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雅虎复兴:梅耶尔带来希望 资本却向往失败

2012年,玛丽莎-梅耶尔接任雅虎CEO,进入雅虎总部大楼的时候。员工们为她举办了热烈的欢迎仪式。一副与奥巴马竞选总统风格一致的“Hope”悬挂 在大厅之中,期盼着这个来自谷歌的高管能像乔布斯一样,带领一个老牌硅谷公司迎来复兴。但4年之后,雅虎卖身却成为了定局。据传闻,美国通信运营商 Verizon将以4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雅虎的核心业务,硅谷没能见证一个新的传奇。

失败的雅虎复兴:梅耶尔带来希望 资本却向往失败的照片

梅耶尔上任雅虎CEO时,总部大楼内悬挂的海报

衰落的硅谷巨头

1994年,两位斯坦福大学的在校生杨致远和大卫-费洛提出了一个帮助早期互联网用户寻找网络资源的办法,这是雅虎的最早期雏形。由于当时互联网正处于空白时期,这一技术领先的产品很快受到了用户的欢迎,并依靠在线广告开始获得收入。截至1997年,雅虎仅广告收入就达到7040万美元,一年后,这个数字飙升至2.03亿美元。

为了能进一步提高公司的广告收入,雅虎需要更多的用户,因此他们的目标,是使网民在任何互联网需求上都能首先想到雅虎。在这一目标的指导下,1997年,雅虎上线了聊天室、分类广告及电邮服务。1998年,雅虎推出体育、游戏、电影、房产、日历、文件分享、拍卖、购物和地址簿等产品。这一战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显示出了其正确性,2003年,它的收入一举突破16亿美元。2004年,这个数字再次增长到35亿美元。在它的巅峰时期,雅虎的市值曾达到1280亿美元。

但任何的战略都不会是一直适应潮流的,雅虎的战略同样如此,同时展开大量的业务使每个产品都趋于平庸;与此同时,新一代的创业公司都在专注于完善一款产品。很快,雅虎就在拍卖方面输给了eBay,在搜索方面输给了谷歌。多项业务的溃败很快反应到了广告收入上,雅虎的营收增长很快陷入停滞。

业绩的下滑使管理层压力倍增,在2007年至2012年期间,雅虎接连更换了4任CEO。其中最后一位CEO斯考特-汤普森仅仅在位五个月。如此频繁的管理层变动,极大的打击了员工和投资者的信心。

因此,当梅耶尔上任之时,人们对这位新老板也寄予了更多的期望,雅虎员工甚至借鉴了奥巴马在美国总统大选中使用的“Hope”海报来欢迎她。这种期望来自于多方面,其中最重要就是梅耶尔这位铁娘子的技术出身。。

来自谷歌的复兴计划

梅耶尔1999年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就加盟了谷歌,她是谷歌初创的25位成员之一,也是谷歌的第一位女工程师。这位美女工程师在谷歌主要负责搜索引擎的UI,而在2004年谷歌上市以后,她已经拥有了数亿美元的财富。

在硅谷,和强调运营的内容业务相比,具有技术基因的业务更受推崇,这是硅谷的一种文化偏见,但却也有着现实的原因。一方面,内容业务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投入,单人产出低,而以技术为基础的产品业务更容易做大。另一方面,从惠普开始,到谷歌、Facebook、甲骨文,这些硅谷里最顶尖的公司都是依靠强大的技术实力起家的。因此当具有技术基因的梅耶尔入主之后,投资人和雅虎员工们都认为雅虎的第二春要来了。

上任后的梅耶尔立刻点燃了三把火以推进她的雅虎复兴计划,这三把火分别是技术人才引入,移动转型和资本投资。

在梅耶尔看来,雅虎之所以能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成为最成功的网站,是因为它在当时提供了最好的用户体验。梅耶尔相信,雅虎可以顺应“PC时代”向“智能机时代”转变的东风,让雅虎的移动端浏览体验也变得更为友好。换句话说,雅虎需要成为一个真正伟大的“应用公司”。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梅耶尔希望借助她的计划来让雅虎“回归初心”。

为此,梅耶尔对雅虎已有的产品进行大刀阔斧的精简,她砍掉了公司百款产品中的近九成。之后,她开始推动雅虎近乎停滞的产品重新开始更新。在当时,雅虎邮箱每天要处理300亿封邮件,可以说是公司最重要的产品,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开启的时候,雅虎邮箱却始终没有移动端版本。为了推动这艘几乎搁浅的巨轮再次动起来,梅耶尔带着六个月的身孕,经常每晚只睡四个小时,可谓敬业。

得益于此,梅耶尔在上任初期也的确收获了少赞美,美国媒体曾如此点评:对于多年来保守中庸的雅虎来说,这是一步好棋。

来自谷歌的复兴计划,使梅耶尔和雅虎迎来了自己的蜜月期。

资本扼杀掉的雅虎希望

蜜月的转折点在2014年7月。

实际上,在梅耶尔的带领下,雅虎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追赶已经小有所成:雅虎取代谷歌成为火狐浏览器的默认浏览引擎;公司还在与苹果谈判,希望将雅虎搜索整合进入Safari浏览器当中;雅虎还在与微软谈判,希望变更前任CEO留下的外包合同条款——在这项合同中,雅虎把网站核心功能之一的搜索引擎外包给了微软必应,期限是十年。

但《福布斯》一篇对怀疑雅虎估值的文章改变了这一切。在文章作者的估算下,去除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雅虎核心业务的价值达到了负40亿美元。理论上,一家公司只要在买下雅虎后,卖掉它在亚洲的资产,就能无成本地侵吞雅虎的核心业务。

紧随而至的,便是分拆阿里巴巴股份的呼声。起初,雅虎股东之一的Starboard Value要求雅虎出售阿里巴巴资产,与另外一个美国老牌门户网站AOL合并。这一要求相当于否认了梅耶尔的一系列努力。毕竟,如果通过资产管理就能获得颇为丰厚的汇报,为什么还要以一个创业公司的姿态,去挑战复兴衰落公司这一看似无法完成的任务?

梅耶尔一开始没有答应来自股东的要求。任职之初,董事会希望雅虎能够因她重新回到一线硅谷互联网公司的阵营。但如果以这种观点出发,就太过低估了资本的贪婪。《福布斯》那篇文章发布之后,就有股东成员秘密联系作者,表达了对梅耶尔的不满,希望能够通过变卖阿里巴巴资产套现。于是到了次年1月,事情变换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2015年1月28日,梅耶尔妥协,宣布将分拆阿里股份出售。自此之后的一年中,雅虎的新闻再无其他关键词。同年年底,分拆计划在美国国税局碰到了钉子:事成之后,雅虎需要为收益缴纳100亿美元的的税款。股东们眼中的利益,再一次发生了转变:出售不值钱的核心业务可以省却大笔税款,自然更加有利可图。

对于梅耶尔来说,2015年年底的股东大会似乎是一场煎熬。数天的闭门会议结束后,雅虎在2015年12月9日宣布,决定放弃阿里巴巴股权剥离,转而考虑将此之外的资产和负债剥离成为一个新公司。

但这只是官方的说辞。从知情人“透露”给媒体的口风中,出售核心资产,扼杀掉一个20年历史互联网企业的希望已经板上钉钉。再后来,口风成了事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