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入华推销特斯拉 背后有哪些故事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想必早已被国内很多人所熟知,这位前PayPal联合创始人,现任特斯拉(Tesla)、SolarCity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堪称 自苹果乔布斯和微软比尔盖茨后,明星效应最强的科技界大佬。这两天他又跑到中国来了,先是去清华做了个演讲并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了对话,后来又亲自 主持了特斯拉7.0系统在中国的发布。马斯克与钱颖一的对话,提到了自家从汽车到火箭飞船的很多产品,爆点很多,背后的故事也很多。

马斯克入华推销特斯拉 背后有哪些故事的照片

Space X曾被马斯克拿来证明“美国可以击败中国”

Space X也许大家略显陌生,但“龙飞船”肯定能唤起很多人的记忆,2012年它搭载“猎鹰九号”火箭发射升空,拉开了私营企业进入航天领域的新时代。

在清华的对话中,马斯克表示成立Space X时,他认为成功率最多10%。但它不但活了下来,而且很滋润——Space X刚在今年1月完成10亿美元新融资,又在9月份获得了总额为70亿美元的两项新订单,这个数字甚至逼近了明星公司Uber的总融资额度。马斯克表示,依靠这种重复使用的火箭技术,能在10年内将人类送上火星。

龙飞船是世界上第一艘由私人公司研发的航天飞船,开发成本约为3亿美元。马斯克本人也在2011年发表邮件“为什么美国可以击败中国”(Why the US Can Beat China:the facts about SpaceX Costs),内文中表示公司旗下猎鹰九号火箭的标准发射费为5400万美元,低于中国长征火箭6000万美元的报价。

他本人认为这是美国创新战胜廉价海外劳工的典型事例,还表示美国的自由企业制度,允许任何技术更好的公司参与竞争,这将确保美国保持世界上最伟大的创新大国。

马斯克对自动驾驶的信心超过奔驰和谷歌

说到自动驾驶,本次特斯拉在国内发布的7.0版本由马斯克本人亲自领导研发,最大的亮点就是释放了多个自动驾驶相关功能,比如自动车道保持,自动变道和泊车等。

马斯克充满信心的表示“我们的自动驾驶系统已经投入使用并在逐步完善,我想在3年左右的时间,我们会有完全自主驾驶的汽车”。而谷歌无人驾驶项目负责人的公开表态是争取5年内让它上路,奔驰也把该时间表放到了2020年以后。

马斯克的信心可以理解,他认为自动驾驶在技术层面3年内就能搞定。但从目前看也许特斯拉还需要对技术做更多的测试:有大量升级7.0系统的用户在国外论坛上抱怨称,该系统会让他们把特斯拉毫无征兆的开到公路外面去,或者在高速状态下频繁变换车道。

马斯克本人也在23日中午的发布会上面对媒体表示,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出了车祸,责任还是由车主承担,建议车主还是要注意路况,自动驾驶还在测试中。所以壕们不要被铺天盖地的特斯拉自动驾驶宣传带到沟里去了哦。

一份报告让特斯拉股价大跌,马斯克损失30多亿元

马斯克曾在公开场合表态特斯拉已经占据其一半的工作重心,他在这两天的对话和采访中都表示,被寄予厚望的廉价车型Model 3未来将在中国生产,并因此降低三分之一的成本和价格。

其实特斯拉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先是巴克莱分析师将特斯拉股票评价下调至减持级,又预测其并不能完成2015年5万辆的交付目标,而且由于Model X的产能较低,华尔街甚至怀疑原定2017年上市的Model 3是否又会延期。

在昨天的发布会上,马斯克表示今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国的销量为3025辆,而2014年特斯拉在华的销量为3500辆。虽然超过去年问题不大,但今年5000辆的目标应该是又无法完成了,嗯,又。

这还不是最糟的,在即将出版的12月刊《消费者报告》中,这份曾在8月测试中给予P85D高分的全美知名媒体,将特斯拉从它的推荐名单中剔除。它给出的理由是,车主反映了各种质量问题,比如天窗异响,需要更换电动机等。《消费者报告》认为其远低于行业的平均可靠水平。

消息传出后,特斯拉股价应声大跌6.6%,创下了8月以来的最大跌幅,马斯克本人的净资产也蒸发了5.62亿美元。

SolarCity运营多年依然亏损,依赖政府补贴

马斯克表示SolarCity暂时无法从美国业务中抽身,在美国外也只进了墨西哥市场,预计将在最快两年内进入中国。

SolarCity近期的利空消息是有点多,《洛杉矶》时报曾做出统计表示,其接受了政府大量补贴。比如纽约州7.5亿美元建设的一座太阳能电池板工厂,SolarCity每年1美元就能租用。彭博社记者甚至表示随着马斯克名气越来越大,很多州都想成为他的陪衬。

