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三星Note7危机说明韩国经济陷入创新窘境

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撰文,探究了三星Note7自燃危机的深层次原因。文章指出,与韩国所有大公司一样,三星自上而下的企业文化不利于技术创新,掩盖了许多潜藏的问题,但这些问题一旦爆发,就是灾难性的,Note7自燃危机就是一个典型例证。除了在商业上麻烦缠身,三星还卷入朴槿惠“闺蜜干政”丑闻。然而,政府与企业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不是三星身上独有的特征,而是韩国企业界普遍存在的现象,如何扫去政治和商业上的双重危机阴霾,将是三星未来一段时间内面临的艰巨任务。

纽约时报:三星Note7危机说明韩国经济陷入创新窘境的照片

三星电子移动业务负责人高东真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三星今天举行发布会,当着全世界网民的面,披露了Galaxy Note7智能手机如何从尖端技术变成代价高昂的燃损事件的细节。但对于许多批评者来说,本次发布会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三星始终没有说明,作为一家技术如此先进的科技巨头、韩国强大工业实力的象征,它是如何让Note7燃损事件发生的。

企业文化抑制技术创新

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终要归咎于一些严重的缺陷,三星前雇员、供应商以及观察家都认为,正是这些缺陷导致Note7燃损事件的发生。他们指出,与整个韩国社会一样,三星孕育了一种自上而下、固步自封的企业文化,这种文化不仅不利于产品创新,还掩盖了不断恶化的危机。

对于批评者来说,这些问题还通过另一个层面暴露出来——政治。三星已卷入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干政”丑闻。他们表示,这次丑闻充分说明了一种等级森严的文化,这种文化可以令创造力慢慢消失,使得家族企业帝国不会面临问责和竞争的威胁。

国立首尔大学经济学教授朴尚仁(Park Sang-in)表示:“整个韩国经济已经到达了某种极限。”他认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暧昧关系正在抑制韩国的技术创新。

朴尚仁提到了韩国法院上周作出的拒绝批捕李在镕(Jay Y. Lee)的决定。此前,韩国检察官指控李在镕卷入与朴槿惠“闺蜜干政”丑闻有关的贿赂案,寻求法院签发逮捕令。过去十年间,韩国多家大财阀的高管在被控有罪后遭到赦免,或者是缓期执行,这其中就包括李在镕的父亲。

三星此前辩称,李在镕并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近年来,多位企业高管表示,李在镕一直在努力放宽对自上而下的企业文化的限制。在他的领导下,三星开始发动一场消除员工监督者的运动,这些管理人员往往言辞激烈、粗暴,但在韩国企业界十分普遍。按照三星高管们的描述,李在镕彬彬有礼,颇具亲和力,鼓励员工在公司内部交流中多用英语。

尽管三星在讨论Note7燃损事件的发布会上,并未直接谈到企业文化,但它的确因这一事件向公众表示道歉,并且承诺将采取一系列措施,避免类似问题的发生,比如组建一个由电池技术专家组成的委员会。

三星电子移动业务负责人高东真(D.J. Koh)周一在发布会上说:“为了追求创新设计,我们在Galaxy Note7电池上提出了一些目标。对于电池在设计与制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们未能在Note7上市之前发现并予以证实,对此我们感到非常痛心和抱歉。”

等级森严的“三星共和国”

过去十年间,三星和整个韩国被普遍看作是具有远见卓识和强大技术能力的企业或国家的典范。在亚洲,台湾和日本的经济增长陷入停滞,曾经引领世界潮流的电子厂商开始走下坡路,但韩国却被看作是一个例外。

三星的公司规模过于庞大,同时又极具影响力,有些人因此对韩国人将自己的国家称作“三星共和国”感到很担心。三星的产值占到韩国出口额的20%,该公司在成功道路上遭受的任何打击,都让外界对韩国整个经济的健康状况充满担忧。

然而,同韩国其他所有企业一样,三星也在逐渐调整企业文化,近年来,三星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力图彻底改变僵化死板、自上而下的管理体制。一些前员工透露,三星工程师和中层管理人员以前很少被允许参与由高层管理人员提出的管理目标。

