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批判:音速借钱光速烧钱

贾跃亭一封激情澎湃的“认错”信把乐视生态的新媒体小编弄哭了,但资本市场从来不相信眼泪。“前端发力狂奔,我们的后台服务却无法提供充分支撑,近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在多数业内人士看来,贾跃亭在信中的一些表述,等于变相承认了乐视生态的超长战略是“错误”的,而市场并不会为“错误”埋单。

乐视批判:音速借钱光速烧钱的照片 - 1

在今年4月份的乐视超级汽车发布会上,乐视创始人、董事长、CEO贾跃亭当众飙泪

乐视网(300104.SZ)周一延续了此前3个交易日的低迷,大跌4.68%,收报37.85元。连跌4天后,乐视网市值已经蒸发了128.31亿元。

“之前布局铺太开,又做手机又造汽车,造车又是耗费重金的布局,现在看到情况不对想掉头是行不通的。”上海一私募董事长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贾跃亭已经将乐视造成了“航空母舰”,这决定了乐视的每个战略布局都必须具备前瞻性和可行性。2015年疯狂布局时市场不缺钱,且认可预期带来的股价效应,但目前市场环境巨变,导致乐视哪儿都缺钱。

疯狂“借粮”

半年前就有传闻称“乐视拖欠供应商百亿货款,被拒绝供货”。最近,又有网友曝光了一张据称是乐视供应商打横幅催款的照片,写着“乐视到期货款不付,造成供应商千人工厂停工”字样。

乐视曾于11月2日公开辟谣,称“并不存在拖欠巨额款项的情况”,“资金链紧张导致缓发工资”的传闻也属于“抹黑造谣”。

不过,贾跃亭在给员工的信中承认了乐视存在资金紧张的问题,“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的同时,“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明显乏力”。

11月7日,一张据称是小米董事长兼CEO雷军和“某大V”对话的截图在社交网络火了。“雷军”在微信对话中称:“昨天,几个大供应商和我说,乐视欠款总额在150亿以上,四五家供应商欠款在10亿以上,明天估计有四五家开始起诉。”

乐视控股实名认证微博转发了这张截图,矛头直指小米:“如果黑科技就是黑竞争对手的手段,那您的黑科技多得罄竹难书。我们很想希望这种坏人之坏、小人之小的行为非您所为,愚蠢的是,您承认了这对话。雷总 @ 雷军。”

乐视批判:音速借钱光速烧钱的照片 - 2

@ 乐视生态微博截图

第一财经记者随后向小米求证上述聊天截图的真实性,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要企图用卑劣的手段转移视线。我们的所有态度都在我们发布的微博里。”而与“雷军”对话的“某大V”也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采访,但她表示“我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细看乐视网的财报可以发现,正如贾跃亭承认的那样,乐视确实“缺粮”。

乐视网第三季财报显示,其总资产约288.7亿元,比去年底增长了70%,但负债余额约189.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5.7%,虽然较去年的77.5%有所下降,但高额的负债和负债率无疑加大了资产管理难度,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

事实上,乐视对资金的饥渴远远超出了其本身的融资能力。Wind资讯数据显示,自2010年8月上市以来,乐视网累计募资约145.4亿元,其中直接融资92.9亿元(首发7.3亿元、定向增发60.2亿元、发债券融资25.3亿元),间接融资52.6亿元。

乐视批判:音速借钱光速烧钱的照片 - 3

贾跃亭近几年还频繁进行股权质押,并将资金注入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三季度财报显示,为了进行融资担保,乐视网前十大股东有三位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贾跃亭质押5.71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3.63%;第三和第四大股东刘弘和贾跃民分别质押了3785万股和4182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61.9%和95.2%。

乐视批判:音速借钱光速烧钱的照片 - 4

要知道,股权质押大多是在资金周转困难、资金流紧张或是借新偿旧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乐视生态的子公司还利用VC/PE(风投/私募股权基金)进行融资。公开资料显示,今年8月份,乐视超级汽车获得新华联集团战略投资5000万美元,9月份又获得深创投、联想控股、泛海系、新华联、宏兆集团A轮投资10.8亿美元;乐视移动智能于2015年11月完成A轮融资5.3亿美元;乐视影业于2013年8月和2014年9月进行了两轮融资共计约5.4亿元,并于2015年在北京股权交易中心私募发行了2只债券,共计3亿元。

“烧钱”太快

相比疯狂的融资,乐视更擅长“烧钱”,这与其非常规的高速扩张模式有关。

乐视首款手机2015年5月19日正式发布,乐视移动总裁冯幸指出,2016年乐视手机销量将达到千万级,初步验证“生态补贴硬件”模式。

根据乐视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5月19日,其手机销量突破千万。贾跃亭在上述信中则透露乐视手机目前的销量已达1700万。然而,这1700万带给乐视的究竟是好处还是负担?

