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

去年9月,罗振宇在《势能创造》深圳站的演讲中,有一点令邦哥好奇且印象深刻,就是下面这张映客分布图。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东北三省高居前三名,总占比高达30.1%。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1

毫无疑问,东北主播已经成功占领了直播主战场,此外,2016年微博“超级红人节”票选出的十大网络主播中,有6个是东北人。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2

在明星领域,东北主播更是段位颇高,赵本山曾在微博多次为女儿在映客参加的直播选拔比赛拉票,其旗下的“赵家班”也在各个直播平台里非常活跃。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3

今年春节刚开班,公众号“三声”一篇《过年在农村待了5天,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快手能横扫4亿中国人》的稿子推出后迅速获得10W+阅读量。

那么问题来了,东北主播为何能驰骋直播平台?一些你认为完全脱离了高雅的表演,为何能做到惊人的月入30万?

为什么是东北?

再说三声的那篇文章,作者主要以各类东北主播为主人公,讲述了自己从年前到年后,连续一周置身于农村快手真正的垂直用户中,终于理解了快手典型用户对这个直播产品的喜爱。

文中称,东北人统治快手并非传闻,快手红人榜上排名靠前的大网红从第一名MC天佑到第二十名浪子吴迪,超过一半都是东北人。当屏幕逐渐成为乡镇群众的主流娱乐活动后,夹杂着审丑和软色情走乡窜镇的表演渐渐淡出生活成为记忆,快手只是让它们重焕生机。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4

“带着这个逻辑再度观察快手热门上受欢迎的几类内容,似乎所有外界认为 低俗 的内容都无非是当年备受欢迎的二人转、二人台和各种逢年过节赶集看到的杂耍的升级版,这些内容本身就是快手所聚焦的人群最喜闻乐见的内容,通过无数快手用户的双击证明了他们延续了这么多年持久不衰的魅力。”

这就阐述出了东北主播成为直播主力的第一大原因:文化输出和共享的隐形需求。新媒体环境下网民的内容偏好发生转变。一方面草根在综艺节目、社交媒体等平台不断崛起,网民对草根网红的喜爱程度有赶超明星之势;另一方面,网民对地方特色文化的关注空前高涨,方言版热门歌曲、脱口秀、改编电视配音层出不穷。

1、从语言风格来看,东北主播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东北味早已渗透大江南北,深入人心。比如“哎呀妈呀”“唠嗑”“你瞅啥”等类似的方言,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口头禅。

有调查显示,东北主播的爽朗、率真、能说会道、表现力强等特点,是他们能够迅速成为直播圈最受欢迎的主播群体的原因。

尤其是赵本山、小沈阳等人声名远播,东北口味的方言辨识度大大提高。此外,东北方言不仅通俗易懂,还兼具亲和力、趣味性、幽默性。往往一个来回的对话,就能让人倍感亲切,笑颜逐开。

这也是为什么,《乡村爱情9》正月初五在腾讯视频上线后仅仅22个小时,播放量就突破2亿次。观众笑称,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部《乡村爱情》解决不了的。他们享受于此,并声称这部剧展现了整个中国社会,“再没有其他电视剧这样生动的展现出了当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磁力场......谁能描摹出农村,谁就展现了中国,《乡村爱情》居然做到了。”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5

今年1月24日凌晨,赵本山在弟子文静的直播间里,唱了一曲《月牙儿》后,和于利网络连线,并在22万网友面前开始聊天。

随着赵本山自己也尝试直播,并因此带来的巨大流量后,本山传媒也终于决定踏入这个领域。于是,网络直播世界里,一个新的公会成立了——“刘老根”公会。

据中国青年网统计,截止到2016年10月3日,本山传媒旗下超过80%的艺人已经开通了直播,主要集中在YY语音、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台。而“刘老根”公会也在不断招收新主播,以签约抱团的形式进入直播的艺人,其中部分主播还附带“赵本山徒弟”的符号,无疑会给东北直播行业带来大量人气。

2、从外貌来看,东北主播如此流行也正应了映客的那句广告词:“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哈尔滨连续三年稳居中国十大美女城市榜首、大连也是国内美女知名产地,而在这两地之外长春、长白山、沈阳等城市也多出美女,东北美女的显著特点是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曲线动人,大多是大眼睛高鼻梁,非常适合直播镜头。

像花椒的“小姨子”、yy的“社会你球姐”、映客的“秋秋不是球球”等东北网红颜值都还不错。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6

3、从内容来看,东北人一般都多才多艺,嘴上能聊,手上能演、脚下还能跳,如二人转。二人转基本要求会唱会讲笑话,还要一个人完成,这与直播的及时性、幽默性很类似。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刘藩曾说,“过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 ,东北地区的多数人比其他地方的人会表演。”

除此之外,“喊麦”的表演形式也特别受到观众的喜爱。“喊麦是指用说唱的形式表演,歌词简单押韵,节奏性较强,特别适合小范围表演。

相对于会玩、放得开的东北主播,南方的主播则相对温柔婉约。比如有的主播在直播间跳芭蕾、化妆等,可想而知,难以充分调动观众的情绪,更难激发观众的随机性打赏行为。

综上,东北文化因自身的显著特点具有较广泛的群众基础,而文化本身也有一种输出的逻辑,输出与共享之间有一种“合谋”,因此直播平台的井喷发展为东北文化交流打开一扇全新大门。

东北直播发展迅猛的另一大原因,是东北经济与年轻人的生存状况。作为曾经的国内工业重镇,从2016年第二季度的GDP统计数据中可以发现,辽宁、黑龙江的增长率又出现在末尾,其中辽宁是唯一的负增长省份。尽管直播网红在东北的兴起,与日渐衰退的东北经济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却意外为苦闷的东北青年创造了机遇,主播成为年轻人的理想工作之一。

