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被撤招商困难 互联网脱口秀还能打开局面吗

12月18日,高晓松在微博上宣布《晓松奇谈》最后一期录制结束,并盘点了自己两档脱口秀节目的成绩:“两年七个月被看了九亿多次。加上《晓说》的六亿五千万次播放,相当于被全国人民每人瞅过一眼。”

节目被撤招商困难 互联网脱口秀还能打开局面吗的照片 - 1

12月30日,高晓松的《晓松奇谈》将会播出最后一期。

脱口秀市场近来颇不平静。11月30日,配合《间谍同盟》宣传的《金星秀》节目(主演布拉德·皮特作为嘉宾)本应该在这档国内热播的脱口秀上跟中国观众见面,但是最终因为个中原因没有播出。

无论是高晓松两档脱口秀节目超过十五亿的播放,还是国际一线明星的中国综艺首秀放在了一档脱口秀上,都反映了脱口秀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追捧。

小娱通过调查发现,这两年,不管是卫视综艺还是网综,脱口秀确实呈现全面爆发的状态,各大卫视每年的新节目单上都有《XX秀》这一类节目试水,即使一些三线卫视也不在乎如是;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播且稳定播出超过1季的网络脱口秀中,爱奇艺超过11档,搜狐视频超过7档,腾讯视频超过7档,优酷超过5档。

节目被撤招商困难 互联网脱口秀还能打开局面吗的照片 - 2

脱口秀看上去迎来了自己的一个春天,但是表面上的热度并不会减轻中式脱口秀所遇到的苦楚。例如王思聪投资的《吐槽大会》因为尺度而下架,即便这在国外已经玩了很多年。另外,脱口秀目前仍然是一个很新的市场,很多节目都受到广告上的冷遇,即使是《金星秀》,都曾面临着招商困难的情况。

节目被撤、招商困难与新节目全面爆发并行,脱口秀迎来的是爆发将至的春天还是大规模赴死的凛冽寒冬?

《晓松奇谈》下线,但是脱口秀节目一大波要上马

高晓松一直称自己为一个门客,而真正把其门客的身份彰显到极致就是他的脱口秀。无论是之前的《晓说》还是刚刚结束的《晓松奇谈》都让高晓松找到了一种跟自己以及跟观众相处的舒服姿势。

2012年,醉驾事件之后的高晓松一度很迷茫,时任优酷土豆内容负责人李黎与高晓松多次沟通后,决定给高晓松做一档他自己的脱口秀《晓说》,并确立了这档脱口秀的特质:“第一,跨文化,在中美之间都有生活经历;第二,娱乐化,能把复杂的问题做浅显直白的表达。”该节目一上线播放量就突破100万,第一季结束后播放量突破一个亿。

当高晓松与优酷的合约到期之后,“‘争夺”高晓松的平台就高达5家,高晓松在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称,有三家大视频网站,两家巨型上市传媒公司。后来,高晓松选择了自己清华校友龚宇的爱奇艺。而在爱奇艺这档名为《晓松奇谈》的脱口秀跟之前的《晓说》风格差异不大,高晓松一个人就给爱奇艺带来了九亿的流量。

据传,爱奇艺为了签下高晓松签约费过亿,后来被高晓松否认。另外,之前《晓说》的赞助商之一英菲尼迪也跟着高晓松来到了爱奇艺,成为了《晓松奇谈》的首席赞助商。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能表现市场对于这档脱口秀的认可程度。

高晓松此次在微博上宣布《晓松奇谈》最后一期录制结束,但还不忘加一句:“至于下个摊子支在哪里?大伙有啥好建议没?”微博下面很多网友留言,很多都呼唤高晓松重新出来开一档新的脱口秀。

“脱口秀的定义其实非常广泛,从主持人来看包括单口、群口,从形式来看包括演讲、访谈等等,不一而足。”曾担任过《吐槽大会》等脱口秀编剧、目前主营单口喜剧线下表演的石老板告诉小娱。

确实,如果追根溯源,视频网站和网综崛起之前,观众早已在卫视上看了不少老牌脱口秀。《越策越开心》、《天天向上》、《超级访问》、《壹周立波秀》等都曾是盛极一时的脱口秀节目。

节目被撤招商困难 互联网脱口秀还能打开局面吗的照片 - 3

不过,由于发展时日尚短,目前国内还没有一档超过10年的真正常青脱口秀,而真正喜欢脱口秀的观众聊起脱口秀时,主要还是指代美国的例如《大卫·莱特曼深夜秀》等等。这些脱口秀节目已经稳定航行超过50年,成为一种风靡全世界的通俗文化,在每次总统大选时则倍加炙手可热,成为重要助推器之一。甚至美国总统本身都会登上脱口秀来表明自己的立场和亲和力。

