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致远:创业者过度看重估值很危险

又见杨致远。硅谷Palo Alto的四季酒店,天空下着密密细雨,这里举办着七海资本的Ideas Summit年会。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匆匆跑进酒店大堂,没有打伞,满身雨水。这就是杨致远。令人意外的是,这位身家近20亿美元的互联网先驱人物自己 驾车来到四季酒店,却没有直接把车停在酒店门口,和其他贵宾一样选择代客泊车,而是停在露天停车场然后冒雨跑了几十米进大堂。

杨致远:创业者过度看重估值很危险的照片

“That’s OK(没什么的)。”看到旁人诧异的眼神,低调谦逊的他非常随和的笑笑。这位雅虎联合创始人自从2012年辞去雅虎所有职务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媒体视野。也许是因为酷爱打高尔夫球,47岁的他的身材依然瘦削,皮肤被加州的阳光晒得黝黑。

回到二十年前,杨致远的地位就相当于现在的扎克伯格,26岁创办雅虎,28岁公司上市。雅虎不仅带领世界步入了互联网时代,改变了硅谷的创业版图,也把杨致远推到了时代创新领军人物的位置。这也是迄今华裔在美国科技领域取得的最高成就。(杨致远出生在中华台湾,10岁时移民到硅谷圣何塞。)

离开雅虎之后,杨致远在2012年创办了风投基金AME Cloud Ventures,专注与数据相关和云服务价值链领域的创业公司投资。网上数据显示,四年多时间,AME已经完成了100多笔投资,涉及从种子轮到D轮。此外,他还担任着阿里巴巴、联想等诸多公司的董事职位。

此次杨致远罕见出席公开活动,一方面是因为他和七海资本管理合伙人许良杰相识多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AME和七海资本合作投资了数笔交易。实际上,十年前杨致远对马云那次历史性投资正是在许良杰的撮合下达成的。

高尔夫球场定投资阿里

2005年雅虎宣布向阿里巴巴投资10亿美元,再加上当时估值7亿美元的雅虎中国,得到了阿里巴巴40%的股权。虽然当时杨致远并未出任雅虎CEO,但这笔交易却是在这位“雅虎酋长”的指示下完成的。(杨致远在2007-2009年出任雅虎CEO。)

这笔交易帮助马云将阿里巴巴打造成中国电商巨头,也给雅虎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或许是美国公司迄今在中国的最成功投资。单是2012年,雅虎就通过出售阿里股份套现71亿美元,2014年阿里上市时雅虎又再度套现100亿美元。目前雅虎依然持有阿里约15%的股权,价值400亿美元。

在七海投资年会上,杨致远回忆起了这一交易的幕后细节。他和马云实际早在1997年就已经相识。当时杨致远第一次去北京旅游,而正在中国外经贸部工作的马云作为导游陪同他游玩长城。“(1997年)的马云对互联网充满着好奇”,当年年底马云辞职回到杭州创办了阿里巴巴。

“但2005年的华源CEO峰会则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和时间,认真思考如何进行互助互利的合作。不久我们就达成了协议。(那笔交易的背后)存在着很多时机和幸运。”杨致远回忆说。

这次会面发生在2005年硅谷华人科技协会华源会的CEO峰会,时任eBay全球副总裁的许良杰和时任雅虎副总裁的陆奇力主邀请杨致远、马云等知名企业家参加会议。由于杨致远日程太满无法参加完整会议,许良杰则退而邀请痴迷高尔夫的杨致远去球场参加活动。而雅虎和阿里的投资正是杨致远和马云在高尔夫球场达成的初步共识。

创业公司容易进入中国

因为华裔血统的原因,杨致远和许良杰一直积极参与中国与美国科技行业的交流活动,也见证了中国互联网领域十多年来的发展。如今他们也在推动硅谷与中国创业领域的对话与合作。

