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如果贾跃亭不换脑筋,乐视资金链还会出事

从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兼CEO贾跃亭11月6日发布公告承认“扩张太快烧钱太多”,至今已经过去了46天。乐视近况如何?乐视此次资金危机安然度过了吗?12月20日,乐视网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借鑫根在深圳成立全球下一代创新蓝基金(10亿美元)之际,接受了南都记者的独家专访。

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如果贾跃亭不换脑筋,乐视资金链还会出事的照片

资料图

对于乐视网近期宣布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曾强认为,现在进来的资金,“因为扩张太快,媒体负面新闻太多,汽车吃钱太深”,乐视要付出比以往更高的代价,而且如果贾跃亭不转变观念,以目前的现金流和仍然需要大钱的汽车生态,乐视资金链还会出现问题。

“乐视融资代价,比以前更高”

乐视网12月14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及其他资本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消息人士透露,此前宣称要跟乐视“风雨同舟”的鑫根资本也视情况会参与一部分融资。

除了乐视网公告要引入战略投资者,贾跃亭近期在一个公开活动上表示,乐视手机的资金链问题已解决了60%、70%,再加上乐视员工疯狂刷朋友圈称乐视汽车战略合作伙伴FF将在2017年CES展上发布汽车。乐视的资金链问题似乎逐渐得到缓解,乐视的转机来了吗?

“我觉得乐视网融几亿元、十几亿元都解决不了问题,乐视需要几笔大钱,几条阵线都能同时融钱。”但是,曾强认为,“因为扩张太快,媒体负面新闻太多,汽车吃钱太深。”任何资金在这个时候来,都是有代价的,而且是比以前更高的代价。乐视付出的代价可能包括相当珍贵的股权、更高成本、未来管理权等。

“乐视最缺的不是钱,缺的是专注与升级,”曾强表示,“我相信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在此时冒这个风险,我也相信他(指贾跃亭)没有鑫根的力量也能解决这个问题。”

“战略不调整升级,后患无穷”

曾强认为,这个时候,即使资金来了,乐视也应该转变策略,要专注、建立生态2.0.“当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资金一定会来的。”曾强表示,当贾跃亭做不到这点时,即使今天融到一笔比较昂贵的钱后,以目前的现金流和仍然需要大钱的汽车,乐视资金链还会出问题。

曾强将专注和生态2 .0称为“1+1”战略。他分析指出,第一个“1”是指专注上市公司,建立以内容为核心,以电视、手机、电影为入口的N etflix2.0,第二个“1”是建立乐视生态2.0.

前者是指在乐视的7个业务板块中,应该以上市公司为核心,“商业模式专注、专注在内容上。”曾强建议乐视网对标美国知名内容制作公司N etflix的模式,该公司60%的内容是原创,包括纸牌屋等。“N etflix的市盈率超过了300倍,乐视最高才100多倍,通常我们认为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应该比美国更疯狂。”

关于生态2 .0的建议则包含了五大生态链,包括跟机构股东和散户股民建立互信的生态链,跟供应商建立互利的生态链,跟“友商”建立真正互生的生态链,跟媒体建立互动的生态链,跟政府建立互荣的生态链等等。其中,供应链互利生态链,“乐视跟供应链的关系从负定价变成正定价,现在你没有足够资本,又已经占领了市场,应该调整策略,像华为一样,让所有的供应商都赚钱。”

南都记者在深圳专访曾强当天,贾跃亭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张石家庄雾霾爆表的截图称:要让这段历史成为历史,需要每个人的努力,“SE E计划”(指乐视汽车)全力以赴中……乐视涉足汽车领域,曾经是曾强极力反对的。

不过,曾强前天向南都记者透露,除了乐视网,鑫根资本也在关注乐视生态其他板块,包括乐视汽车等。但是,“我们对汽车的兴趣并不在于要投资,还待有深度了解之后才能修正我们的对汽车看法。”

对话

曾强:贾跃亭缺诤友,缺乔布斯那种境界

称“现在他觉都睡不好,你叫他去listen别人,我认为比较难”

建议贾跃亭:好东西要一个一个吃

南都:最近贾跃亭公开反驳了你之前提出的关于壮士断臂、贾跃亭个人精力回归上市公司、建立完善的董事会投票制度等建议,你怎么看?