2016年4月25日,李克强总理在成都考察中,听完易直播CEO陈建文关于直播技术的汇报后,表示“这个可以是一个大事情”,被多家媒体解读为直播的兴起对就业和创业会产生较大影响。同时多家媒体报道“网络直播推动分享经济全民化”,直播或成为网约车之后又一个分享经济的成功案例。

在这种状况下,主播对东北年轻人来说,成为一个就业门槛低、工作时间自由、全面释放个性、内容创新性强且收入相对较高的理想型职业。网民@老w乱弹 认为:“自己玩的很happy的同时又能挣到大把的钱,这应该就是年轻人理想的模式吧。”

媒体文章《一半都是东北人?为什么中国网红的半壁江山都被她们占据了?》中透露,目前东北人均可用工资不足3000,而绝大多数直播平台的主播月收入人均至少在5000元以上。搜狐公众平台文章显示新主播月收入约2万,中等主播月收入可达30万。对于失业率不断上涨、人口外流严重的东北三省来说,直播或许是可以抓住的一棵稻草。不少东北年轻人以主播作为全职工作,一天工作8小时甚至更久。在直播打赏之外,一些主播也在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例如承接一些企业客户的商业推广以及与电商、在线教育等垂直领域结合等。

最后,随着东北网红经济的兴起,经纪公司连接主播与直播平台,在资本的加持下,逐渐形成一条完整的网红经济产业链。传统师徒传授关系也映射到直播间。知友“米可直播咖”曾在知乎表示,东北人非常讲义气,一人在直播行业混得风生水起,便会呼吁身边的小伙伴纷纷加入,尤其是部分入行较早的主播,在业内具有一定的口碑和影响力后,便会以自身经历带领其他人加入。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

东北直播都在播什么?

上面有很多很恶心的内容你知道么?除去生吃病猪、鞭炮炸裆等让人匪夷所思的自虐视频外,还能看到一个女人吃一盆辣条的壮举,在这种视频下大部分评论是质疑女主播是否是真吃,而不是觉得这样吃东西的方式过于奇葩。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7

2016年11月19日早晨,黑龙江省虎林市飘着大雪,这是虎林今年以来第二场大雪。网络主播周前佰在白雪皑皑的大街上拍摄,觉得“与自己气质相符”,他在直播平台上取了个名字叫周太子,周前佰积累了近三万粉丝,这在县级市虎林算是小有名气的网红。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8

在直播中,铁蛋喜欢和粉丝们聊天,浓重的东北口音,不时爆出粗口,大大咧咧的盘在火炕上,喝着酒,吃着东北菜。在粉丝群里的粉丝们大都因此而成为他的粉,“很淳朴,不做作,看他们直播,心里感觉很平静。”新年过后,铁蛋的脸上漏出发自内心的笑容,“现在很多村民都很羡慕我,他们过年在家闲着,不挣钱,我照常挣钱,那些说我 不务正业 的,都是 羡慕、嫉妒、恨 。”

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 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的照片 - 9

19岁的高三留级生祁鲁,与朋友合买了一台二手组装电脑,白天趴在课桌上睡得天昏地暗,晚上伴着小区老房子里的微光直播到深夜。他并不知道,每天午夜的东北三省,这样的微光数以万计。一名观众曾经在看直播时对祁鲁直接发问:你们娘娘腔、扮残疾人、表演三俗节目,把东北人的形象都抹黑了,难道不亏心吗?祁鲁一脸茫然又不敢回击,仔细一想,也是有道理。直播们看似成功的背后,其实很多把良心都出卖了。

“体验户外活动宋哥”是黑龙江鸡西人,真名宋国栋,与妻子在家做直播,“醉生梦死就是喝”、“东北赶大集”,同样的东北生活直播,同样的吃喝、调侃。“宣传东北文化,让全中国了解中国。”这是宋哥直播的理念,其实他知道,直播与口号都是借口,他只是想挣钱养家糊口。

靠这些内容红起来的这些东北网红还能红多久?

文章开头提到的罗振宇的演讲中,他发明了一个国民总时间(GNT,Gross National Time)的概念。他认为,在未来,中国的网民总数上涨空间不大,日均上网时间也不会有太大变化了(除非技术有革命性突破)。因此他推断,直播这种陪伴类的服务,需要大量消耗互联网用户时间,最多的用户来自东三省,而上海排在最后一位。这说明,它不是为消费升级服务的,如果未来它产品形态不变,按照GNT的概念,罗振宇不看好它的前途。

有意思的是,快手的“非主流”恰恰是由于定位于服务中国最主流人群。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我国大专以上人口仅占人口的8.7%,也就是说全国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人占九成以上,但过往的社交平台很少有垂直于这一部分人群。就像豆瓣知乎B站这些带有鲜明用户气质的平台一样,快手用户也很快形成了自己的圈子,并在这个圈子里找到了存在感和展现自己的途径,不管这种途径是吃辣条还是喊麦,只要有人捧场,就会乐此不疲地坚持下去。

就像你无法理解上一辈人在朋友圈里转发各种养生文和鸡汤一样,我们也无法理解同辈甚至更年轻的人们使用直播,并对里面低俗甚至残忍的内容发笑。但是他们可能同样理解不了我们,认为我们喜欢的内容装逼或无趣。不过是志趣不相投,权当是我爱三国你爱红楼吧,我们该放下偏见。

原标题:进击的东北网红:月入30万!你能说它是低俗的“底层狂欢”吗?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