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浴血IPO员工心寒:空降高管摘桃

2014年7月4日,离迅雷纳斯达克上市已过去10天,但是去敲钟的高管团队还没有回到公司。

一迅雷员工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这几天工作都比较清闲,“大领导一直不见人,小leader在。”

高管迟迟未归,不知他们是否知晓网络上因迅雷上市而起的沸腾。

“中国最大资源区迅雷离线倒闭了,老板邹胜龙,带着他的3.5亿个种子逃跑了。”各大社交网络上,对迅雷此次上市的吐槽声此起彼伏,绵绵不断。不少迅雷会员吐槽迅雷离线下载的资源变少了,甚至原有的也无法下载,有会员表示要迅雷“退会员费”。

这是迅雷为了赴美上市的“革命成果”。

此番上市,迅雷付出了血的代价。

上市遭集体吐槽

与近日赴美上市的其他互联网公司相比,迅雷的上市颇不宁静。

社交媒体上,各种吐槽不断。且此次对迅雷的集体吐槽远远不止来自于会员,还有迅雷内部员工和不少互联网大V。

有迅雷员工表示,“迅雷上市最让人心寒的并不是员工没太多实际福利,而是一群去敲钟的老板们敲完后就一直逗留美国自己游玩,现在都还没回来和团队分享喜悦。”

据悉,此次跟随邹胜龙赴美敲钟的高管,包括联合创始人程浩、高级副总裁张玉波、高级副总裁於菲、副总裁魏永刚、副总裁李想、CFO武韬、COO黄芃、CTO吴疆等共有近二十人。

不少人在微博晒出机舱里携妻带子的全家福照片。

而针对这一群赴美敲钟的高管,迅雷内部员工似乎也颇有不满,“有些人没来多久就跑去敲钟,而有些人几乎从创业开始就跟着公司反倒没去,这真的有些让人心寒。”也有人表示,“敲钟的那些人里有几位是在迅雷呆过5年的?2011年IPO的那些人才有资格!”

据迅雷招股书披露,其2013年11月才招来的CFO武韬对迅雷拥有2.11美元/股的行权价,低于黄芃的2.40美元/股。

据悉,2011年迅雷上市未果之后,曾有过大量的人才流失。伴随着其时CFO邹钧离去的,还有不少中层产品经理陆续选择离开。当时市场普遍将此次人才流失归因为上市无望和公司愿景上。

但即便这次迅雷成功上市,对其中层员工来说,也并未是好消息。此前有员工认为迅雷给出的期权忽略了中层员工。迅雷是个以技术为支点的企业,创始人邹胜龙和程浩皆为技术出身。而对迅雷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最广大的技术中层员工。但对这些中层员工而言,分不到期权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迅雷一直以来无法集中业务也分散着企业的凝聚力。“你去看看迅雷的业务线吧,迄今为止互联网上的东西都去做,堪比腾讯的多样。”其内部人士说。甚至还有内部员工表示,“在迅雷几年,做的全是试错产品,做一个倒一个。”

迅雷管理层决策也遭到强烈质疑,早在上一波离职潮时就有人透露,“迅雷产品要瞒着邹胜龙才开发成功。”据该接近迅雷高层的人士透露,“迅雷公司上下有个不成文的内幕,就是做产品时候,需要瞒着邹胜龙,下面的人悄悄去做,做到一定程度,再跟邹胜龙说,否则,让邹胜龙知道了,他就会开始对设想中的产品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让项目组的人员应接不暇。迅雷看看就是瞒着邹胜龙给开发出来的。”

迅雷一直以来的管理风格和决策造成了中层技术人员的不稳定,而这次上市引起的集体吐槽无疑将矛盾更直接地暴露在了大众面前。

而摆在迅雷面前更加严峻的问题是,在内忧无法解决的同时,仍有外患——腾讯,在伺机而动。

迅雷一名技术人员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互联网公司本来流动性就大,而迅雷大部分员工都往腾讯跳,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据悉,在深圳,迅雷总部与腾讯大厦对街而立。虽然腾讯已将对着迅雷的侧门封闭起来,但在挖人方面,腾讯的大门一向为迅雷的员工敞开。腾讯的挖墙脚动作早几年就已经开始了,据知情人士透露,“腾讯对于挖过去的迅雷技术人员,工资基本上上升50%-100%,同时对于放弃迅雷期权的员工会有补偿。”

而在这次集体吐槽中,有迅雷员工失望地说,“伤透了,离开吧,隔壁待遇好很多。”

代价惨痛

据悉,虽然上市后高管在美国“流连忘返”,但敲钟当日,邹胜龙并未表现出有多开心。除了背后大股东雷军在微博上庆祝外,迅雷赴美高管均未在各自的微博上发声。

与其他赴美上市的公司不同,迅雷的上空,一层阴霾。此次上市,代价太大。

在迅雷上市前夕,其一内部员工就表示担忧,“以迅雷的业务并不适合上市,它的收益实质上是灰色收入,却到一个无比规范的市场募集资金,这不太科学。”

确实,为了赴美上市,迅雷先“革”了自己的“命”。

要让美国市场接受,迅雷首先要解决的是版权问题。上市前夕,迅雷与美国电影协会签署协议,承诺加大对正版内容的保护,禁止用户非法下载该协会会员单位的电影及电视节目。为了确保正版,迅雷还准备建立一个内容识别技术系统。如此一来,网络上的大部分影视资源,均会遭到迅雷封杀。据悉,迅雷甚至还清理了用户存储在云端的部分资源。

而这些被封杀的“灰色资源”,正好是迅雷付费用户“买单”的原因。于是,迅雷会员开始反击,各种吐槽并要求迅雷退会员费。

会员费收入,也就是上述迅雷内部员工所说的“灰色收入”,恰好是迅雷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据迅雷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会员费2013年收入8673万美元,占总营业收入的48.1%,今年第一季度,这一占比已经飙升至60.3%。

随着迅雷“革命”的深入,其对于网民来说已不再有多大吸引力,会员数量势必会减少。这是迅雷赴美的代价。

截至7月3日,迅雷股价为14.55美元,总市值10.1亿美元。“10亿”这个数字在不少人眼中是憋屈的。

2011年迅雷首次冲击IPO时,其估值曾一度达到20亿美元,后因“中概股风波”估值一再下滑打破了迅雷的底线,才无奈暂缓。而如今成功上市后,估值也仅10亿美元仍不理想

此外,迅雷在此番上市前已进行过5轮融资,吸纳了IDG、晨兴创投、富达亚洲、春华资本等众多投资机构,总融资规模超过5亿美元。其中单是今年4月的融资就有3.1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市后10亿美元的市值确实憋屈。

而且,最新一轮融资中,小米和金山的进入,让迅雷瞬间变了“东家”,成为雷军系一员。迅雷董事会也被雷军系占去3个席位。

无奈为了上市付出太多,上市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迅雷浴血IPO员工心寒:空降高管摘桃的照片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Flhawker 3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我发现哪里都有汪洋,何许人也。。

    北京市 北京电信互联网数据中心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