虽然股价上涨不少,但SolarCity运营多年还在亏损。今年8月份,华尔街做空大师查诺斯甚至放话称SolarCity简直是一个“次级债公司”,直接引发后者股市崩盘,马斯克不得不自掏腰包500万美元增持SolarCity。

超级高铁明年开工,马斯克对前人理念进行完善

2013年,马斯克第一次向外界阐述了“超级高铁”的想法,原理是在地面或地下建一个密闭管道,用真空泵将管道抽成真空或部分真空,行车阻力会大大减小,最终达到1200公里的时速,接近音速。因为它处于全封闭的真空系统中,它可以对复杂天气免疫,还可以使用太阳能作为驱动力。

马斯克和名为HTT的众包创业公司兵分两队,在推进该项目,并筹备明年“超级高铁”的落地测试。目前已经有400位来自NASA、波音和雅虎等公司的工程师加入该项目,HTT落地测试项目的土地也已经得到批准。但该技术实现民用估计要等到十几年之后。

其实马斯克并非第一个提出“真空管道运输”的人。1904年就有美国学者提出这个概念,1999年美国工程师奥斯特为真空管道运输的概念申请了专利,并在2010年成立了开发真空运输项目的公司ET3。他的目标远高于马斯克,预计管道内物体的速度能达到6500公里每小时,也就是说从北京到纽约,只需要2小时。

在结尾处照例附上钱颖一和马斯克的对话精彩实录:

钱颖一:谢谢,欢迎同学们来到2015年清华管理全球论坛,每一年我们开顾问委员会,我们都会要开全球的论坛,每一年都会邀请一位顾委会的委员作为我们嘉宾,去年是苹果的CEO,库克,今天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埃隆·马斯克来到这里。

因为我们今天是在清华,所以大部分的观众也都是学生,我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从您教育经历开始,我知道你是从南非搬到了加拿大,当时是进了女王大学,两年之后你转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这两个学校都学的专科,之后选择了物理学,所以介绍一下你的大学生活吧。

当初并不确定要读大学,物理很有意思

埃隆·马斯克:事实上当时并没有考虑的非常周全,我的大学其实并没有仔细的考虑过,事实上我当时并不确定要去读大学,不知道想要干什么,最早当我离开南非之后,我是想去美国,因为我认为那里的技术非常的发达,商业环境也很好。

钱颖一:你为什么选择学商科呢?

埃隆·马斯克:我考虑两个可能性,一个是电脑工程,另外一个是去女王大学。我去了沃德鲁,但是我觉得那个地方女生不多,所以我就想可能没那么有意思吧。然后我就去了女王大学,我在那遇到了我的妻子,所以还不错吧。我学了很多课程,商业、数学、工程,应该说涉猎比较广泛。之后我去了沃顿,但是我当时没有钱,为了去沃顿我必须得到奖学金,我不知道怎么能得到奖学金,但是我还是申请了,他们也给了我奖学金。

埃隆·马斯克:我在第一年结束了商业的课程,但有两年的学制,所以我想做点别的,我就开始学物理。我当时想要不要去华尔街,还是说去做工程,学理科继续深造,所以我当时拿到了物理的学位,然后又去了斯坦福,当时我决定要做研究了,所以我当时是去研究电池容量方面的一些技术。当时融合了物理学、材料学比较综合性的学科,但是我后来就辍学了,第二天我就辍学了。

钱颖一:所以你是先学了商科,然后学了物理,然后你认为物理更有趣还是说更难呢?相比经济学来说。

埃隆·马斯克:是的,我觉得物理,或者说科学类更多是让你了解到世界本身的本质,我们应该问怎么样的问题,讨论宇宙的终级或者宇宙的真理,这是我比较感兴趣的方面。另外我学商科是认为毕业了之后可能需要给经济学位的人打工,如果他们知道的东西比我知道的多,我是不利的,所以我需要知道新的东西。

钱颖一:你学商科是为了跟你未来的老板有共同语言,仅此而已吗?

埃隆·马斯克:是的,我碰到我并不喜欢的老板。

钱颖一:你就决定自己去创业了是吗?