而随着高晓松开拓互联网脱口秀之后,越来越多的脱口秀节目受到了中国观众的关注,这种形式的节目似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但在春天的背后,其实很多脱口秀节目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过。

脱口秀的阵痛:《金星秀》差点“裸奔”,《梁欢秀》直接“裸奔”

虽然脱口秀数量在增长,但是发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甚至是很多头部脱口秀都曾经在广告主那里受到冷遇。

“《金星秀》第一季原本差点裸奔的,开播前一周才找到了超能冠名。所以你看第一期是没有赞助的。”《金星秀》执行制片人李建中告诉小娱。根据他的回忆,《金星秀》曾经经历过一段比较困难的时期。李建中说,在2011~2012年时,灿星曾经制作过一档名为《金星撞火星》的节目作为试水,但是节目效果不尽如人意。

到2013年,金星与灿星再次合计,决定要做《金星秀》,然而2013年底就录好了几期备片的灿星,却在卖片上犯了难。整个2014年,灿星都在奔走于与各大卫视的接触中。

“各大卫视都跟我们说很想跟灿星合作像《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真人秀节目,其实就是在婉拒我们做脱口秀。他们不看好这个形式,当时国内还没有太成功的例子。”李建中说。

而且,由于拖的时间太长,《金星秀》又是一个主讲社会时事、网络热点的节目,最初录的样片和备片,最后都废掉了。李建中说,第一期节目邀请的嘉宾是周迅,录制样片时大众对其的绯闻还讳莫如深,然而真正要播出第一期时,周迅都已经结婚了。最后只好重新录制了一期。

实际上,《金星秀》的收视表现相当不错,一直保持稳中有升,在周三晚22点时间段,一直占据垄断地位,据李建中透露,2016年超能继续冠名赞助,赞助价格确实有提升,目前2017年的赞助也快谈好了。

其实,招商困难几乎是所有原创的新节目都会遇到的问题,并非脱口秀独有,只是,连灿星这种相对成熟的节目制作公司都曾面临这样的窘境,其他新公司的处境也许更艰难。

也就是说,做脱口秀,前期要砸钱,且短期内难回本,不管是商业表现还是口碑孵化,都需要较长的周期。

由搜狐视频和恒顿传媒联合打造的《恶毒梁欢秀》,则选择了裸奔一整季。该节目总制片人刘响告诉小娱,节目的制作成本为每期50万、搜狐视频全资打造。是招商遇到困难还是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招商?

“两方面的因素都有,我觉得首先得感谢搜狐视频的平台。平台当然是想招商的,谁都有巨大的KPI压力,但是我们的主管部门愿意先把这个放在一边,支持我们做这个节目,这很不容易。”《恶毒梁欢秀》制片人马犁告诉小娱。

50万怎么花的?马犁说,《梁欢秀》是按照准直播的标准录制的,就是观众在看现场直播,所见即所得。它是一场连贯的表演,要求所有部门都要有很精确的配合度。其他综艺节目,时长一个小时的,一录录个四五个小时很正常,中间换景,演员化妆,而《梁欢秀》就是30秒到2分钟之间完成转场需要做的所有事,这也是美式脱口秀的基本录制标准。

单集50万,按一季12期来算,搜狐视频为了这个节目投入了600万。刘响认为,商业导向不是不好,但对于一档想从内容品质出发,又有强烈自我调性的节目来说,是很难生根发芽的,《恶毒梁欢秀》这种节目需要养。如今,该节目第二季的定位和内容都没变,制作成本还会大大增加,当然,也在积极招商。

控制尺度、精简周期、线下培育,中式脱口秀打开局面

不过,度过新节目的成长阵痛期,目前的脱口秀确实正在逐渐打开局面。

已经稳定播出四年的《今晚80后》是其背后的制作方笑果文化第一个成熟的“孩子”,继此前其筹措的pre A轮融资之后,笑果文化也已筹划A轮融资。

作为一个已经航行超过四年的中式“常青树”脱口秀,《今晚80后》历经了数次改版,节目形式已经从最初的王自健单口脱口秀,变成了池子、李蛋等笑果艺人各自发言的群口脱口秀。李蛋、池子等人,过去只是隐居在幕后,作为节目台本的撰写人员,但如今逐渐走到幕前,成为该节目的中坚力量。