去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在西雅图接见了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的参会者。杨致远也受邀参加了论坛,并与扎克伯格、库克等人一道受到习近平主席的接见。去年12月,他也受邀出席了中国乌镇召开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杨致远认为,雅虎、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诸多美国互联网巨头无法在中国取得成功,一方面是因为监管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来自百度、阿里和腾讯的竞争。

“很多互联网公司美国做大之后,就认为进入中国的时机到了,但在中国却遭遇到政府、市场和竞争对手的诸多阻力。在我看来,较早期创业公司反而有更多机会与中国市场和政府进行更为直接、透明、坦率的对话。所以我的看法是,在早期创业阶段就进行对话。”

“我认为,中国更欢迎处在早期的小科技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我们也看到很多中国公司开始进入美国市场,进行更多的跨境业务。这也是我在西雅图和乌镇所传递的信息。”杨致远表示。

创业者不该过度看重估值

虽然转身投资领域已有四年多时间,但杨致远认为自己依然处在学习中。“我已经不记得具体的投资数量。我经常回家对妻子说’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好投资’,但和创业者们共事的感觉非常棒。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创新时代,超过过去二十年的任何时候。而我的经验可以帮助创业者推动公司成长壮大。”

谈到自己的投资标准时,杨致远表示,自己投资最好的两家公司现在的业务都不同于最初找自己投资的时候,模式已经从最初B2B领域转向了B2C行业。他介绍说,自己在进行早期投资时,商业计划并不重要,看重的是创业者和团队是否有能力在必要时改变航线。这种能力并不容易判断,因为通常投资者只有20分钟来做出决定。

杨致远表示,自己在2016年会密切关注大数据和生命科学之间的交叉领域。AME正在非常积极地注意这一领域的诸多公司。其中一个趋势是生物与化学的大数据化,而另一个趋势是传感器的微型化。从大机器到小机器,从创伤检测到无创检测。“传感器正变得越来越小,通过微型化的设备和样本,我们可以轻易获得过去所无法获取的数据。未来5-10年,这些领域交叉的创业公司可能会真正带来颠覆。”

过去一年已经有诸多创业公司在进行新一轮融资时遭遇估值缩水的问题。杨致远认为,现在很多创业者过于看重估值了。如果这一轮以过高估值融资,就会背负沉重的增长压力,而多数情况下他们都需要进行下一轮融资。“我们认为,2016年的融资环境可能会比较困难。很多创业者看重估值或许是因为这是一个衡量指标。但我看来,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泡沫估值趋于合理是好事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几乎每位投资者都会被问到“硅谷现在是否存在投资泡沫”的问题,杨致远此次也不例外。他直率表示,一些处在后期的私有企业估值显然存在泡沫,行业如今也非常关注独角兽的(估值与业务波动)问题。(注:独角兽是指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

但他继续阐述,如果以估值超过5亿美元来衡量,这样的创业公司还有非常多家。他们可以通过IPO上市,也可能成为很多大公司的潜在收购对象。但估值3亿到10亿美元的很多创业公司,除非他们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否则很难找到退出渠道。

所以一些处在后期的私有公司,他们的估值在逐渐趋于合理,也在努力寻求合理的商业模式,让现金消耗速度变的更加理性。不过这也存在例外,Uber和Lyft这样争夺市场份额的公司依然可以以非常高的估值融资,同时又在消耗大量的资金。

多数后期的创业公司由于没有流动性和退出渠道,又遭遇到融资困难,所以他们(的估值)正在趋于合理。与此同时,这种情况也在逐渐传递到早期融资阶段的创业公司,B轮和A轮融资都出现了困难,估值可能会回落到两三年前。但这些公司估值趋于理性是件好事,他们在逐渐专注于真正的创收和盈利能力,而不是追求市场份额等指标。

杨致远专门指出,这只是美国的情况,中国的后期创业公司依然具有非常高的估值,因为背后有阿里、腾讯和百度等巨头争夺的推动。中国的流动性比美国高,中国创业公司的估值也高于美国市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