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R蔫了以后,无人机投资的焦点转移到了中国市场

据外媒VB报道,《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大疆四轴无人机 Phantom精灵4发布后,行业内出现一个引起广泛关注的讨论:无人机的市场投资如何达到全盛。

3DR蔫了以后,无人机投资的焦点转移到了中国市场的照片

大疆前不久声称,去年该公司的无人机出货量达到70万台,以总值约20亿美元的销售额占领70%的无人机市场。而这款最新的无人机Phantom 4零售价格为1399美元——相当于一个GoPro再加一个iPad——Phantom 4加入了一系列新的功能特性,比如首次将“计算机视觉”与“机器学习”技术首次引入消费级无人机,让其拥有“障碍感知”、“智能跟随”、“指点飞行”三大创新功能,让精灵4能够自主识别障碍物体并作出飞行判断。

那么,这样的情况下最终的结果将如何呢?一台无人机可以拍摄360度的视频,以及更多防抖动下拍出的高山流水精美照片。所以,未来我们无需增加太多的飞行器,而只要更多的摄像头就能满足拍摄的需求。而且,这类型产品价格还将继续下降,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消费得起。

消费需求增长强势,中国因素愈发关键

自去年12月21日起,美国联邦航空局要求美国公民对无人机进行登记注册。两个月后,接受登记的无人机超过了30万台。不管信不信,现在美国无人机的注册量已经超过人为驾驶的飞行器。

尽管无人机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是,2015年第三季度中,中国无人机市场销量仍然达到4万台。相比较之下,虽然美国消费者的支配收入似乎更高——对部分人来说,1399美的Phantom 4只相当于一次“冲动购买”——但中国消费者似乎表现出更强大的消费能力。前不久,大疆才在深圳某商业中心开放其一个占地8600平方英尺的实体门店,销售从500到4000美元各种级别的无人机产品。调研数据称,到了2019年,中国无人机市场销量将达到310万台。这也解释了为何大疆近期又获得了一轮7500万美元的融资,推动其估值增长至80亿美元。

最重要的是,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中,大疆此前的劲敌之一美国无人机公司 3D Robotics (3DR)在面对大疆的强势,自觉难以撼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转而押注企业级市场。事实上,3DR的危机不止转型这么简单。据报道,由于积压过多消费级无人机库存,3DR陷入了危机:先是进行大规模裁员,其联合创始人甚至也出走了;此外,3DR公司总部位于加州伯克利,但在整个2016年,3DR计划撤销所有分布在其他城市的部门。CEO Chris Anderson 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面对大疆,其他无人机公司不得不关闭或者转型。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外投资者都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市场。

未来的投资机遇在哪里?

那么,在资本争相追捧无人机市场的背后,到底投的是什么?未来的方向又在哪里?去年,从硅谷到纽约,很多风投把钱砸进了无人机公司,比如知名的KPCB,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还有ff Venture Capital。不仅如此,不少巨头也跃跃欲试,开始投资无人机行业,比如Google,通用电气,高通。

据高盛投资公司估算,未来五年企业无人机市场将可达到206亿美元,消费级无人机销售额则可达到140亿美元。不过,即使有着巨大的需求潜力,早期投资者也不太可能投资硬件或无人机本身,反而是盯上了无人机可以提供的服务。为什么?来自中国的大多数无人机硬件可用成本相对较低,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基础软件都是开源的,这意味着无人机制造商将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像计算机行业,做硬件很容易商品化。操作系统的利润率也越来越低,但是利用软件来解决问题则是一个高利润率的方向。美洲无人机系统基金总裁Mattew Bieschke透露,他们计划投资22亿美元,支持无人机软件服务领域的创新。 他说,“如果没有解决方案,依靠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或国会投资数十亿美元为无人机建设基础设施,绝对是天方夜谭。”

短期来说,无人机的商业应用主要在于媒体/娱乐、新闻、农业、房地产、公共安全等领域。但一般来说,其实买家直接持有和操控无人机都不是最经济有效的方式,所以,那些提供“无人机服务”的公司和业务反而有可能成为有利可图的投资目标。