并且,据小娱了解,他们不仅是笑果的签约艺人,也是笑果的合伙人,这不得不说是一条正向发展的路线。通过王自健数次在节目中输出自己与李蛋、建国包括以前的赖宝等人的“朋友圈趣事”,相当多的观众成为了他们的拥趸,正是借助节目的影响力,他们才得以逐渐走到幕前。

实际上,对于中式脱口秀来说,拿捏好尺度和分寸,必会大有可为。《今晚80后》节目中还直接拿“上海交大”这个梗开涮,但由于比较隐晦,节目安然度过。

《恶毒梁欢秀》制片人马犁表示,从网剧下架风波兴起之时,从搜狐视频到大鹏工作室,早就提高了自身的“安全防范意识”,内部建立了一套自审机制。每期节目在选题阶段,制片人、导演、编剧等主创,会有一些基本的制作经验和常识,知道哪些是不能碰的,会对选题进行第一轮筛选。如果有拿不准的话题,会询问搜狐视频平台的内容审查部门,确认没有风险,或者了解清楚做的角度再行动。后期制作阶段,编导会对内容进行第二轮修正,等待制片人终审。审片通过后,节目会送往搜狐视频总编室进行第三轮审核,并提出最终修改意见,直至节目上线。

李建中告诉小娱,《金星秀》也在逐渐调整尺度。过去,金星通过调侃范冰冰演技、调侃陈赫私事频频登上热搜,但并非所有明星都能接受这样的调侃。“我们现在谈论明星都是对事不对人,而且只谈论工作态度不谈论八卦了,金星本人也是不愿意聊八卦的。”李建中说。

而且,如今金星仍然犀利,但在谈论很多有争议的事时,均不指名道姓,也会劝诫观众不要对号入座。“我们只是希望抛出这个议题,让批评的艺术更加科学,更加温和,这才是脱口秀的魅力。”李建中说。

脱口秀是一门创意型工作,控制尺度只是其文本创作的其中一个要点。实际上,脱口秀对文本的要求极高,李建中说,《金星秀》每期半小时金星个人的脱口秀表演,成稿换成文字有8000到10000字左右,而节目的人员架构是这样的:总共10人的团队,4到5个导演同时也是分集编剧,李建中是总编剧。

按照这样的人员组成,每期8000到10000字的台本,实际上工作量还是不小。不断精简周期、提高产出/投入比也是目前脱口秀都在做的事,据李建中介绍,目前《金星秀》每月录制3次,一次2期,是比较正常的周期。

《梁欢秀》的录制则是每周1期,制片人马犁透露,编剧阵容一开始是10位左右,但脱口秀是一门极度依赖主持人创意的工作,之后主持人梁欢所占比重越来越大、最后稳定下来的编剧有5、6位。

看上去编剧力量雄厚,但总制片人刘响表示,这个周期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相当紧张。同时他也承认,放眼美国,脱口秀都是日播的,无论从内容还是视觉呈现,都比我国的脱口秀还是要高级不少。所以,周期仍要继续精简。

对脱口秀文本质量最重要的检验,其实是在线下。今年下半年,笑果文化最重要的实验项目之一,是在华东师大等高校举行的“走起×噗嗤脱口秀”的校园行活动,这样的线下活动在西安、上海等地举办了多场,其中既有已经成名的脱口秀演员史炎等人的个人专场,也接受大学生的报名参演。据悉,报名人数接近100人,是一个不小的规模。

线下活动能够直接接收到观众的反馈、进而对节目内容和方向的调整有重要助益,这是很多脱口秀节目都早已想明白的事。李建中透露,《金星秀》还在筹备的时候,大约是2014年8、9月,灿星在上海连续做了8场线下演出,邀请了专业的2位舞台剧导演来操作,上座率很高,等到演出结束后,11月就敲定了与东方卫视的合作。次年1月,《金星秀》顺利登上卫视。

“现场表演和电视节目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线下和线上的关系相辅相成。例如在美国,要成为一个脱口秀主持人必须要在一个小地方磨练十几二十年,经纪人才会关注到你,才有可能让你独立做一个节目,因为你的基本功已经被检验过了,足够成熟。”常年做线下表演的石老板告诉小娱。

不过,线下表演虽然成本不高,但审核也是比较严格的,石老板说,他的每次表演,要按照戏剧演出来向有关部门报备,文化主管会审批剧本,不是审个人表演资质,而是要找一个有文化经营公司资质作为代理,并不那么简单。

总而言之,脱口秀节目已经全面爆发,但要真正成为一个红海,估计还需要一段更长时间的悉心培育。

weinxin
N软网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观点新鲜独到,有料有趣,有互动、有情怀、有福利!关注科技,关注N软,让我们生活更加美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