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之举:乐视成酷派第一大股东意义何在?

日前,乐视以10.47亿港元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加之去年乐视以21.8亿元入股酷派占比18%的股份,乐视目前共计持有酷派28.90%的股 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对此业内评论不一,甚至还将这一入股错误地等同于并购酷派。那么为何乐视要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意义何在?

无奈之举:乐视成酷派第一大股东意义何在?的照片 - 1

众所周知,乐视去年成酷派第一大股东后,原本希望可以利用酷派的产研供、专利、销售、售后等提升乐视手机的竞争力,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并未取得理想的效果,主要体现在去年乐视超级手机的销量仅为400万部,尽管营收达到了60.89亿元(含乐视电视),但却付出了81.86亿元的成本,也就是乐视手机即便是在利用酷派手机的相关资源后,无论是销量还是盈利能力均未能受到任何正面的影响和拉动。

反观酷派也是如此。21.8亿元出售股份的注资并非让酷派的业绩有所改观。据酷派2015年财报显示,其营收146.68亿港元,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滑41.1%;纯利为22.77亿港元,虽然同比暴增342.8%,但主要是因为酷派出售一家附属公司若干权益产生26.4亿港元盈利所致。这意味着酷派核心的手机业务截至到去年,规模在极度萎缩(营收同比大降41.1%)的同时,实际上也在亏损。由此可见,虽然去年乐视已经是酷派的第二大股东,但并没有因此对二者任何一方的手机业务产生实质性的正面影响。那么我们不禁质疑的是问题出在了哪里?是否因为乐视仅是酷派的第二大股东,双方在产品、市场等策略上存在重大分歧导致乐视今天必须出手掌握酷派第一大的股东的位置才能将自己的产品和市场策略予以实施?

首先我们先看看乐视移动业务中手机业务的目标。据乐视方面透露,今年其手机要完成销售2000万部的目标,而要完成这一目标,至少要具备3000万部的产能能力。但从乐视高层近期向媒体披露的消息称乐视目前的能力,3000万部的产能能力根本无法实现,这就意味着2000万部的实际销售目标将难以完成。

反观手机产业中的对手,据半导体市场调研机构IC Insights近日公布的全球智能手机12强榜单对于2016年手机厂商出货量的预测,进入榜单的中国厂商中的华为、OPPO、小米、vivo、中兴、联想、TCL、魅族的出货量将分别达到1.35亿、7700万、7500万、6000万、5600万、5500万、4400万、2600万部,而按照这份预测再结合乐视手机今年2000万部的目标看,乐视手机的位置远远没有其在业内和市场的曝光度那么耀眼,甚至可以说其依然处在边缘化的状态,而这对于主张硬件免费和生态化反的乐视,无论是在真实的市场还是虚拟的资本层面都绝非利好。

无奈之举:乐视成酷派第一大股东意义何在?的照片 - 2

所以对于乐视来说,保证今年制定的2000万部基本目标的实现是当务之急。但对于酷派来说,鉴于去年以手机为核心业务的下滑,尤其是缺少具备个性化和独特品牌定位高端手机的推出,注定其今年也惟有在销量上“做文章”,毕竟酷派也要向投资人,尤其是第一大股东有所交待。此时,乐视之前在酷派第二大股东的位置就显得尤为尴尬。即不可能真正左右酷派核心业务的发展,例如产能的调配(借助酷派的产能来完成自己预定的2000万部手机销售的目标);其次是不能真正体现出酷派对于乐视手机业务的强关联性(从市场和资本层面),而此番再次注资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之后,上述两个层面的问题均得到了化解。实际上,就在乐视再次入股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之后,就已经有文章称,今年乐视手机的销量(乐视+酷派)将在5000万-6000万,2017年销售量有望突破1亿,好像乐视手机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的同时也一跃跨入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阵营,事实真的会如此简单吗?

实际上一个手机品牌的销量,确切地说一家手机企业给出自己的销量预期,除了自身的产能能力外,其所处的市场大环境、产品本身对于市场和用户的吸引力等诸多因素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乐视今年2000万部的预计出货量恐怕也是据此得出的,只不过与对手相比,乐视在产能上也存在着软肋而已。但从今年4.14乐视硬件免费日被对手称为“清库存”和随后曝出的乐视以半价向内部员工兜售自家手机等看,乐视手机的软肋并非仅仅是产能的问题,而可能更在于其产品本身除了“免费”的噱头外,与对手相比缺乏鲜明的品牌定位和差异化的体验。

再看乐视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的酷派,除了去年业绩的大幅下滑外,今年的形势也不容乐观。我们按照前面IC Insights近日公布的全球智能手机12强排名最后的印度Micromax今年预计出货量为2500万部,而酷派并未进入12强作为标准推算,酷派今年手机的出货量不会高于2500万部,加之酷派此前对媒体宣称其今年手机海外市场销量要实现1000万部,酷派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不会超过1500万部,而这个规模在中国市场中不仅意味着被边缘化,甚至不及乐视手机的规模,而这极可能是乐视宁愿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但又不愿意全盘并购酷派的主要原因之一。

通过上述的分析,我们认为,酷派本身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但乐视为了今年自己出货2000万部的目标和保持资本市场对其“硬件免费”的生态化反模式的信心,如果不加持酷派的股份成为第一股东的话(具备借助酷派的部分产能等资源的真正权限)不仅难以完成上述既定的目标,其之前投入的21.8亿元入股酷派占比18%的股份也可能会“打水漂”)(几乎不能借此获得自己想要的权限和资源),从这个意义上看,乐视此番再次注资加持酷派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无奈的“救火”成分居多,而非有些业内评论所言,通过成为酷派的最大股东,无论是乐视还是酷派自己的手机业务都会大幅增长,是基于未来双方的利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