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寒冬”中的华强北:转型前景尚不明了

从1988年开始,华强北这条不足1公里长的街道,逐渐发展成为全球电子产品制造中心和世界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被冠之以“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名 号。现如今的华强北繁华落幕,在电子商务迅猛发展的背景下,华强北的电子卖场人潮不再汹涌,曾经一铺难求的情景被零星撤店的冷清取代。近日,《别了,华强北》这篇天涯热帖道出了许多电子行业创业者的心声,上市公司的电子卖场业绩下滑,卖场店铺经销商被电商冲击。面对实体卖场的不景气,如何转型升级成为上市 公司与卖场从业者不可回避的难题。

近日,天涯热帖《别了,华强北》,让这个中国最大的电子市场再次成为舆论热点。

实地探访“寒冬”中的华强北:转型前景尚不明了的照片

地铁已经在华强北建了3年多,主干街道被围栏遮挡,电子卖场被脚手架包裹,街边的零售店里只有叫卖的店员而鲜有顾客光临。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进电子元器件卖场时,发现卖场内也出现了撤离后的空铺。

面对电商冲击,华强北市场里的公司与大大小小的创业者们压力不小。已经离开电子卖场的创业者被淘汰了,而选择坚守的人们正在转型寻找出路。

实体电子卖场已现颓势

50万人次的日客流量;3万以上经营电子产品的商户;21家经营面积达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卖场,最大的电子产品卖场约5万平方米;鼎盛时期370亿元的年销售额……这是华强北处于“黄金时代”时的数据。

好景不再,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冲击着传统实体商业模式,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华强北实体电子卖场颓势已现,区域物业租赁持续不景气、周边写字楼空租率增加,租金水平持续下降。

两家上市公司的财报可以更直观地反映实体电子卖场的颓势。深圳华强(000062,SZ)2015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电子市场经营业务实现营收2.25亿元,同比下滑4.48%,实现净利润1.08亿元,同比下滑10.77%;深赛格(000058,SZ)2015年半年报显示,电子市场业务实现营收1.58亿元,同比下滑0.47%,实现净利润4479万元,同比下滑11.69%。

多位在华强北经营的商家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15年经营状况不佳,2016年情势不容乐观。经营电脑组装生意的程卫民(化名)说,与周边商户交流得知,其所在的电子卖场三楼(2015)年后将有1/4档口会撤店。

“空铺潮”涌现有迹可循。直到如今,华强北大部分的商铺依然采用传统的线下销售模式。这种模式存在诸多弊端:一是各个商铺产品同质化严重;二是没有核心竞争力;三是频繁的价格战导致利润过低。

不仅仅是华强北的实体电子卖场出现颓势,有“中国硅谷”之称的北京中关村实体电子卖场也在走下坡路。如今的中关村鼎好二期除地下二层和一层部分商户外都已腾空,曾经专营电脑配件的五层也改成了人才市场。

转型双市场:实体卖场+线上商城

电子卖场主营标准化程度较高的3C类产品,所以这类产品更加适合电商渠道销售。随着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商的加速布局,电商在配送上门、售后服务等方面全面超越了实体电子卖场。

面对电商冲击,上市公司深圳华强选择拥抱互联网。在其2015年半年报中,深圳华强表示:“通过对电子元器件分销行业的整合,充分利用上游原厂、下游客户以及华强电子世界、华强电子网等相关资源,打造贯穿电子信息全产业链的交易服务平台。”

在华强电子世界这一实体市场基础上,深圳华强正在推动线上市场的建设。在电子元器件B2B平台方面,着力于“华强电子网”的升级。2015年初华强LED商城上线,开辟安防会展模块,并开发了PayPal一键支付功能。

2015年12月17日,深圳华强控股子公司华强电商在新三板挂牌,这是深圳华强在3C产品网络分销平台建设的又一动作。

在电子元器件领域,深圳华强走的是资源整合之路。2015年3月,其斥资10.34亿元收购电子元器件分销商湘海电子100%股权。2015年12月25日,深圳华强又以1.9亿元收购专注电子元器件长尾需求市场的深圳捷扬讯科7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华强重点打造的“电子商品交易中心”在其2015年半年报中,尚没有业绩体现,只提到“目前,电子商品交易中心仍处于投入期”。

深赛格2015年半年报显示,为了应对行业萎缩的不利局面,公司正在探索电子市场业务与电子商务的结合,即O2O模式。2015年,深赛格实施了“赛格工厂店”项目,从电商平台建设、批发渠道拓展、实体店销售三方面入手,在深圳赛格市场分公司及南京赛格搭建了“实体+电商+渠道”的复合式“工厂店”经营模式。

