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代聊”内幕:盗取QQ号拉皮条

QQ账号被盗,是件令人头痛的事情。过去,不法分子一般会利用被盗账号搞搞借钱之类的诈骗。可现在不同了,要是你的账号落在了所谓的网络“代聊”手中,那很可能会被对方当成发布色情违法信息的工具,并在一众好友异样的眼神中“大丢脸面”。

近日,在杭州某单位上班的小胡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

小胡“囧事”

好友意味深长地问:你改行了?

在杭州上班的小伙子小胡,一直说自己是正经人。

可3月10日那个星期一,他连续接到了不少朋友打来的电话,各个都用意味深长的口气询问他:是不是改行了?

当然,不是人人都很直接,直到第三个电话,他才弄明白怎么回事。

“你怎么变得这么重口味了,那么露骨的小姐照片也挂在QQ空间里,还留有手机号码。话说你是不是改行拉皮条了……”

小胡一阵无语——原来,自己的QQ被盗了,QQ空间也被不法分子“充分利用”。

因为前一个周末他刚好有事出去玩,没空登录QQ,直到周一才发现了这回事。经过向腾讯公司申诉,小胡的QQ号码在两天后顺利找回。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账号被盗的短短几天里,他的账号通过买卖落到了网络“代聊”王某的手中。而王某利用他的账号发布招嫖信息,已经做成了十多笔生意了。

而就在这十多笔生意中,其中一次买卖,是在嘉兴海宁当地的宾馆完成的。

根据早已掌握的线索,3月12号晚上,海宁警方将这次买卖中的失足妇女黄某和嫖客小王抓获。

他的QQ,被“代聊”用来拉皮条

在两人交代双方交易过程时,一批隐藏在网络后的“代聊”人员浮出了水面。

“之前我并没有和客人联系过,是有人向我提供了信息。其实我也不知道向我提供信息的人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我们都是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的。”黄某说。

而小王是这么说的。

3月12日,他正无聊地在QQ上寻找朋友聊天,忽然一个陌生网友发来一张露骨的性感照片,还有联络方式。

对方第一句话就充满挑逗性:“哥,寂寞不,看看我的照片就不寂寞了。”

小王哪里受得了,马上和对方联系,对方也殷勤地向他推销所谓的“服务”。很快,两人谈好价钱,准备交易。

可是,当黄某来到小王面前时,小王才发现面前的人明显货不对板,但也没其他解决方式了,最后就“将就”了。

小王可能不知道,他看到的QQ空间里的靓照,其实就是随便一搜就有很多的网络美女图片。

而之前和他聊天时千娇百媚的靓妹,其实只是负责在网上寻找客人的“代聊”。而且,这还是个男人……

揭秘“代聊”

“代聊”网上寻找客源,“老鸨”线下组织交易

把事情摸了一边后,海宁警方发现案件比预想的要复杂得多。

这是一个成员众多但相对松散的犯罪团伙。主要组成人员,除了组织者、失足妇女外,还有和他们联系紧密又相对独立的“代聊”人员。

其中“代聊”人员主要是通过从网上购买被盗取的活跃QQ账号以及微信、陌陌等新型聊天工具账号发布招嫖信息,等有男子上钩后,再联系组织者安排交易

因为其不受地域、场所限制,又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络覆盖广、可远程操控的特点,这个团伙人员众多,跨多省作案,组织复杂,成员之间互不见面,经常变换场地和手机号码。

为了顺利破案,嘉兴及海宁警方共同组成专案组开展了侦查。

而案件的突破口,就是黄某的老板郭某(25岁,湖州南浔人)。此人主要在海宁、上海、杭州等地流窜,非常狡猾。

黄某失去联系的第二天,他就更换了手机号码。

不过为了利益,他仍在海盐、桐乡等地作案。

3月18日,以为过了风头的郭某再次来到海宁市区,被等候的警方抓获,郭某也供出了自己相对熟悉的5名团伙成员。

而根据郭某的交代,“代聊”业的轮廓更加清晰。

“去年10月份,我在QQ上认识了网络代聊王某,他说可以帮我介绍客人,然后我组织小姐交易收取嫖资就行了。我开始还不怎么相信,他先给我介绍了两个客人,然后我试试还可以,就慢慢跟他合作了。他负责联系客人并谈好价钱,然后我组织小姐交易收钱。交易主要在宾馆和小姐的出租房进行,有时候也提供上门服务。”郭某说。

