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将至?然而锤子手机的问题还没解决

锤子手机昨天宣布,将于10月18日在上海发布新品。距离上次发布T2已经过去近9个月,在这期间锤子屡屡被传可能被乐视、阿里甚至小米收购。虽然罗永浩一再否认,但质押股权、高管离职以及T3发布会一推再推,锤子向外界传递的信息并不乐观。

T3将至?然而锤子手机的问题还没解决的照片 - 1

从一开始对标苹果,到后来推出千元机坚果,曾经声称“如果低于2500,我就是你孙子”的罗永浩,可谓被打脸惨痛。虽然他称企业家不怕打脸,只怕对不住企业,对不住同事,对不住投资人。但很明显,罗永浩的工匠之心、天生傲娇的情怀已经被赤裸裸的现实击碎:

文/静静

融资吃力、供应链掌控能力薄弱、产品未跟上市场节奏、团队管理简单粗暴。对于锤子来说,小而美的目标似乎都难以维系,乃至被收购的谣言四起。

T3将至?然而锤子手机的问题还没解决的照片 - 2

设计团队以及罗永浩的强IP或许是锤子值得被收购的最后价值。但是,如果委身他家, “不为输赢,就是认真”的锤子还能保持自己吗?

待解难题一:资金

数据显示,锤子科技2015年全年亏损4.63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近1.93亿元,总资产由2015年年底的8.257亿元缩水至2016年6月30日的2.962亿元,而所有者权益也由之前的1.9亿元缩水至20万元。对于资金密集型的手机行业来说,这个数字将是锤子的不可承受之“轻”。

从历来锤子的融资数据来看,锤子是一个“非常缺钱”的企业。2013年6月,锤子获得由紫辉创投领投的7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2014年3月完成1.8亿元B轮融资,估值10亿元;2015年6月,迅游称向锤子科技新增出资额3000万元,锤子此时的估值超过26亿元;2015年8月份,苏宁称入股锤子,出资额为5000万元;2016年6月,罗永浩出质了其所持有的205.38176万股的锤子科技股权给阿里巴巴。

“在创业公司里,锤子的融资金额和小米、乐视比起来差远了。”第三方分析机构人士称。

对比来看,2010年底,小米A轮融资4100万美元,获得晨星创投、IDG、启明创投和小米团队的投资,估值2.5亿元;2011年12月,小米获得9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启明创投、顺为基金、IDG、晨兴、高通和淡马锡,企业估值10亿美元;2012年6月底,小米获得2.16亿美元C轮融资,估值40亿美元;2013年8月,获得D轮融资,估值100亿美元;2014年12月完成11亿美元的第五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小米的每轮融资都以“美元”为单位,如果说小米是生于一个好的时代,正处于智能手机迅速发展期。那么,对比更晚成立的乐视手机融资情况,2015年11月,乐视CEO贾跃亭表示,乐视移动已完成首轮融资5.3亿美元,估值是55亿美元。乐视移动总裁冯幸表示,乐视移动还在继续融资,预计下半年会有新的消息出来。

对于融资问题,罗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每一轮融资都挺吃力,但每一轮融资都会比上一轮容易。锤子的A轮投资人郑刚也曾表示,锤子的每一轮融资都说不上顺利。但是,手机硬件是一个资金非常重的行业,尤其是供应链和代工厂对资金要求非常高。

“手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劳动密集型的有机结合。供应链,特别是最近半年来对整个行业的影响非常重大。”OPPO副总裁吴强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待解难题二:供应链

锤子从T1开始就遇到了供应链的问题,一直持续到了T2。

根据锤子当时发布的T1信息显示,首批锤子手机为3G版本,算上组装、调试费用硬件成本大概在1600-1700元左右,签单在10万-20万台左右,保守估计10万台的话,首批T1的成本在1.6亿元。而当时T1发布时,锤子刚完成第二轮1.8亿元的融资。“锤子T1遇到产能问题,一方面有其所称的良品率问题,另外,也有可能销量预估不足,资金短缺。”某代工厂人士分析道。

2014年5月20日,锤子发布T1,7月3日称8日起陆续发货。但在随即宣布发货的第三天,锤子就发布了产能不足的公告。锤子称“量产正式开工后,由于产线欠磨合,工人对新机型装配操作的不熟练,物料初期供应的不稳定,品控标准没有完全统一等复杂因素的制约,量产过程还是进行得非常痛苦。”

对此,上述代工厂人士表示,这些问题应该在试产阶段就解决,怎么可能拖到量产阶段,如果有这么多问题的话根本不可能量产。“手机正常量产前都是试产好多次,通过试产解决产品设计、物料品质和生产工艺等方面遇到的问题,问题没解决是不可能强行量产的。”

但是,该人士表示,不排除没有操守的公司或代工厂会基于成本的压力放宽质量标准,让有瑕疵的产品流入市场。锤子在官方声明中也透露,由于产品线的品控做不到位,导致了一些质量不合格的产品流出。这也解释了为何T1出现屏幕边框碎裂、漏光、摄像头内有污迹以及前置摄像头位置不正、实体按键失灵等问题。

“对于锤子这样订单量小的企业,使用富士康做代工,在质量和交付等问题上很难保障。对于代工厂来说最现实,会优先排序订单量较大客户。”上述人士表示。

T2的时候,锤子选择了一个较小的代工厂,中天信。但在其发布会前4天,中天信被爆出倒闭的消息。不过,锤子方面称手机已经入库,不会受到此影响。

“供应链团队往往应该是很庞大的团队,但很多互联网人根本意识不到。供应链团队需要有人住在代工厂,长期和供应商保持联系、沟通,有任何价格或产能或质量的波动,都要及时的沟通。”上述手机代工厂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比如2016年,手机关键元器件出现供货紧张,价格上涨的情况,这就需要手机厂商及时做好应对,对于中小手机厂商来说,缺货或者涨价生存空间更小了。”