身处华强北的两家上市公司都将转型的方向聚焦于“实体+电商”,并整合旗下供应链资源,打造电子信息全产业链的交易平台。

两上市公司争开“创客中心”

据《北京日报》报道,自2014年中关村创业大街投入运营,截至目前,签约入驻的创服机构已增长到30家,孵化创业团队600个。其中350个团队获得融资,总融资额17.5亿元。

如果说中关村的转型升级属于政策主导型,那么华强北的转型则是“内生性”升级。依托华强北3万多家电子商户资源,以及品类齐全的供应链资源,以深圳华强和深赛格为代表的上市公司正在将目光投向“创客潮”。

仅在2015年6月,华强北就先后开业两个“创客中心”:6月12日,位于华强广场7楼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对外开放;13日,位于赛格大厦12楼的赛格创客中心对外开放,并宣布全球招募创客团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两家“创客中心”发现,两者在配套、功能、项目等诸多方面存在重叠。均设有产品展示区、路演区、办公服务区、交流休闲区等,而入驻项目则聚焦于智能硬件和“互联网+”两个方向。

两家上市公司除了各自的“创客中心”外,还有各自的配套举措。除了2000万元打造“赛格国际创客产品展示推广中心”,深赛格设立“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创品汇分公司”,用以建立并运营展示中心;深圳华强于2015年11月11日发布公告,出资设立“华强梦想创投基金”,拟借助专业投资团队和风险控制体系,提高项目孵化成功率。

除此之外,深圳华强还频繁联手互联网巨头,先后与腾讯、京东战略合作。深圳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总经理李诺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与京东和腾讯的合作是优势互补。京东和腾讯看中了深圳华强的供应链优势,深圳华强则分别看中了腾讯的流量和京东的渠道。

当实体电子卖场的寒冬来临,作为个体创业者能够做的就是调整经销模式,拥抱电子商务,更加专注于研究电子产品的流行趋势,从而提前热身,增强内力抵抗行业寒冬。以深圳华强和深赛格为代表的上市公司则要更多专注于战略布局,从“实体店+电商+渠道”的新型商业模式,到整合资源建设“创客中心”,向电子信息全产业链的服务商角色进行转型。

记者观察

讲不出再见:坚守华强北的5位商人“写真”

每经记者 王志福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华强北只是一条普通的街道,但一群在这里打拼的电子行业创业者,使得这里成为与中关村遥相呼应的中国电子行业南方“重镇”。近日,一篇《别了,华强北》的网帖让这个创业群体更多地被网民熟知,也让更多人好奇:为何有人离华强北而去?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历时一周在深圳华强北走访调查,选取其中5位经历不同却具有代表性的华强北创业者,通过他们或可一窥华强北转型图景。

华强北的商业大潮奔腾不息,浪花淘尽英雄。这5位受访者相同的是都在华强北打拼,不同的是经历、思维和结局。

“别了,华强北”。对于放弃变革的创业者来说,这就是离开,就是清零在华强北的创业经历;而对曾经的“华强北模式”说再见,或升级产品变革团队,或投身“创客”的人,则意味着仍将奋斗在华强北,继续接受市场大潮的洗礼。

20年老赛格人:20年来只守一个摊位

程卫民(化名)这个来自河南的中年男人,已经在华强北打拼了超过20年,20后的今天他仍旧守着当初的一个摊位。

“我见证过华强北的黄金时代。”程卫民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头几年时,他跟着当时的老板来到华强北做电脑生意。随着个人电脑普及,华强北的电子行业日渐火爆。彼时,华强北经常出现人挤人的场面。程卫民表示,当时如果有客人只看不买,档口老板会直接对顾客说,“不买就走,别挡着后面客人”。

那个火爆的“卖方市场”时代,也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时代。程卫民回忆称,当时有一位专门做CPU风扇生意的档口老板,因为生意过于火爆而导致供不应求,于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甚至于将假风扇销售给顾客。

“《别了,华强北》那篇帖子我看了,感同身受。”程卫民认为自己和那位离开华强北的人一样,输给了变化太快的时代。如果不能顺应电商的发展潮流,依旧守着档口靠传统模式做生意,注定会被淘汰掉。