虽然已经合作快半年了,但郭某咬定,自己真没见过这个“代聊”王某,“我们每次都是通过网上联系,钱通过银行打给他的。”

狡猾的“代聊”,每隔两三个月换个手机号码

“代聊”,这倒是个新鲜东西。

专案组随后把主要精力花在了已知的“代聊”人员王某身上。

不过,王某也算是够谨慎的,每次在一个地方停留一个周左右就会变换地方,而使用的手机和号码每隔两三个月就换一次。

在警方行动前,就发现王某先在上海呆了10天后,又飞到西宁停留了一周时间,接着又折返重庆落脚。

为了核实对方的信息,专案组也是十余个省市来回跑,好在关于“代聊”王某的情况总算有了眉目,同时还核实到了数百起卖淫嫖娼行为。

随后的抓捕同样地域广大,警方在辽宁大连、内蒙古赤峰、江西等地,陆续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余人。

4月20日,被作为突破口的王某等3名网络“代聊”犯罪嫌疑人在湖北荆州落网。

6月11日,专案组在湖北荆州市、重庆巫山县、广东惠州市进行第二次统一收网行动,又抓获了安某等犯罪嫌疑人11名。

截至7月13日,警方共抓获97名违法犯罪嫌疑人,其中31人被追究刑事责任,66名接受治安处罚。

这起案子,是近年来浙江破获的涉及省市和打击人数最多的组织卖淫嫖娼案件之一。由于涉案人员众多,案情复杂,此案还在进一步审查当中。

“代聊”公司生意红火,每人操控几部手机上百个账号

这里再来说说3月12日因嫖娼被抓获的小王。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和他在网上暧昧聊天的其实不是失足妇女小黄,而是王某,一个实打实的汉子.......

王某等“代聊”的工作“标配”,就是几台笔记本电脑,轮流操控的上百个聊天软件账号,再加上七八部手机和一个账本。

警方抓捕王某等人时,他们电脑上的QQ正人头跳动,几名“代聊”还在谈生意。

“我在××市,有没有小妹啊?”“小妹多的是,服务好,价格公道……”

王某共有5名同事,有男有女,还有个共同的老板丁某,但他们之间都以代号相称,从不打听各自姓名。

而在丁某的考核本上,记录着每天每个“代聊”联系的嫖客数量。

一般一次400元的交易,丁某抽取150元,组织卖淫人员抽取100元,剩下150元给小姐。

而丁某的这150元扣除成本开销,再分给“代聊”人员三四十元。

不过因为丁某路子足,联系的组织卖淫人员分布在浙江、上海、青海、广东、重庆、湖北等多个省份,他们不愁没生意。

基本上,几名“代聊”的月薪维持在5000元以上,多的时候能有万把块。

但丁某也有自己的烦恼。

“本子上有记录的都是交易成功的,难得有个把没成,我心里都有数的。我每天都要记账,每天都要买微信、QQ、陌陌账号,这些账号用不了几天要么被原来的主人找回去了,要么就是被腾讯公司封掉了,所以我必须不断在淘宝上购买,每天要花掉四五百块钱买账号。”

海宁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黄健中说:“像这样以网络聊天工具为媒介,‘代聊’、‘鸡头’、失足女三方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卖淫,还有为‘代聊’人员提供QQ等号码的盗号违法犯罪人员,形成了一个依赖犯罪生存的利益群体,使得涉黄犯罪成为了一个犯罪产业,也让打击难度更大。”

揭“代聊”内幕:盗取QQ号拉皮条的照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4   其中:访客  4   博主  0

  1. 龙腾万里丶 3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没事,无所谓

    福建省龙岩市 电信
  2. 日月潭 3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怪不得好多同学的QQ妙明奇妙的发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现在只要看到就知道号码被盗。不知道他们怎么盗的

    湖北省武汉市 电信
  3. 逝去梦童年 3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没事,我的QQ还是比较安全的

    山东省潍坊市 电信
  4. 喜欢的歌。静静地听 3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这也忒。。。以后要经常改密码了

    山西省晋城市 电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