比如监测领域,像Percepto这样的公司则利用无人机的计算机视觉功能来帮助生产企业降低风力涡轮机的检查成本;还有其他公司则针对石油天然气的钻井和开采,降低这些生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以及安全风险系数……Skycatch一类公司则为建筑行业提供更精准和便宜的测量服务……无人机就是这样一个能够解决实际大问题的设备。

除此之外,比如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AeroCine,他们主要提供航空电影和广告拍摄服务,一旦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松绑政策,他们就会新增一些新闻采访服务。AeroCine无人机搭载了12个电动马达,重33磅(约15公斤)可以近距离航拍视频,而这一功能直升飞机是无法做到的。

而在精细农业领域,许多公司企业都倾向于“无人机就是一种服务”的模式。举例来说,Greensight就是使用自定义无人机和传感器来监控草坪的早期化学迹象,从而可以为高尔夫球场需要降低化工服务成本的领域提供解决方案。以农业无人机为例,相比人工喷洒,无人机的优越之处在于效率更高、农药用量更省,两者一结合,成本方面的优势就会很突出。据极飞的彭斌在《一席》上介绍,用无人机喷洒农药可以节约大约30%的成本,比如一亩棉花地一年在药物喷洒上需要80到100快钱的成本,极飞可以做到50块;喷洒效率总体算下来也是人力的4倍左右。

那么,未来农业无人机的市场将非常可观——以中国为例,中国的耕地面积有20亿亩,扣除不适合机械作业的地形,面积也相当大,如果一亩地每年在农药喷洒上平均需要花费50块,这个市场的体量……

当然,目前商界炒作最多的无人机应用是货物运输,比如亚马逊。去年11月底,亚马逊在YouTube发布了一则其快递无人机Prime Air的宣传视频,这是两年前亚马逊宣布推出无人机送货服务以来,第一次公布Prime Air原型机。与此同时,亚马逊还在美国、英国和以色列的研发中心测试无人机。

投资无人机维护

无人驾驶飞机的维护是另一个有利可图的投资领域。和任何其他机器一样,无人机都将需要维护,而且飞行器维修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行业。举个例子,Robotic Skies等一类公司在全球拥有超过60个无人机维修点。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该公司CEO表示,Robotic Skies并不仅仅提供修理服务,未来他还打算加入一系列增值服务,如培训、数据采集和分析、自定义组件开发,等等。

无人机保险是另一个新兴产业。无人机都有坠毁的风险,随着越来越多的无人机投入使用,这个细分的领域其潜力就越大。如今的政策发映出一种标准,随着使用量的增长,未来操作人员的安全问题、隐私、网络安全、财产、访问权限等矛盾都有可能会突显出来。站在商业的角度,目前的数据还不足以界定科学的保险价格,但这种情况一定会得到改善。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大多数房产政策覆盖了控制无线电控制车辆的使用,那么保险公司则可弥补无人机这一块的空缺。

然后,就是无人机安全。我们如今也看到许多专门用于监测和响应无人机的基础设施,比如防止恶意无人机进入体育场和监狱,阻止无人机越境走私毒品等的防御技术。而如果你受到无人机的攻击,也有公司专门为应对此类状况,推出相应的短距离无人机运输医疗设备等业务。

当然,无人机飞行员短缺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方面。因此,未来我们也有可能看到越来越多为弥补这种短缺而发展业务的创业公司。

投资也会面临监管风险

除了如此庞大的投资潜力,无人机当然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包括监管政策的阻滞以及无人机技术本身存在短板。

到目前为止,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为无人机操作创建一个监管框架的行动比预期中的进行得要慢。据悉,为了合法的商业飞行活动,未来用户必须获得第333条豁免条款,以及来自FAA的授权证书。根据 CB Insights 数据,截至2015年7月,44%的第333条款豁免已经投入使用,可以拍摄电影、照片或视频。

此外,FAA和NASA也已经积极招募工作组来解决空中交通控制问题。亚马逊发言人Paul Misener曾表示,相比较来说,监管政策问题比技术问题更难应对,他们当下之急是需要充分证明系统的安全性。

所以说,投资者应该如何对待无人机投资的危险与机遇呢?《华尔街日报》表示,我们尚未预见大规模的市场利益,但很显然,部分领域具有相当的潜力。只是,“天空,是唯一的限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