曾强:也许是媒体的误读,也许是他反驳,但作为一个专注于对独角兽全生态投资的并购基金,我可以继续说。我觉得每个人在每个阶段考虑问题不一样。我在他(指贾跃亭)这个年龄也有他这样的想法,梦想很大,想干的事很多。由于乐视的起点比较高,所以他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一定成就。实际上,当你的组织资源、资金资源、时间资源,还有后台管理资源跟不上时,10个大餐同时吃你会吃撑着,隔一天吃一次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我还是建议他好东西要一个一个吃,集中优势和精力。

南都:你在以“二股东”身份表态要跟乐视风雨同舟之后,贾跃亭却跟媒体说,乐视网不存在二股东、三股东。你怎么看?

曾强:这就是我所说的生态2.0里面,贾跃亭应该对股东、投行足够地感恩和感谢。我觉得他比较自我。这种自我成就了他,这种自我的人很执着,容易成功,但自我的人让帮他的人很伤心。你说我们是不是二股东?那证监会也可以查嘛。但是如果你说,给你投钱的人,你都不知道是谁,那你今后……但是我们也无所谓啦。

我们有机会能赚几十亿元(指半年到期后鑫根资本可以出售乐视网股票套现),他的一句话(给我打电话),让我继续跟他在一起等到今天,那我觉得他应该对我有起码的感恩。如果我们是自私自利的人,我们套现了就有20多亿元的利润。到现在我们减持的只是很少一部分(鑫根资本在去年第四季度入股乐视网,持有1亿股,今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减持了2335万股)。

所以我觉得,生态2.0里面,贾跃亭应该对股东、股民、财务顾问等资金方,建立一个感恩生态。

集权带来效应,但走错了破坏性很大

南都:你跟贾跃亭见面时,会聊这些公司治理的话题吗?

曾强:贾跃亭是一个很自负的人。我觉得,当面交流这种公司管理的事就会……我们是经常见面,一个月见七八次,但每次谈的都是融资的事、“救火”的事。他的时间主要是在产品、技术、开发上,他没有时间单独去思考战略。这也是战线太长造成的后果。

南都:对现阶段的乐视,你怎么看?

曾强:实际上,我认为乐视有三大优势。一个是贾跃亭个人,包括他的战略眼光、执着的性格等;第二个是他有一帮特别强的执行团队,年轻而且富有杀伤力,具有群狼精神;第三个是已经布局的端口内容,我们称之为生态1.0.但现在乐视一定要做“1+ 1”战略升级:专注,搭建生态2.0.

南都:你认为贾跃亭的执着是乐视的优势,但你还是坚持乐视应该建立董事会投票制度制衡贾跃亭的权力,这不是矛盾吗?

曾强:我们希望能制衡,并不是说要他失去他的创业激情,而是希望让他在方向上、在次序上、在资金的专款专用上,有一个方向框架的界定。美国硅谷和中国的成功经验是,创业精神领袖是不能没有的。集权带来效应,但走错了带来的破坏性很大。我们最希望他自己能够明白过来。外界强加给他,不如他自己能够意识到自己需要建立一个制衡的东西。

他觉都睡不好,你叫他去listen别人?

南都:按照贾跃亭说的,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之间不影响。

曾强:实际上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都是相关的,因为都叫乐视。子公司得益于上市公司的品牌来发展,今天出问题也就会损害到上市公司。这些问题应该正视它。

南都:你觉得,现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你在乐视是什么样的角色?

曾强:我们仍然看好乐视,仍然看好颠覆性技术,时间会让他(指贾跃亭)知道,我们会跟他同舟共济。

南都:小股民觉得你作为股东指责公司创始人和公司治理存在问题,对公司和股价都是伤害,你怎么看?

曾强:我觉得,如果小股民都去维护大股东,包括连他的错误也不提的话,那会酿成更大的错误。我觉得贾跃亭缺的是诤友。最大的献媚就是最大的陷害,最真诚的诤言就是最大的帮助。

我们这么说,是希望能够爱护它(指乐视)……

我觉得贾跃亭缺的就是一种境界———stayhungry,stayfoolish,希望贾跃亭能够达到乔布斯的那种境界,保持饥饿,不断地去吸收学习,大智若愚。但这种境界需要资金正常,现在资金紧张,他觉都睡不好的情况下,你叫他去listen别人,我认为比较难。

南都:如果你跟贾跃亭一直无法达成共识,会进一步减持乐视网股权套现吗?

曾强:这也不是马上要做的事,因为投这种颠覆性的技术企业是我们既定的战略,不是短期的。

采写:南都记者莫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