埃隆·马斯克:对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创业不知道做什么就开了家公司

钱颖一:再讲一讲你现在在干什么,这是一张表,MIT技术评估,2015年50个最聪明的公司,全世界有这50家公司,我们在上面看到特斯拉、SolarCity、SpaceX在上面占了三个格子,第一,第九和第二十二,这是不是很棒?对我而言,如果有一家公司列在表上,我们就已经够自豪了,但你三家都上榜了,特斯拉是第一名,这是特别令人惊讶的,让人觉得很羡慕的事情。

我知道这三家公司是你自2001年就开始加入的公司,在那之前你已经创造了两家其他公司,在2000年左右的时候当你把那两家公司卖了,在后来15年投注这三家行业非常不一样的公司,分别是汽车行业、洁净能源。你的前两家公司是互联网公司,后三家公司跟这个完全没有关系,能跟我们介绍一下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吗?是不小心还是机遇巧合?

埃隆·马斯克:当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想,我希望参与那些能够对人类未来促成积极影响的事业,我想有五大领域,包括互联网网、可持续能源、去其他星球生活、基因学和人工智能,最后两个领域我觉得好像是双刃剑。

我在大厅里晃悠跟人聊天,后来我想不去创业不知道该去哪,后来就创造了一家公司。

创建Space X时认为成功率最多10%

钱颖一:航空航天领域是政府从事的角度,技术角度入门太高,资本监管角度入门都很高,很多人也想入这个领域,但他们觉得几乎不可能,你为什么认为你可以进入这个航空航天领域呢?

埃隆·马斯克:它的起源并不是为了创造公司而创造公司,2001年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讨论我们六几年就去了月球,肯定可以登陆火星了。后来我上美国航天局看火星计划,发现什么都没有,后来我了解他们已经不把这个列入目标了,当时已经取消了登陆火星的目标。

后来我想搞一个慈善活动,把温室气体放到火星上去,如果去火星就是我们去过最远的星球了,这个应当让公众觉得热情澎湃,会给更多的预算,也许我们可以再搞一个所谓的登陆计划。还去了三次俄罗斯,当时想买他们用过的火箭和航空器以便登陆火星,但后来没买成,其实我的前提是错的。

如果人们觉得不可能成功的话就会放弃,后来我想我应当创造一个公司来减少人们去外太空的成本。60年代以来这个技术没有更多革新了,反而变的越来越糟,成本越来越高,这是我创造这个公司的前提。刚开始以为成功几率最多10%。

钱颖一:您创造SpaceX已经13年了,你的梦想是送人上火星,而且要用这种可反复使用的火箭,因为可以让成本下降10倍,最终是要下降100%,你当时说十到二十年可以上人上火星,现在已经2015年了,如果你的预计是正确的话,我们2020,或者2030年有人上火星了,这不是很远的未来了,你还乐观吗?

埃隆·马斯克:我觉得大概十年。

钱颖一:可反复使用的火箭这个很困难,因为NASA已经把航空空间站终止了,你为什么有信心做到这一点呢?

埃隆·马斯克:此时此刻我觉得很有信心,我们可以重复使用火箭,我们两次掉到海里了,还有一次几秒钟火箭爆炸,我们还是取得了很多进步的。我特别乐观,在未来的几个月,我们可以把火箭安全的进行降落,我觉得这个有90%的可能。

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持续下去的话,我觉得2025年可能就是一个人可以上火星的时机。

钱颖一:也就是说十年间?

埃隆·马斯克:差不多,可反复利用很重要,以前不断重复利用并没有使得成本下降,反而使得每一次发射成本上升了,当时每年40亿美元的预算,只能飞四次,所以说每一次要花10亿美元来送一个火箭上太空,而且用了一次就废掉了,所以人们就会考虑基于这一点。

钱颖一:每次使用它是不是成本会下降呢?

埃隆·马斯克:我们火箭推进器的成本是非常低的,但是可能火箭是要60亿,推进器只有十分之一的价格,占到了一半的成本,我们要改进推进器的成本,这样能够降低总体的成本。可重复使用这个问题通过这个降低载人的成本,但是还有维护的飞跃。如果我们实现载人航空航天可能性的话,在火箭方面把成本降低民用航空成本差不多,也许每次飞行在6万美元左右,这是我们最终的一个目标。

钱颖一:你的梦想是把人送到火星,你终极梦想是要在火星上创造一个城市,是这样吗?