“2016年估计会撤掉1/4的铺子,没生意不走干嘛?”程卫民指着自己档口旁边的一排门店说。

玩电商的80后店主:60%份额通过网络交易

来自湖北恩施的许然(化名)十几岁时就出来打拼,2007年和朋友在华强北合伙开档口,专营电脑业务,生意最好时有30多个员工,开了3家门店。2008年开始自己单干,今年自己的团队有25人。如今,刚满30岁的他在深圳有房有车,正在办理积分入户。

2010年开始,许然就察觉到了互联网对自己生意的影响。他开始在网上搜索进货渠道,寻找最低价的货源。同时,自己也开始在京东和淘宝开设网店。

许然目前主要经营的是无线终端批发,包括无线路由、无线音箱、智能手表手环等。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自己的公司目前主要向华强北的同行、深圳关外同行、内陆省份同行进行“铺货”,而且其中60%的份额都是通过互联网的“电商平台”交易。许然坦陈,正是因为年轻人善于学习,跟上了电商的潮流,才能在周围同行撤店走人的大势下“逆市”发展。

许然认为,未来的电子终端行业肯定是“电商化”和“重服务”。电子终端未来也会比照服装行业进行一种“保护性”改革,比如有些手机型号只在线下卖,以此保护实体店,线上会有“专款”供应。实体店不会消失,因为以后会向“服务性”角色转变,加强产品的售后环节。

外贸商人转行“创客”:华强北商业模式太简单

85后的连长(化名)是2015年刚刚转型“创客”的电子元器件商人之一,曾经将电子元器件外贸营业额做到数千万元,今年年中接受邀请加入“创客中心”。

2008年就来到华强北打工的连长碰上了“红利期”,当时他跟随一个做电子元器件的老板一起干,打印订单的传真机一整天都没停过,根本不用考虑报价,只要有报价就会有订单。

2012年,连长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商业模式存在问题。2013年开始,他和另外两个朋友合伙搞“演唱会”、开公司,直至2015年5月又在“华强北创客中心”合开了一家创客咖啡店。后来受创客中心理邀请,正式转型投入“创客中心”的经营。

“越是容易被复制的商业模式,越是存在问题。”连长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华强北的商业模式比较传统,就是“直买直销”,直到如今还有不少档口是这样的模式。如果没有自己的技术沉淀和模式创新,被淘汰掉是在所难免的。

“深二代”潮商:走出差异化之路

2007年大学一毕业就来到华强北经商的谢浩杰是一位“深二代”。作为华强北转型较为成功的商人代表之一,谢浩杰有着商人的精明勤勉,又表现出了“85后”的善于学习和紧跟潮流。

谢浩杰的公司主营国产一线手机品牌的适配器,之所以不选择手机而选择适配器,谢浩杰的理由是“走差异化道路”,不去进入利润较薄的手机领域,将适配器这一细分行业做大就可以活得很好。

“我们的转型主要体现在产品。”谢浩杰表示,其正在关注“大健康”和“互联网教育”,谢浩杰想要加大这两个领域的业务占比,因为这代表了行业的发展趋势。

谢浩杰一直强调“选对行情”至关重要,华强北传统模式的“行情”已经过去。以前华强北可以采用市场内互相调货,凭借低价获得客源,靠的是“信息差”。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冲击,华强北这种“红利”已经消失,那个柜台费高达60万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

电阻电容老兵:左手元器件,右手创客

自1996年开始从事电阻电容行业,陈海升已经在华强北打拼了20年。对于如何转型的问题,陈海升用“与其钻研术,不如专注道”来作答。

“我们一直在进行变革,比如借助信息化手段打通与客户的沟通渠道。”陈海升认为,工业4.0的内涵之一就是用信息化手段优化管理体系。除了电子元器件的主业,陈海升2014年还作为发起人组建了“零到壹孵化器”。目前,深圳已经有大大小小2000多个“创客中心”或“孵化器”,陈海升认为“零到壹孵化器”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就是试行“导师制”。

陈海升作为“零到壹孵化器”38位导师之一,已经投资并指导了4个项目。他表示,导师真金白银的投资与资深行业经验的指导,会极大提高创客团队的孵化成功率。而且通过多个比赛对创客进行挑选,也筛选了相对靠谱的创客团队。

不管是电子元器件行业,还是“创客潮”,陈海升认为都应该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创造价值,通过信息化手段增加电子贸易的透明度和效率,从而减少人力成本和沟通成本,这就可以产生价值;而导师制孵化创客项目,挖掘真正有市场潜力的产品和项目,也是在创造价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