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幻捧回两座雨果奖杯,刚刚起步任重道远

在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捧得2016年雨果奖之前,非科幻迷可能并不清楚,就在今年6月,她出版了3本科幻小说:两本小说集和一本科幻长篇。得奖的消息,让郝景芳作品的销售前景变得更加乐观:在京东、当当和亚马逊三大网络平台,3本书的销量有了大幅增长。负责这几本书出版工作的北京九志天达文化传媒公司策划总监俊一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其实“大多数科幻小说的销量都比较平,在各大出版机构都是如此”。

中国科幻捧回两座雨果奖杯,刚刚起步任重道远的照片

本报记者 张盖伦 操秀英

俊一做了多年原创科幻图书的出版发行。他很清楚,连续两座雨果奖奖杯的热度,还不足以让科幻文学的池水沸腾。“要说科幻文学迎来‘繁荣’,为时过早。但是,刘慈欣和郝景芳的获奖,确实对本土科幻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对科幻感兴趣的人还不多

“郝景芳的小说之前就在国内获过奖,不过没什么人去关注。”著名科幻作家韩松坦言,中国科幻作品在推广方面做得不够。媒体介绍得少,能出版的也少。究其原因,还是“对科幻感兴趣的人太少”。

《北京折叠》获得过2014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科幻短篇小说奖银奖,也摘得过首届(2014)中国科幻坐标奖短篇类冠军。但真正的引爆点,还是“雨果奖”。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科幻与创意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岩给出过一组数字:国内科幻文学,一线作者、写得特别好的有20人左右;写得合格的,有50到70人;水平浮动不定的,加起来有200人。

吴岩同时强调,科幻类优质作品还是奇缺,没有形成良性的作品成长机制。他担忧,今后一两年,也不一定有能和《三体》媲美的作品出现。

科幻走出去,靠的不是单枪匹马

郝景芳获得雨果奖当天,刘慈欣“三体系列”第三部《死神永生》英文版中国首发仪式启动。2015年,刘慈欣因《三体》获得雨果奖,那也是中国人首次得到这一奖项。

中国的科幻文学,可以持续性地在国际上占据一席之地吗?至少,“三体系列”开了个好头——它走了出去。

“中国科幻和世界科幻的交流已经多起来了。”《科幻世界》杂志主编姚海军表示,《三体》的成功很有启发性。其中的关键,除了作品本身的质量过硬,也得益于找到了专业的出版平台和专业的译者。

《三体》作者刘慈欣曾指出,《三体》走到这一步,背后至少有3个团队在起作用:出版《三体》三部曲的《科幻世界》杂志;向美国推《三体》英文版的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还有在美国科幻界拥有重要地位的美国托尔出版社。

“对中国科幻文学是一种幸运”的华裔美国人、著名科幻作家刘宇昆也作出了贡献。他翻译了《三体》的第一部和第三部,并凭借自己在美国科幻界的地位,推广《三体》。

科幻产业化,刚刚起步任重道远

郝景芳的书,也已经启动在海外的出版发行工作。

俊一觉得,谈科幻文学的“出海”,太早了。“真正的‘出海’,应该是百舸争流,很多船一起往前冲。目前来说,刘慈欣和郝景芳只是先行者,他们孤零零地走在前面。”

为什么孤独?因为目前的科幻文学,读者群并没有培育起来,产业链也还没有形成。俊一说:“我们需要科幻读者和相关科幻从业人员,一起去把科幻作家往前推,让他们更快到达前面有光亮的地方。”

姚海军和他的《科幻世界》,就在推动科幻的产业化。在他看来,中国科幻文学已经从杂志时代迈向了畅销书时代,为后续科幻影视、动漫和游戏等衍生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只是,这些衍生产品,目前还没有特别成功的例子,一切仍在摸索当中。但科幻,确实“热”了起来。

“这是机遇,也是挑战。”姚海军说。节节攀升的热度,给科幻文学的创作带来了些许浮躁气息。“大家着急影视化,着急做游戏。这种急切我们可以理解。这算是‘成长的烦恼’吧。”姚海军表示,从出版者的角度来说,他还是希望能有更多有才华的作家,创作出更多优秀的科幻作品。作品,才是科幻体系的根基。

原标题:中国科幻捧回两座雨果奖杯,然后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