埃隆·马斯克:我想人类的历史或者走向是两个,第一是我们去了其他的星球,另外是灭绝,这两个都是有可能的。你知道第一种是更好的办法,这样的话必须在另外星球开发一个栖息地,火星是一个选择,我们应该尝试这么做,事实上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于我们来说有可能把生命带到地球之外的地方去,不管是在长期还是短期,我想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尽快的行动。

特斯拉成功的几率曾经非常渺茫

钱颖一:现在有很多的汽车制造商也在造电力汽车,比方说尼桑有聆风,雪弗兰有沃特,还有福特。你们跟他们不一样,你的公司不在底特律,而是在硅谷,特斯拉的理念运作方式和传统汽车制造是完全不一样的,相比传统制造业来说。在硅谷有很多其他竞争者,你对特斯拉是怎么看的呢?

埃隆·马斯克:我觉得我们特斯拉成功的几率一开始是非常渺茫的。一开始美国和其他国家电力汽车发端都不是特别的好。当时大的背景也不好,很多公司生存都非常的困难,在美国只有特斯拉和福特并没有破产,当时在美国其他汽车公司都接近破产了。

钱颖一:你认为在那个时候特斯拉存活的纪律甚至比SpaceX机会更小?

埃隆·马斯克:我认为10%的机会。我们很多时候都要破产了,特斯拉和SpaceX都是一样,当时发射三次都失败了,当时的预算只够发了三次,我们当时做第四次好在成功了,否则的话我们就永远拜拜了。

对特斯拉很多时候我们都快破产了,很多次。在2008年时候我们融资基本上在最后一天,最后一分钟完成的,如果是那个时候没有筹到钱的话,几天之后我们就应该破产了。我们应该是非常惊险的活到了现在。

除了火箭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将变成电力驱动

钱颖一:Model S和Model X都是很贵的车,是奢侈品,人们想价格更低的车,性能很好,所以你们要出Mode 3,这是决定性的时刻,会决定谁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

埃隆·马斯克: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我想那个时候会有1亿辆车推向市场,只能拿到市场份额10%,最多了,这是一个共赢的市场。这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这并不是一个天然带有垄断性的行业,是竞争性很激烈,但是很难做到垄断。所有交通都需要电力驱动的。

钱颖一:包括火箭?

埃隆·马斯克:我认为所有除了火箭之外所有的交通都会是电力驱动的。

钱颖一:你对车的理解和概念和其他人不一饮的,你认为车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宠物”?

埃隆·马斯克:算是吧,因为你要照顾你的车,要为车做很多事情。比如“空中升级”OTA,要升级你的软件,要停到车库,要护理它,要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这是很常规的做法,你买了车理所应当做这些事情。就像买了电话,买了电脑,你要给他们充电,买车之后有一些事情期望里面自然而然要做的。

3年内就会有完全的自动驾驶汽车

钱颖一:它让我想起手机的概念,因为手机和固定电话是一样的,现在人们用智能手机有很多的功能,而打电话只成了电话功能非常不起眼的一部分了。

埃隆·马斯克:是的,我想我们未来需要自动驾驶,要纯电动。无人驾驶是要发展的,我们自动驾驶的系统已经投入使用了,我们在慢慢升级这个系统。我的猜想是在三年之内会看到完全可以自动驾驶的车。

钱颖一:什么时候人开车不再合法?你觉得这可能吗?

埃隆·马斯克:我不想变成这样,我想可能有的辖区,或者有的地区会认为人开车在那个时候变成不安全的事情了。我支持人们开车,但是很可能未来某些地区认为人开车不安全,所以是不合法的。

钱颖一:监管机构认为没有人开车是危险的,现在思维定式是这样的,你认为未来可能是相反的?

埃隆·马斯克:对,如果一定阶段自动驾驶,无人驾驶技术够成熟的话,那么对人类驾驶来说问题就变成允不允许人再继续驾车了呢?

钱颖一:你认为这是法律和监管的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

埃隆·马斯克:对,技术层面三年之内完全没问题的。

Model 3未来将在中国生产,价格下降三分之一

欧阳教授:我想最难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续航里程和成本当中取得一个平衡,特斯拉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或者能做什么呢?

埃隆·马斯克:我们Model 3只有Model X一半的价格,我们进口中国关税很高。我们未来会在中国投产,这是长期计划,会减少我们进口税,降低购车的成本,最终可能会变成现在的三分之二的价格,本地投产之后你的成本大概降低三分之一,事实上续航里程会更长。

钱颖一:能这样做还是努力当中?

埃隆·马斯克:还需要两年的时间。

欧阳教授:你认为电动车还需要花多久能够取代现在的汽油车。基于什么你认为你的推论是正确的?

