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外迁传闻引深圳担忧 后者已失去吸引力了吗?

一则关于深圳龙岗区官方报告中提出的“服务华为”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该报告中提到,“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 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行文间透露的是政府对于华为外迁的焦虑和担心。

华为外迁传闻引深圳担忧 后者已失去吸引力了吗?的照片

[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所谓的搬迁消息不实]

[深圳龙岗区官方报告中提到,“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

[如今,已经成长为通信领域世界级的领导者,华为每年的营收达到3950亿元人民币,并且在深圳的纳税大户中数一数二。]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3.7%,同比上涨62.5%,同比涨幅连续第16个月居于全国首位。]

对于华为,深圳失去吸引力了吗?

近几年深圳的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都在明显上涨,特别是去年一年的“一路狂奔”让不少制造企业感受到了租金费用导致的压力。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工厂搬回了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的城市,只将研发和销售部门留在了深圳。

早在2012年,华为就在东莞松山湖注册了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这几年又加大了对松山湖的投资,种种的动作让“外迁”的可能性增大了许多。

华为在5月22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应称,该公司从未有计划将总部搬离深圳。

“华为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乃至全球各地设立各类分支机构或研究所,以更好地支撑公司全球化业务开展,在此过程中对部分业务所在地进行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但显然,深圳已经并非华为的唯一选择。而华为总裁任正非也直言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有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

华为搬不搬

1988年,在杂草丛生的深圳湾畔,两间简易房里,43岁的退役部队团职干部任正非,和其他5个人一起凑了2万多元钱办了华为,早期主要业务是代销香港的一种通讯交换机。如今,已经成长为通信领域世界级的领导者,华为每年的营收达到3950亿元人民币,并且在深圳的纳税大户中数一数二。

伴随着业务的增长,“华为渐进式外迁”的话题近年来不绝于耳。2013年,一名华为的员工曾经在网上曝光了几张华为在东莞的松山湖基地图片,欧洲小镇的建筑风格蕴含在低密的松山湖之中,美不胜收,该名员工表示“里面还有轻轨电力小火车当作穿梭交通工具”,则不由让人想象一个新的华为王国的诞生。

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人余承东也在自己的微信上转发过类似的“规划蓝图”,同时“吐槽”深圳办公室附近的交通状况过于糟糕。“早晨6:45出发,不超过25分钟可以到公司。但超过7:00之后出发,就会遇到浩浩荡荡的公司员工私家车队伍而大堵车,需要一个小时,尤其是天安云谷那地方,很多人建议消费者BG早上7:30上班,不知道大家意见如何?”

在华为人轻松的互动中,一种华为“撤离”深圳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大。虽然近几年频传华为在南京、廊坊等地拿地,但是东莞的“总部基地建设”的可能性则显得更为“靠谱”。

从2005年的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成立,到2012年的拿地并被要求2015年建成,以及2013年规划的曝光,华为和松山湖越走越近。在东莞新出炉的2015年的企业纳税排行榜中,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拿下了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两个第一,外界估算纳税额在20亿元左右。

根据东莞市政府官方提供的消息,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主要从事通讯设备行业,总占地面积约1900亩,总投资100亿,其中一期项目计划投资35亿,占地面积约60万平方米。2014年,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完成投资4亿元,占年度投资计划的133.3%,2015年计划投资5亿元。

目前华为在东莞的业务主要是终端方面的业务,这几年终端发展也非常快,新增的业务部门在深圳这边根本坐不下,部分业务放在东莞也是发展的需要。”华为终端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所谓的搬迁消息不实。在此前,华为创办人任正非也几次表态称华为不搬。

但深圳确实并非华为唯一的重心了。此前,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也表示,无论深圳是否愿意,制造业企业肯定是往成本低和公共服务也不错的地方跑。

“深圳房地产太多了”

虽然在短期内华为并不会“撤离”深圳,但曾经为深圳带来无限价值的制造业大军却着实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数据显示,今年1至4月,民间制造业投资增速仅为5.4%,创下历史新低。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广东部分劳动力密集型的传统产业为了应对订单量萎缩的困境,节省投资,亦不再扩大厂房、更新设备;部分企业虽然订单量有所增长,但也只是购买新设备,致力于提升产品质量。传统制造业确实遭遇了投资低潮。

任正非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认为,目前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有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

深圳制造业的各项成本居高不下,租金成本是一项重要开支。2015年,深圳全日制就业劳动者最低工资标准为2030元/月,非全日制就业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18.5元/小时。在租金上,2015年初深圳的厂房类出租屋平均月租金同比上升幅度高达11%,在去年住宅房价高涨的带动下,租金又上涨了不少。

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工厂从深圳搬回了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的城市,只将研发和销售部门留在了深圳。

任正非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明确表达了对房地产泡沫的厌恶。

“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他表示,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工业现代化最主要的,要有土地来换取工业的成长。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人才去与留

深圳的房价上涨,已经令许多外来人才无所适从。

王俊(化名)家住成都,他自毕业后因为职业需求来到深圳某科技公司工作,他来深圳的主要原因就是喜欢这座城市的创新精神,但是工作近3年的他却一直没有买房,甚至开始准备悄悄离开这座城市,高房价已经成为他难以承受之重。

根据深圳规划国土委的数据,深圳2016年3月的新房成交均价高达49989元/平方米,环比上升3.9%。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3月,深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上涨3.7%,同比上涨62.5%,同比涨幅连续第16个月居于全国首位。到了今年4月,深圳房价出现第一次下跌,环比下跌0.4%。即使这样,深圳的房价依旧很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深圳部分片区和楼盘的价格在过去一年的涨幅超过100%。

“我打算端午节前回成都给自己买一套房子,说实话我非常喜欢深圳,但是这里的房价真的太高了,我没有办法在这里安家,如果这样我未来可能还是会回到成都。”王俊告诉记者。

王俊一开始来深圳曾经想过在这里安家,更加发达的经济和更好的创业氛围,使得他深深爱上这个城市。但是从去年开始,深圳的房价开始疯涨,而他的收入并未有房价那么高的增幅,自己在深圳置业的能力开始越来越弱。最终,他决定还是回到成都,先买一套房子,为自己未来的安家做好准备。

房价的高涨,在华为所在的坂雪岗片区同样明显。

早在2010年,深圳龙岗区就开始在华为所在的坂雪岗片区规划“华为科技城”,旨在解决华为周边的配套和环境。但是六年过去,当地挤进来多个地产项目,房产在销售时也肆意打上了华为的标签,房价被炒高。

2015年年初,本报记者在坂雪岗片区走访当地房价时,周边矗立着不少小产权房,密密麻麻,拥挤不堪。地产中介指着不远处的华为信誓旦旦地说,“华为科技城”正在抓紧建设,等明年建成之后,该片区商品房的价格必将从三四万元一平方米涨到五六万元。

这位房产中介的预言成真,该片区商品房的价格的确涨到五六万元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