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车抢生意 杭州出租车司机大量离职

【调查】出租车司机出现离职潮 打车会变难吗?【专车抢生意、沉重份子钱:出租车司机现离职潮】面对突然出现快速发展的专车、快车、顺风车抢生意,还在交“份子钱”的出租车司机面对不可承受之重,收入从6000元减少到3000多,退车看起来成为最后一根稻草。在杭州多家出租车公司虽然把“份子钱”从过去的每月7800元下调到了6500元,可是仅6、7两个月一个公司就有74人离职,超过了公司司机总数的23%。

专车抢生意 杭州出租车司机大量离职的照片

【“份子钱”真的很高吗? 给您算一笔出租车公司的成本账】出租车司机叫苦,可出租车企业也是一肚子苦水:杭州某出租公司每一台车每个月的成本约6180元,份子钱为6500元,也就是说每台车的纯利润,也就320元。而北京市出租车单车月成本是5279.85元,高于5175元的份子钱。但北京有双班运营,一平均下来可能一辆车挣个四五百块钱。

杭州收入锐减 出租车司机大量离职

10月10日,交通部对外发布了针对出租车行业和网络约车的两个征求意见稿,这意味着社会期待已久的出租车行业改革,或许即将在全国层面迎来实质性进展。而对于不少出租车从业者来说,改革或许也是让他们自己走出困境的一种方式。今年7月,我们的记者在杭州进行调查时发现,当地的出租车行业正因为收入下滑,而面临着多少年来前所未有的困境,并由此出现了一股司机离职潮。

卢和平是杭州一家民营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他们公司一共有127辆出租车。他告诉记者,尽管从今年六月份开始,他们和杭州多家出租车公司一样,把承包费,也就是“份子钱”从过去的每月7800元下调到了6500元,可依然没能阻止司机离职潮的出现。原有的318名司机,仅6、7两个月就有74人离职,超过了公司司机总数的23%。

杭州之江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卢和平:司机解聘,我们是每个月是逐月逐月在上升。

在采访中,卢和平多次接到公司司机打来诉苦的电话。就在他正试图说服一位司机再坚持几个月时,又一位前来退车的司机找到了他。理由也很简单,开出租不赚钱。

退车司机 陶慧钦:说句实话,驾驶员都要改行去了,做优步啊,滴滴啊,快车啊,这种情况现在很多,司机肯定是往好的地方走的。因为这里说句实话呢,第一它便宜,第二它比我们好。就是这个道理。

前来退车的陶慧钦是杭州本地人,开出租已经20多年了,据他说,早在今年初,他就已经入不敷出了,哪怕是每天开12个小时,也赚不出近8000元的“份子钱”。只是因为不想支付几万元的违约金,才一直坚持到现在。最近两个月活越来越少,他实在是无法承受了,所以最终决定放弃。

退车司机 陶慧钦:说句实在话,我们本意也不想退,现在合同没到,真的没办法,干不下去了。

记者:那就宁愿交违约金?

退车司机 陶慧钦:那肯定交违约金了,现在交了违约金,我是长痛不如短痛嘛。

面对决心已下的陶慧钦,卢和平没有说太多挽留的话,因为卢和平也很清楚陶慧钦他们的情况,据他们公司统计,仅今年6月,平均每辆出租车就比5月少拉近100单。

杭州之江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卢和平:对,他们不赚钱,现在因为什么,因为总体上我们这个客运量,逐日逐日地在减少。客运量,就客运量少了以后,就意味着我们驾驶员赚的钱就少了。所以说,我们以前每个驾驶员可以平均在6000块左右,从5月份开始,基本上下降了40%左右,3500,最多4000。

杭州租金大跌 私人出租车依然难觅司机

近几个月以来,杭州的出租车司机流失,不仅让很多出租车公司倍感压力,更让一些手中拥有出租车经营权证的个人投资者,也面临着招聘不到驾驶员的尴尬。

蒋幼华是杭州当地的一名出租车“牌照”投资者,早上9点,他来到市区的一个出租车司机服务点,希望为自己的那辆出租车招聘两名司机。尽管他已经把车辆租金从过去的每天350元降到了240元,可结果依然令人失望。

蒋幼华:师傅,我想招聘驾驶员,你这里有没有?

工作人员:招聘驾驶员的话,像现在这个时间的话,就是人比较少,比较缺。现在的话,驾驶员很多都转行当了已经是。都不想开车了已经。

蒋幼华:你跟他说一下,我是刚刚更新的,是一个新车。

工作人员:新车也是一样的,新车第一个,那现在的话,人少了,你100%的资源缺了,对不对?司机资源缺了,你这个东西时间自然就长,不管你新车还是旧车,驾驶员都难找。

2001年,蒋幼华花了38万元,从个人手上买下了现在这个出租车的经营权,从此过上了靠车牌吃租金的日子,但现在这种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其实,找不到驾驶员的车主远不只蒋幼华一个人。在这个服务点,蒋幼华就见到了几个和他有着同样遭遇的出租车车主,因为买入“车牌”时的成本都不低,这几名车主始终坚持租金不能低于每天230元左右,为此他们也都没能找到司机。

杭州出租车车主:我93年总共是投资了18万,就是搞了两次,93年的18万相当于,我认为相当于180万吧,是不是?

