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眼镜第二春 在急诊室实现“人生”价值

2012年,谷歌眼镜在一次超级“抓马”的高空跳伞发布会中正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不过由于价格较高等因素,它始终没能火起来,2015年1月,这款产品最终走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不 过,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以下简称UMMS)的医学专家们却不愿让谷歌眼镜过早退休,他们为这个老兵开发了一款杀手级应用,未来谷歌眼镜将成为急诊室里的 好助手。带上谷歌眼镜后,场外专家就可以实时、精准地观察并诊断患者的病情。未来在灾难现场,专家无需亲临就能快速做出伤情分析和处置。

谷歌眼镜第二春 在急诊室实现“人生”价值的照片

其实此前谷歌眼镜就在医疗系统有过应用,如技术人员将病人的病例投射在眼镜上,但用了一段后他们发现谷歌眼镜的镜片太小了,重要的信息很容易混在一起。

Peter Chai,Kavita Babu和Edward Boyer分别是UMMS的医学毒理学家和急诊科医生,它们认为谷歌眼镜不应作为信息的显示屏,它应该将信息传递出去。“作为一个急救科医生,你的工作需要争分夺秒,判断上也必须雷厉风行,”Chai说道。“如果你把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与专家的交谈上,恐怕病人就危险了,而且在电话中许多病情是无法描述的。”

随着技术的发展,远程医疗在卫生保健领域已经越来越普及,但眼下我们大多数时候都需要一台个头较大的电脑和固定式的摄像头。因此,一个头戴式的影像传输系统成了急救科医生们梦寐以求的产品。

此前,Chai就在罗得岛医院急诊科测试过谷歌眼镜,当时他做的是皮肤病的咨询。去年,UMMS的团队还成功利用谷歌眼镜做了毒理学的咨询。一位急救医师还通过谷歌眼镜将病人状况实时回传给专家以咨询他的意见。毒理学专家表示,这种实时咨询的方式成功率高达89%,有6名病人在专家协助下成功找对了解毒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最近,Chai与凤凰城的班纳健康中心合作,想要提高谷歌眼镜的精确度和可靠性。50位病人参与了这项计划,研究人员比对了两种结果并找到了两者之间的关联。随后,他们将研究结果发表到了医学毒理学杂志上。

负责该研究的是班纳毒品和药物信息中心的Aaron Skolnik,他希望未来能利用谷歌眼镜帮助亚利桑那乡下医院的医生进行疾病诊断。“虽说在消费领域谷歌眼镜遭遇了完败,但在医学和工业应用上,它依然潜力十足,”Skolnik说道。“它能在相对低的成本下,远程提供大量精确可靠的数据。”

虽然谷歌眼镜潜力十足,但在焕发第二春前它还需要克服两大困难。第一,其内置摄像头的清晰度确实一般;第二,提供咨询的专家暂时还没有找到很好的数据存储方法。

随着技术的进步,上述两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因此UMMS的团队已经计划将谷歌眼镜用于灾难现场了。举例来说,从火场救人的消防员在医学上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如果场外专家能第一时间提供医学诊断和紧急处理方法,伤员的生存几率就会高很多。

“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打造一整套传感器和技术来帮助医生远程和病人交流,”Chai说道。此举也是为了转变急救医生的工作方式,“眼下我们还是唯一停留在纸质时代的技术专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