制度。

多家跨境电商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税制的改变其实影响不大。但是后续的监管变化,对企业来说是非常突然的,而且适应时间很短。4月7日正面清单公布到4月8日正式实施,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

在这些企业看来,跨境电商的优势在于快、新、多、丰富,这也是传统贸易的短板,正面清单直接影响电商丰富和多的特征,市场可能越走越窄。通关单则让保税仓的货物处于无以为继的形势。因为跨境的电商企业供应渠道较为复杂和分散,很多并不是直接由生产商供货,无法提供通关单所需的原产地证明等一系列资质。大部分商品无法入关,也就无法补充存货。

“像聚美这样体量大的企业可以支撑得久一些,一些中小企业情况会更严重。”一家跨境电商物流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邸阿明说,新政之后企业变得比较茫然,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生存,怎么活下来。

迫于当前形势,很多保税进口跨境电商企业也开始在寻求其他出路。

蔡林的公司最近开了好几次会,讨论如果政策继续执行,在库存消耗之后,企业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应对方法主要集中在把仓库挪到海外,以及转变去做一些其他商品等。

邸阿明也说,现在行业讨论最多的,就是把国内的保税仓迁移到国外,或者直接寻找周围国家和地区的仓库,例如越南、中国香港、韩国等。目前上述区域的仓库价格已经“水涨船高”。此外,一些跨境电商企业现在也在寻求和一般贸易企业的合作机会。

“现在所有的电商企业都在熬。”郑州易和四方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韩丙飞说。他的公司的存货能够维持到5月20日左右,目前正寻求在香港建仓或海外仓的方式进入国内。

但是在众多企业看来,海外仓的模式其实在保税模式之前,大家就一直在采用,这有悖于保税进口模式此前三年多的试验。与保税模式相比,海外仓存在触犯当地法律风险、监管缺失、税收流向海外和速度变慢等问题。

更让这些企业担心的是,新政使得大量中小跨境电商企业“断粮”,进而影响到资本对整个行业的热情,这对跨境电商这一底子还比较薄的行业来说无疑影响重大。

政企双向交流频频政策或存微调可能

蔡林的企业前期线下推广资金已经投入了1000万,推广刚收到效果,就受到的政策的影响。其公司所投资的仓库,目前也并没有多少货物在存放。郑州一家从事仓储业务的公司也说,新政之后就没有客户往仓库到过货了。

韩丙飞则说,此前,在跨境电商形势大好的前提下,郑州一些从事房地产、路桥工程的公司纷纷注册子公司来从事跨境电商行业,有一些企业甚至刚做完系统备案和对接,新政就已出台,导致无法进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企业的诉求主要是希望新政能够给予更多的适应时间,对通关单模式,单次限额和全年限额作出调整等。多家企业认为,国家政策的出台更多的是从监管、安全把控等角度考虑,但企业希望能在监管和行业发展之间寻找到平衡点,毕竟跨境电商仍是一个新兴行业。

4月18日下午,国务院办公厅有关人士赴河南保税物流中心调研,国办听取了园区内多家企业的负责人对于跨境电商新政的意见,企业所反映的意见仍是以目前遇到的困难为主。

而在4月28日,分管保税区的郑州市副市长薛云伟和河南保税物流中心总经理徐平离开郑州前往北京,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拜访国家质检总局。

徐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地方政府是希望表明态度,并把企业现在的实际情况告诉有关部委。而部委的态度也比较积极,以支持为主,同时要求守住风险底线,规范管理防范风险,在此基础上探索完善。

徐平认为,政策之所以在企业层面反响如此之大,在于政策出发点和企业的角度不一致问题,政策更多是从规范的角度去考虑,而在具体操作和实施细则上,可能还需要与企业充分沟通。

“从主管部门的态度来看,都是支持跨境电商企业发展的”,徐平说,目前大家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共识,政策有不完善、不严谨的地方,进行一些微调是必要的。但不会匆忙地去调整,而是会更加慎重,也会更加贴近市场实际。

中国跨境电商50人论坛轮值主席张宗涛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政有利的因素在于肯定了跨境电商行业地位的存在、解决安全风险、解决行业原有的一些弊端等,但不利的因素同样也很明显,主要在于执行层面,包括否定原有试点的一些做法、新政出台过于仓促等,保税仓内将会出现全面断货。

张宗涛称,后续的政策优化上,可以考虑给跨境电商行业重新界定管理办法、对通关单证的实施临时给予缓冲区域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