锤子聘请了在手机行业有近20年工作经验的关健做供应链管理副总裁,但在T1时代仍然出现了供应链问题,罗永浩为了解决产能问题,陆续在富士康廊坊工厂驻守了一个多月,亲自直接参与沟通工作可见锤子供应链团队在应对风险时能力问题,锤子对供应链的掌控能力比较薄弱。

待解难题三:产品

“锤子融资不顺利,最根本的还是手机产品没有做好。”第三方分析机构认为。

罗永浩在发布T1时表示,这是东半球最好的手机。对于手机产品的好坏,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喜欢锤子的九宫格,有人就不喜欢拟物化图标;有人不喜欢T1的三个实体按键,但这就是T1的特色。对于这些是否达到了老罗所说的“我就是认真”、“工匠之心”很难做评判。

但从销量来看,T1并不成功。罗永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T1上市一年,到2015年8月时的销量是255626台,坚果不到100万台,三款产品的整体销量都没有达到预期。

当然,T1销量不佳,有受产能因素的影响:T1在产品发布之后用了4个月才实现正常生产,已经过了数码新品3个月的关注热度期。

但更重要的是T1的定价问题。“T1的口碑还可以。但从用户真正体验来说,比较小众。对于这样一个小众产品,没有很好的性价比,没有得到市场高度认可。”IDC分析师金迪认为。

2014年5月份锤子发布T1,售价3000元起。但当时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正处于没有利润的低价竞争阶段。根据报告显示,各大品牌的拳头产品都在千元及千元以下手机市场激烈交锋。2014年中国手机市场所销手机60%的份额为千元机,400元一下价位段销量最大,占整体手机市场的20.3%。

T1的3000元以上定位在2014年有些“高处不胜寒”。而锤子也基于供应链的问题以及用户对较高定价的犹豫,对T1进行了调价,降幅千元。但T1的销量并没有因为调价出现大幅增长。

1年后,当国产手机都在向中高端爬坡时,锤子推出了千元机“坚果”。对于声称“如果低于2500,我就是你孙子”的罗永浩来说,着实被打脸。不过,罗永浩也表示,坚果的推出是由于投资者希望锤子在2015年卖的所有手机硬件上都不要挣钱了,多少钱做的就多少钱卖,只要卖出数量就高兴了。

如果说千元机的坚果更多的是担任“走量”角色的话,那坚果失败了。当时坚果的硬件配置配千元机足以。但坚果推出2个月后,金属机身+指纹识别+2.5D弧面屏已经成为千元机的标配。

在2015年底,锤子终于发布了T2,在别人都用820的时候,T2选择的是808;千元机都有指纹识别的时候,T2依然没有指纹识别;在别人都有快充的时候,T2没有。

“锤子整体的产品是落后于市场节奏的。而且在手机创新趋缓下,锤子可发挥的创新空间很有限。”某手机厂商人士表示。

如果说市场是真正检验产品好坏标准的话,锤子的3款产品均未达到预期。

待解难题四:罗永浩

当情怀被现实一点点消磨,罗永浩开始了反思。

锤子从一开始就带着“天生的骄傲”,带着浓厚的罗永浩色彩。

在锤子团队的一个宣传视频中,每个人似乎都在吐槽老罗的固执。通信协议研发负责人邹伟直言,罗永浩的要求把大家都逼疯了。据了解,T1的三个实体按键就是老罗的一直坚持,才出现在T1上;白色版本由于五个白连着,不具备量产性,即使锤子前CTO钱晨进行了警告,罗永浩坚持认为能够量产,才有了白色版。而事实证明,白色版本确实很难做,比黑色版本良品率更低。

也有吐槽老罗的暴脾气,UI设计总监方迟表示有时候老罗会气得跳起来,指着痞子,骂脏话。对此,知乎有个关于钱晨的“尿裤子”事件,虽然当事人进行了澄清,但罗永浩的情绪化可见一斑。

罗永浩对细节的过于追求确实导致了产品未跟上市场的节奏,但也因为罗永浩,锤子的产品才会被深深打上“情怀”的烙印。

“设计师有商业和非商业之分,锤子偏非商业多一点,设计师的话语权更大,艺术性更强。这是他们想要坚持的。”某手机厂商的设计这样评价锤子。

据锤子的员工透露,在锤子科技内部,关于T1手机的主观性方面由老罗决定,客观标准性方面则由前CTO钱晨决定,因此锤子的UI设计更多的体现了老罗的审美趣味。但对于成熟的企业来说,永远是靠机制、靠团队向前推动。

因此,当2016年6月份锤子T2全线降价时,罗永浩表示:锤子今天没有卖的特别火,是我需要经常整理总结和反思的。

其实,从T1的降价到坚果的推出,罗永浩已经开始向现实低头,向投资人妥协;从天生攻击型性格,到发布会上向雷军道歉,到后来替小米说话,罗永浩已经变得更加收敛;罗永浩在告别“老罗”时称,已经受够了单打独斗,接下来将会让更多的公司团队人员走向公众。

创业不易,罗永浩一定深有体会。10月18日,锤子手机将在上海发布新品,也许就是传说中的T3。这或许是锤子最后的机会了,能不能靠T3扭转颓势,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