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在华遇劲敌 不排除与速卖通“复合”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切取决于进取的时机和需求。Paypal的18年历史多少诠释了这种东方思维。“如果有双赢的机会,不排除与阿里的速卖通重新建立 合作关系。”上周,国际支付平台Paypal北亚区副总裁兼总经理胡柏迪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态。当时,这家“外来和尚”刚宣布了针对中国 的“新支付”品牌活动。行动和语言都在传递一个积极信号,在脱离母公司eBay后,Paypal要以更加开放和主动的姿态深耕中国市场。

巩固多年来在华打下的跨境出口支付根基是接下来的一条主要路径,另外一条旁枝是抓住海淘机遇,拓展C端消费者。2B、2C都在进攻。

在线下移动支付市场已被支付宝和微信霸占、即使Apple Pay也没啃动这块骨头的现实下,没有中国第三方支付牌照的Paypal瞄准跨境2B出口和海淘布局,可谓扬长避短之策略。但在蓬勃的电商跨境贸易中,围绕支付的战斗才刚刚打响。

Paypal在华遇劲敌 不排除与速卖通“复合”的照片

分拆后的开放姿态

Paypal的中文名字叫贝宝,不失可爱与贴切。在古代,中原地区稀缺的贝壳曾一度被作为交易工具,Paypal做的也是支付的事。但在国际市场,人们耳熟能详的是“Paypal黑帮”,一群在高中时就研制过炸弹的硅谷创业者,充满杀气。这帮人2002年离开这家公司后创办了特斯拉、领英、YouTube等。

1998年,还没有形成“从零到一”思维体系的彼得蒂尔赶在电商发展初期创办了在线支付工具Paypal。4年后,时任eBay掌门人的惠特曼买下了它,当时支付宝还没出世。Paypal开始了一场随eBay周游世界并扎根当地消费者的漫长旅程。

这场旅行中,Paypal开始与中国产生螺旋式上升的交集。2010年,阿里面向海外中小买家的出口电商平台速卖通(AE)上线,并随后对接了Paypal。但仅过了一年,双方的缘分终止了。当时,上升势头不错的速卖通与eBay在中国开展的业务高度重叠竞争,由于当时的Paypal仍在eBay怀抱中,这场分道扬镳也被外界视为情理之中。

去年7月,Paypal从母公司分拆重返纳斯达克,估值甚至超过了eBay。互联网金融的热度让全球燥热。大洋彼岸,当时成立10个月的蚂蚁金服集团正加速向各个场景突飞猛进,估值一路飙升。

眼下,从eBay分拆后的Paypal姿态已十分明确,与支付宝类似,是独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它在中国市场放手一搏的机会来了。该公司北亚区副总裁兼总经理胡柏迪在回答本报记者的提问时说,如果有双赢的机会,未来再次与速卖通合作是可以想象的,但他没有透露两家私下里是否有过沟通。

事实上在阿里系之外,洋码头、小红书、什么值得买等做跨境电商的中国公司都已是Paypal的客户,这些公司的业务与速卖通不同,它们做的是零售进口电商,面向的是C端海淘用户。

只要掰着手指数一数,眼下用于跨境支付的工具就不下20种。除了传统的Visa和Master信用卡、西联国际汇款等,还包括MoneyGram、CashPay、Moneybooker、Escrow(国际支付宝)、WebMoney等。无论对于速卖通还是Paypal,摆在双方面前的都是一个开放选择的牌局。但至少胡柏迪认为,从eBay剥离让PayPal有一个很大的机会与不同的平台展开合作。

啃动中国市场

以前中国人对Paypal的印象多固定在一个网页版的在线支付工具上,但在英美市场,它对线下移动支付市场的快速拓展已经和Apple Pay构成了竞争。2015年,Paypal全球一共处理了49亿笔付款交易,其中有28%是在移动端完成的。“Paypal现在收购的很多是做移动支付的公司。”在Paypal做中国市场拓展的负责人李秋林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比如以8亿美元卖给Paypal的支付网关Braintree就在帮助前者拓展移动支付市场。在美国,Paypal对接了很多线下商户,这个布局路径与眼下支付宝疯狂地对接国内的超市、便利店、餐馆,以及日韩等热门旅行地的商户的行为殊途同归;Paypal也在信用卡习惯浓厚的英美两国市场推出了Paypal Credit服务,类似于蚂蚁花呗。可见,Paypal与支付宝、Apple Pay等工具的竞争正越来越趋同。

尽管Paypal方面未能在采访中透露中国市场的营收占比,但一方面随着华为、小米等国产3C商品的海外需求度上升,以及海外市场对中国服装等传统品类的旺盛购买需要,都在催促着这家尚未在中国C端消费者心目中建立起强知名度的外来品牌:加快脚步,更接地气。

对于出口业务自身占比近九成的B2B领域,Paypal刚刚推出的服务升级方案包括简化外汇兑换流程以提升商户资金周转率;将现有的美元对人民币提现业务拓展至欧元、英镑、澳元等多币种;并将线下商户服务团队铺设到杭州、青岛等10个跨境电商试点城市。

昆山一家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做礼品出口业务的老板杨超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促成交易后,他会推荐买家使用Paypal付款,告诉对方一个注册了Paypal账户的邮箱,对方打款后2分钟就能收到,他看中这种方式的便利性。

在C端,当支付宝与微信不惜用巨额补贴培养中国消费者的线下手机付款习惯时,Paypal正在设法拓展中国的“千禧一代”(18~34岁)海淘用户,服装服饰、化妆品、食品等是这个群体的消费者最热衷的海淘品类。显然,在补贴的中国式风气下,Paypal也开始入乡随俗,并透露今年下半年将推出返现活动。

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在眼下已进入战国七雄时代,天猫国际、网易考拉、洋码头等均在拼命扩张品类,但仍有一部分消费者喜欢在国外品牌或电商官网上直接购买商品,他们喜欢用信用卡或者Paypal付款,这部分消费者的口碑传播将是Paypal拓展国内C端用户的一个“扩音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