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冻人复活后会怎样?重回世界面临生存、心理问题

北京时间4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近年来人体冷冻技术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打算将来冷冻自己遗体的人也越来越多。通常,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如何冷冻人体以及冷冻若干年后人体如何复活,很少有人关注冷冻复活人回到这个世界后将怎么办。近日,BBC未来频道科学栏目记者蕾切尔-努维尔撰文对冷冻人复活后的可能情形进行了想像与探究。努维尔认为,冷冻人复活后将面临生存问题、心理问题等。

冷冻人复活后会怎样?重回世界面临生存、心理问题的照片 - 1

即使某些冷冻人实现了完美复原,他们仍然需要让自己适应一个全新的身体、全新的文化、全新的环境。这些人将被迫经常自问,“我是谁?”

冷冻人复活后会怎样?重回世界面临生存、心理问题的照片 - 2

我们现在冷冻保存的人体在法律意义上是死亡的,但我们的后代却可能不这么认为。

目前,在美国和俄罗斯的三家机构里,有大约3000人处于被遗忘的角落。他们在心脏停止跳动后,进入一种被称为“冷冻保存”的深度冷冻状态。在细胞真正死亡之前,他们的大脑组织经过“玻璃化”处理被“暂停”。所有这一切“停止”流程都是合法的,但是如果他们能够说话,他们有可能不会承认自己的“遗体”是“死尸”。相反,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只是处于一种无意识状态。

现在,估计没有人知道是否有可能再次唤醒这些人。但是,目前在世者中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种“不确定性”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大约有1250位仍然活着的人已经准备将来被“人体冷冻”。美国俄勒冈州、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地不久后将出现更多的人体冷冻机构。总部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人体冷冻机构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冷冻组织之一,该机构主席丹尼斯-科瓦尔斯基表示,“关于人体冷冻,我们有一句谚语,‘被冷冻,将是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第二糟糕的事。’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你肯定会被再次唤醒,但可以保证的是,如果你被埋葬或火化,你肯定会永远消失。”

由于业界实践经验不足,而且暂时还没有成功唤醒的案例,人体冷冻听起来有些像科幻影视中的故事。但是,许多科学家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领域,冷冻领域生物学家也正在慢慢尝试让冷冻人复活的可能性。最近,一个研究团队成功溶化了一个此前被冷冻的兔子大脑。尽管这个大脑被冷冻储存了数周时间,但其突触仍然完好无损,而突触又是大脑功能的关键结构。不过,这个兔子仍然是死的,研究人员也没有继续尝试让其复活。

虽然溶化一个兔子的大脑并不代表这种技术也可以适用于人体冷冻,但是一些科学家认为,将来有一天人体冷冻复活手术会像现在治疗感冒或骨折一样常见。美国专注研究老龄化疾病预防的非盈利组织森斯研究基金会首席科学家奥布雷-格雷表示,“这其实并非如你想像的那样可怕、怪异。它只是一种医疗方式,是能够帮助患有严重疾病的人的另一种医疗保障。”

假如人体冷冻技术最终被证明可行,那么过去被冷冻的人复活成为新市民,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他们是否要面对一个极其陌生的环境,是否要面对重新做人的挑战?故事究竟该如何发展,依赖于许多因素,比如他们已经“离开”了多长时间,他们返回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他们是以什么形式回来的,等等。回答上述这些问题需要更多的思考,一些专家已经开始关注这些问题,而不是仅仅考虑如何让他们复活。

复活回来的冷冻人的大部分经历将取决于时间跨度。一些人乐观地预言,未来30年到40年内人类的医学将有助于增强生物系统功能、预防疾病,甚至实现逆向老化。如果这些都能够实现,那么那些如今冷冻的人在复活回来后的生命最初阶段将可能受到自己认识的人欢迎,比如已经成年的孙子辈。科瓦尔斯基与自己妻子、孩子等都签署了人体冷冻协议。事实上,人体冷冻机构的成员都在鼓励家人参与,成员配偶半价,未成年子女免费。科瓦尔斯基表示,“我们确实鼓励一家人能够呆在一起。”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冷冻复活人回到这个世界后失去了原来所有的联系,就像是进入其它国家的难民。这些人该如何生存,如何立足,也成为了专家关注的话题。伦理学与生命科学研究所--海斯汀中心创始人之一丹尼尔-卡拉汉表示,“如果他们来到一个陌生世界,一无所知,没有任何收入,他们需要关照。那该怎么办?”为了提早准备应对这些需求,人体冷冻机构已投资2.8万美元人寿保险。如果有可能,当冷冻人回来时,这笔钱将不再存在,他们也不会为了生计而发愁。科瓦尔斯基等人相信,一个社会如果发展到足以治愈所有疾病和解决老化问题,那么这个社会也将没有贫穷,物质极大丰富。在这样一种假设中,人类的衣食住行都将是免费的。

但是,即使冷冻复活人回到了一个更加公平、先进的社会,心理上的突然变化仍然需要调节,需要适应新世界。由于离开时间太久,且对这个社会很陌生,冷冻复活人会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能够抓住某种确定性,即他曾经所知道的人或事,当然这些已不可避免地失去了。如果这样,他们心理会形成强烈的创伤。此外,专家们还忽略的一个事实,那就是冷冻人只是冷冻了大脑。美国精神疗法专家杰弗里-考夫曼认为,“即使某些人实现了完美复原,他们仍然需要让自己适应一个全新的身体、全新的文化、全新的环境。这些人将被迫经常自问,‘我是谁?’”

不过,仍有一些人认为,冷冻复活人精神方面的复原并不需要特别担忧,因为未来心理治疗技术可能取得极大进步以及人类本身拥有精神快速恢复能力。纽约人类学家阿布-法尔曼表示,“我们一出生就要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我们一生都在不断适应一个个陌生的环境。”科瓦尔斯基也认同这一观点。他指出,人们从发展中国家移民到更加发达的工业化国家,面对全新的环境一样可以做得很好。同理,那些曾经因事故或战争而身体残疾的人也一样可以找到生存之道。

还一个问题需要指出,即那些从遥远的古代复活的人是如何与当代人建立起联系的,因为当代人会把复活人当成另类。格雷指出,“虽然人们一直都是这样,总是把外人当成另类。”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孤立比现如今的其它社会隔阂问题更为严重。卡拉汉表示,“100年时间,社会会发生很大变化。如果再加100年,社会将完全不同。从200年前回来的人,几乎就是个外星生物。”

当然,这些假想的问题仍然只是想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