杭州出租车车主:我买过来是当时是97年,是23万7。

杭州出租车车主:2001年买的,花了接近40万,38万左右吧,接近40万块。

杭州出租车车主:2011年,我买来是74万。

车主们告诉记者,一个出租车经营权证,前几年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0万元以上。而现在,即使标价20万,也无人问津。找不到司机,这些车主们只能自己当司机,每天开几个小时,以减少损失。

记者:当时利润高吗?

杭州出租车车主:利润高,当时我白班的话,我包出去是250,晚班是180。一个月10000多块钱。那时候赚钱赚的多,是不是?现在基本上已经没利润了。而且经不起风险,如果出了个事情,我全部赔本。

杭州出租车车主:没人接牌,司机也招不到。承包人也没人包,我包给他们车子都要退回来。他们情愿违约金10000、20000。

记者:现在后悔了?

杭州出租车车主:后悔的药没地方买的。

记者:你们都后悔了,是吗?

杭州出租车车主:我给他,按照政府的给他钱,15%,他也不愿意,他还是要退车。

杭州份子钱普降 单车利润2000元变700元

不少出租车司机反映,他们之所以选择离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要缴纳的“份子钱”太高。但出租车公司方面却表示,其实现在企业从“份子钱”中所获取的利润也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已经从过去的几千元变成了目前的几百元。

杭州之江旅游汽车公司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报表,里面显示每台出租车每月的运营成本大约在6180元。这其中包括:车辆5年折旧2000元,经营权证费1400元,车辆商业保险1000元,司乘人员保险180元,贷款利息100元,再加上企业管理费1500元。这意味着,从今年6月起,每辆车的份子钱从7800元降到6500元之后,公司从每台车上获得的利润,也就从以前的近2000元下降到了320元。

杭州之江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卢和平:所以我们现在企业是不产生利润的,从六月份开始。

记者:完全不产生?

杭州之江旅游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卢和平:完全,基本上没有了。

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的统计也显示,杭州主城区76家企业的近9000辆出租车,平均每台每月的运营成本约为5970元,过去平均每辆车的“份子钱”为8000元时,企业利润普遍在2000元左右,而在“份子钱”普降1300元后,企业利润已大幅下滑至每车700元左右。尽管如此,相对于那些个人投资者而言,租车公司还算是好的,因为企业的“车牌”成本远比个人要低。过去,由于不少人认为拥有出租车经营权是件稳赚不赔的事情,因此纷纷花高价购买,导致出租车“车牌”价格不断飙升。如今市场低迷,这些高价“车牌”就成了个人投资者的沉重负担。

浙江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出租车处处长 肖敏:传统出租车,现在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因为这个对数量的管制,价格的管制,过严的管制,造成了经营权变成一种稀缺的资源,造成了经营权的炒作。

各地纷纷探索出租车行业改革

在交通部昨天发布的出租车行业改革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首先要减免的就是出租车的经营权证费用。出租车经营者不用再向地方政府缴纳经营权证费用,以减轻企业和出租车司机的负担。并要求经营权不得炒卖和擅自转让。而其实早在这之前,包括杭州在内的多个省市,就已经开始尝试对出租车行业进行改革了。

交通部的调研显示,目前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很多矛盾都是围绕经营权而产生的,其中出租汽车经营权期限不明、有偿使用和退出机制不健全等问题较为突出。

交通部运输服务司巡视员 徐亚华:现在一些城市都在实行有偿使用,但是有偿使用的结果就带来了经营权的私下交易和转让普遍存在,市场过度炒做,导致使用费畸高,增加了出租车经营者的负担。反过来这笔钱转嫁到了出租车驾驶员的头上,增加一线从业人员的负担,或者提高出租汽车运价来补偿,增加了乘客的负担。

为此,部分地方纷纷开始尝试进行改革。今年5月,义乌就出台方案,明确从2018年开始,有序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和出租汽车数量管控,实现出租汽车市场化资源配置,车费由市场定价。并通过摇号的方式招选出5位主发起人,设立了5家新出租车公司,引入民资参与竞争。同时,义乌还将在2016年全部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

随后广东下发通知,宣布自8月15日起对出租汽车承包经营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将由出租车司机和企业在合同中约定具体收费标准,不再实行政府指导价。

9月中旬,杭州市也出台了改革方案,主要包括两大内容:一是将目前杭州市产权不清晰的4000辆出租车的经营权,按照实际出资原则确权给个人。确权后的4000辆出租车将加入新成立的出租汽车服务管理公司,公司统一为出租汽车提供免费的管理和服务,不收“份子钱”。二是自2015年1月1号起,杭州市目前存量的10000辆出租车,将停止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实行经营权无偿有期限使用,每期6年。对此,交通部表示,各地在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等方面的探索,总体来说符合国家将要出台的改革政策,而国家也会在这方面进一步简政放权。

交通部运输服务司巡视员 徐亚华:首先要求各个地方取消有偿使用费,因为这一部分费用都是地方政府收的,这部分费用首先要减掉。对怎么来确定“份子钱”,我们在改革意见当中提出来,希望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汽车企业或者行业协会,由出租汽车的驾驶员和工会组织通过平等协商的方式合理确定“份子钱”,并且要根据经营成本的变化实行动态调整,通过多种渠道公开“份子钱”项目的构成、测算的方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wylgogogo 5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Windows 7 x64 Edition Windows 7 x64 Edition

    做个良性管理。完全没管理,也不好。不是不。

    湖南省衡阳市 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电信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