2014年,李在镕的父亲、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Lee Kun-hee)因中风陷入昏迷,三星面临的压力进一步增加。一位美国工程师曾与三星供应商在多个项目上有过合作,其中就包括Note7。据此人讲,三星“不问问题”的企业文化在近几年变得更加不可动摇。

三星前员工Kim Jin-baek说:“在三星的企业文化笼罩下,管理者时刻感受到压力,他们必须用短期成绩证明自己。高层管理人员的日子同样不好过,他们担心自己无法完成目标,最终失去工作,甚至是在他们很清楚目标可以轻松实现的情况下。”他在2010年离开三星,成为韩国中央大学商学院教授。

将技术能力再度推向极限

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三星高管称,随着Note7的推出,三星将商业模式和技术能力再次推向极限。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苹果的追随者和模仿者,三星抢在iPhone 7之前推出了Note7。与此同时,为了消除华为和小米等中国手机厂商的竞争威胁,三星在Note7上面集成了许多新功能,比如防水技术以及提升安全性的虹膜扫描功能。

然而专家表示,在电池设计上的激进举措更有可能带来问题。为了让电池更薄、功能更强,三星在Note7电池中采用极薄的分离器。作为对电池中负电极和正电极进行隔离的重要部件,分离器一旦出现故障或是存在瑕疵,就会导致起火自燃。

在Note7电池起火自燃发生后,三星曾联系安全公司UL调查此事。该公司表示,由于电池的分离器太薄,因此无法对设计瑕疵提供足够的保护。它还宣称,一旦Note7电池出现问题,电池的高能量密度会增加问题的严重性。

批评者表示,三星坚持在速度和内部设计上向竞争对手施加压力,这充分说明该公司难以进行真正的技术创新,提出新的创意。为了弥补这种缺陷,三星专注于实现电池等元件性能的最大化。批评者指出,这种曾让三星成功追赶上苹果等竞争对手的理念,如今已不再像以前那样无往不胜。

韩国其他经济部门也面临相同的压力。由于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高速互联网和创造性移动应用等新事物曾被看作是韩国远见卓识的象征,但如今它们的发展也陷入停滞。尽管这种趋势帮助创建了一个个新的企业,但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却认为,这种策略也让创业公司无力挑战韩国最大的一些企业。

国立首尔大学教授朴尚仁说:“政府正试图从中选出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但是,政府本不应该这样做,他们应该让某个人来取得堪比史蒂夫•乔布斯的成就。”

监管形同虚设酿成恶果

韩国风险投资人、风投基金500 Startups合伙人蒂姆•蔡(Tim Chae)就以一个名为“TIPS”的政府项目为例,说明这种不正常现象。TIPS项目旨在向创业公司提供发展资金,但若想获得这笔资助,创业公司必须遵守几项规定,比如资金仅能用于向某些岗位的员工支付工资,比如工程师,但销售人员不包括在内。

蒂姆•蔡承认政府应该对纳税者的钱精打细算,但他认为政府应该给予企业更多的自由度:“只要给了他们这笔钱,就要相信他们可以用在正地方。”蒂姆•蔡还强调了其他一些问题。韩国最有才华的一些人才都挤破脑袋,想进三星这样的大企业。他们必须适应那里的企业文化,长此以往,他们更不愿意到别的公司工作,也很难形成自主创业的心态。

三星乃至韩国盛行的自上而下的文化,揭示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似乎也与三星卷入贿赂丑闻的指控有关:即如果韩国监管部门对它的态度更严厉一些,三星的状况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糕?

去年10月份,在三星的要求下,韩国产业技术检测院(Korea Testing Laboratory)对Note7起火自燃的原因进行了调查。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该部门就发布了一份报告,称起火自燃缘于“外部冲击”。韩国产业技术检测院负责人Lee Won-bok如今对那一决定感到很后悔,称当时是“操之过急”。

韩国反对派议员禹元植(Woo Won-Shik)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他们进行了测试,得出了一个三星想要的结论。这种‘三星共和国’现象确实伤害了韩国企业的国际信誉。”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