在贾跃亭的乐视体系发展过程中,首先是做视频内容,接着涉及终端,从路由器、电视到手机、汽车,逐步打造“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内部循环业务体系。终端是乐视体系重要的一环,不过,其给乐视终端的任务并不是盈利,而是如何快速扩大销量,争夺用户。

砸100亿造车、逾30亿收购酷派股权、补贴1700万部手机……如果说乐视发展电视时的资金压力尚不明显,那么当贾跃亭将目光瞄向高价值用户数量更多的手机、汽车行业,却仍继续沿用“补贴换用户”的模式时,则将乐视引入到了无止境的“烧钱”之旅。

乐视批判:音速借钱光速烧钱的照片 - 5

贾跃亭承认,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自有资金,直接导致对LeEco的资金支持不足

为了搭建乐视生态圈,乐视频频大手笔投入到长期项目。从乐视网的现金流量表来看,近几年乐视网的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远大于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且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呈下滑趋势。

“乐视刚刚进入手机行业时,通过资金开路,给供应商优厚的结款条件,账期大概是3个月,后来账期成了行业平均的6个月,由于资金链紧张,乐视可能希望对供应商延长结款账期,一些供应商不愿意,传到外界就成为了 拖欠货款 。”旭日移动终端产业研究所所长孙燕飚7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据估计,乐视花在手机和汽车上的补贴和投资就可能超过150亿元,而手机、汽车目前所带给乐视在内容付费等方面的收入提升,远不能支撑如此庞大的支出。与此同时,乐视还在高速扩张其他子业务,这也是其资金链紧张、不得不频繁融资的原因。

就如同贾跃亭信中所说的:“结果就是,我们无法把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虽然各位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战役、开辟了一片又一片疆土,但粮草供应不及时,后劲已经明显乏力。”

“乐视的资金紧张问题不是不能解决。”孙燕飚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问题是贾跃亭愿意出让多少股份,而且乐视要形成内容收入和生态布局的良性循环,至少要到2017、2018年,在所谓的 资本寒冬 ,投资人要价更高。另一个难题是,即便成功撑到2018年,他(贾跃亭)可能也失去了对乐视的控制权,失去了自己的 亲儿子 。”

资金“出逃”

缺钱不可怕,“烧钱”快也不可怕,对于贾跃亭和乐视来说,最可怕的是还有没有人相信 “把海洋煮沸”的故事。如果没人信了,那可能就要被巨浪吞没了。

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侯安扬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乐视到目前为止的商业模式都并未能证明有效且可行,贾跃亭的信实际在承认,乐视的发展遇到了各种问题,资金压力很大。

“贾跃亭的公开信说明他在向市场妥协,但市场是很坏的,你光承认问题没用,没有实际的解决方案,是很难稳住(资金)的。”上述私募董事长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针对乐视出现的问题,贾跃亭在信中做出“检讨”并表示,乐视将进入“告别烧钱扩张,聚焦现有生态”的第二阶段。具体而言,在新阶段里,七大子生态纵深发展、非上市公司板块业务要以经营为导向、上市公司要以实现全面盈利为目标;子生态之间必须强强化反(乐视曾提出了一个“生态化反”的概念),不断创造全新生态价值。同时,贾跃亭计划通过推动组织变革来解决问题。

但这在上述私募董事长看来,贾跃亭的解决方案是在变相承认之前乐视生态的超长战略是错误的,“盘子铺太大,资本决策出了问题。”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资金确实正在逃离乐视。11月7日,乐视巨额成交19.11亿元,较前一日成交额放大七成以上,但当日多达1.65亿元主力资金逃离乐视网。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10月25日至今,乐视网持续被主力资金抛售,10个交易日主力资金已累计出逃超15亿元。

对于乐视近期以来的“跌跌不休”,不止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除非乐视再找到大金主,不然并没有很好的方法能在短期内拯救股价。

侯安扬表示,公募等机构投资者肯定会用脚投票,有些已经叛逃。Wind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机构共持有乐视网1.94亿股,较二季度的2.14亿股少2000万股;三季度持股市值为85.79亿元,而二季度持股市值为112.99亿元;三季度机构持股占乐视网流通股比例为15.36%,相较二季度有所减少。

“守了2年,赔了3万。由乐迷转乐黑,由乐黑转路人,走了。”一名普通投资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