埃隆·马斯克:我认为超过一半的,在2030年有超过一半的新生产的车会是电动汽车。我是很有信心的,一个车报废是20年左右。即便到2030年有一半的车是电动的,但是一年的产量只有1亿,而目前车有20亿,所以要取代整个车还是需要花一段时间,中国的份量会是最大的。

钱颖一:另外你创立的公司SolarCity洁净能源公司,你需要改变的领域。过去几年好几家大的太阳能公司都产生了问题,你可能也听说过了。你的成功秘诀是什么?你为什么没有步入其他倒闭公司的后尘,是商业模式还是知识创造了不同?

埃隆·马斯克:中国是最大的太阳能板的生产国。虽然有些大公司的确倒闭了,但是尽管如此中国还是光学太阳能板最大的生产国,这是很棒的事情,而且没有政府补贴。

我希望SolarCity可以促进太阳能产业的发展速度。这其实就变成了一个经济问题,太阳能如果人们觉得价格更低发展速度就会更快。

钱颖一:你有没有听说过中国《三体》,这是中国很有名的科幻小说。

埃隆·马斯克:没有。

钱颖一:已经翻译成英文了,得到很大的奖,是目前中国科幻度最高的作品了,叫做《三体》。

埃隆·马斯克:我会买一本来看一看的。

钱颖一:你认为你是一个工程师还是说是一个企业家?哪个占的更多?

埃隆·马斯克:如果只有这两个选项的话我会说是工程师。但我最终想成为有用的人。

钱颖一:你有生之年要去火星。

埃隆·马斯克:对,我想去火星,当然也有很多的困难,我希望空间技术的发展能够让更多的人去火星,也希望能够让人类成为一个跨行星的物种。

年轻人创业需要趁早,创办公司要谨慎

钱颖一:除了技术创新以外,今年中国出现创业的热潮,很多清华的学生也希望开创中国的特斯拉、SolarCity、Spac X,对于这样的学生有什么样的建议,读书期间创业是好主意吗?

埃隆·马斯克:如果说你看到了社会的一些需求,你会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来解决这个需求,那做这个事情最好的时间是在读书的时候,或者刚毕业,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过多的责任,没有要养家糊口,这个时候你应该说是挑战或者承担风险最好的时候。

创造公司是很难的,我可能并不会建议大家去做,总体而言要创造一家公司刚开始好像人们都很乐观,人们都觉得无限可能,六个月之后,可能一年到顶就没有这个感觉了,后来的几年就是极端的痛苦,后面是失败,这是很正常的经历。

超级高铁项目技术可行成本也比高铁低

提问:上一次我是在伦敦看见你,你讲到超级回路铁路。

埃隆·马斯克:SpaceX在举办学生的设计比赛,我们想做1.5公里长的测试,就在我们公司旁边。我是管道交通的大粉丝,我觉得管道也是大家过低重视的一个行业。交通其实应当变成3D才行,你可以往上也可以往下。飞机也会受到天气影响,但如果隧道的话就不会受天气干扰,没有噪音,未来很有潜力。

钱颖一:这个在技术上、经济上是可行的吗?还是说你没有时间,所以让别人去做这个项目。

埃隆·马斯克:这是可行的,我发表的白皮书已经通过全方位的数学计算对它进行了论证,而且很多外部的机构也确认了我的计算是正确的。也许可能从经济上还是要进行更多的考虑,但这比高铁更便宜,因为每英里成本比高铁要低,其实仅仅是一个隧道而已。

钱颖一:可能性是什么?有多大?十年间或者二十年间能看到高回路吗?

埃隆·马斯克:起码某些地方未来能够看到一些隧道得以建立,其实要获得支持,要获得许可,技术上是可行的,技术上很简单。

钱颖一:经济上?投资上可行吗?

埃隆·马斯克:我觉得经济上也很简单,也很可行,就是一个隧道。而且中间是一个车,有压缩空气的。

提问:问题是有没有计划在中国推广SolarCity的业务模型?

埃隆·马斯克:首先要问问他们,但我也会鼓励SolarCity在国际上去推广。但他们现在还是挺忙的,美国一个市场够他们目前忙了,最近他们已经扩张到墨西哥,1-2年之后也许他们还会扩展到中国和其他地方,找到当地合作伙伴。

提问:如果像其他的人,其他企业家有大的梦想不能获得融资怎么办?

埃隆·马斯克:如果你是初创企业家,你没钱,唯一能够获得的钱就是头脑里知识的话,那么做软件就是一个很好的起步项目,因为软件不需要建一个东西,不需要买设备,买工厂,只需要一个实验室,所以说这是最好的起始阶段企业家的项目,一旦你获得了一些资本,那么你就可以去做一些资本密集的项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