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羊毛党”月入五万:平台又爱又恨

“从明天起,只放借贷宝,晚上交单,其他平台暂时停一停,我这几天要忙结婚的事儿。”在一个近1700人的群里,除了群主和管理员,其他人均被禁言,在借 贷宝之前,群里刚在3月份“薅”完陆金所、聚财客等平台,“羊头”杨胜(化名)最近准备休息休息了。这只是全国20万“羊毛党”大军中的冰山一角。

互联网金融“羊毛党”月入五万:平台又爱又恨的照片

所谓“羊毛党”,是指专门选择各互联网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上实惠的人群,这一行为被称为“薅羊毛”,“羊头”便是“羊毛党”的领头人,主要是为群内“羊毛党”们提供各种平台的优惠信息,甚至组织“羊毛党”们与平台谈判,以获得更多的优惠。

从2014年开始,“羊毛党”们将“薅羊毛”的目标转向了互联网金融,而P2P网贷平台们对他们又爱又恨。P2P平台与“羊毛党”的爱恨纠葛源于“羊毛党”在为平台聚拢人气、吸引普通投资客的同时,亦存在恶意组团“薅羊毛”、抹黑平台、诱发平台挤兑的现象。3月21日,融金所、借贷宝、网信理财、唐小僧等互联网金融企业公开表示自己是“薅羊毛”的受害者。

《IT时报》记者在十几个“羊毛党”的群里潜伏了一个多月后发现,这个独特的群体中鱼龙混杂,振臂一呼便有万人响应的“羊头”与群发信息专骗新手的“师傅”并存,月入三五万元的职业“羊毛党”和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初级“羊毛客”利益滚缠。

2016年,当监管的脚步离P2P平台越来越近时,当一批P2P平台将“死于”政策或者爆雷(出现兑付困难)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而没有了“羊毛”,“羊头”们对于未来,心怀忐忑。

初级羊毛党

遍地是陷阱

在QQ中搜索“P2P 薅羊毛”,多如牛毛的羊毛群让人眼花缭乱,记者相继加入十几个羊毛群后才发现,几乎每个群都在疯狂推荐P2P平台,一刻也不停息。若有人在群里说话,很快就会被下一拨信息淹没,想交流只能私信。

如果仅仅是用自己的信息在一些不同的平台上注册,获取新手奖励或者首单高利率,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羊毛党”。通常情况下,“羊毛党”们都跟随“羊头”注册,根据“羊头”邀请链接注册的新客户,将可以从P2P平台方拿到额外的奖励。

在一个“薅羊毛”的QQ群里,记者给一位不停发平台信息的“羊头”发了私信,表示想做单,对方很快发来了十几个P2P平台的优惠活动,并标注邀请码或链接。

比如参加陆金所注册绑卡充1元返50的活动,通过对方链接成功注册后,50元奖励会在下个月发至对方账户,再由对方转给记者。

当记者正在质疑“羊头”是否会依约将奖励转回来时,一名刚进群的投资客在群里开始抱怨,称自己刚注册完,就被对方拉黑了,但很快,他的抱怨被新的一拨平台推荐信息淹没,而这种情况,在交流群中是常有的事儿。

在另一个QQ群,当记者表示“新人求带薅羊毛”的意愿时,很快有人主动联系记者称,“薅羊毛是技术活儿,新人必须由师傅带,拜师费500元,送QQ消息群发软件,可将其470个群的好友复制给我,投资返利也会比一般投资客更高。”另一群友的拜师费则是18.88元,但后期软件设备、入一首大群、复制好友均需另收费。

“这是推广刷单群,成熟的‘羊毛党’不会进这种群,一是容易被骗,二是鱼龙混杂,推荐的平台易爆雷。”一位名叫夜猫(化名)的“羊毛客”告诉《IT时报》记者,虽然仅入行一年,他一个月的羊毛收入就已稳定在3万至5万元,资金平均分配在40至50个平台。在他看来,初级“羊毛党”通过关键词搜索加入的羊毛群,是风险爆发的集中地,大家都是打一枪换一炮,几乎没有任何保障。

高级羊毛党

平台邀请我们去“薅”

在搜索引擎中搜索“羊毛网站”,出现在《IT时报》记者面前的是一长串的羊毛信息网站,每天时时更新最新活动信息,并与平台进行广告业务合作。这些网站都有相应的QQ群,群主多为站长,因群主多带内部群组团薅羊毛,亦被称为团长。在这些QQ群,加群需暗号,群友也不能私自发平台推广信息,一旦发现,会被立即踢出。

“高级‘羊毛党’也分两种类别,一类有多个账户、多套资料(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号等个人信息),利用各类科技产品批量操作重复‘薅羊毛’,略带贬义;另一类是真正的“羊毛”投资人,能自我规避风险,以小投资来获取利益最大化。”一位羊毛信息网站的站长苦茶(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

每天下午5点半至6点,苦茶都会雷打不动地更新网站信息,虽然他已将重心渐渐转移回本职工作,但一旦有项目,他依然可以号召近5000名“羊毛党”。

虽然不少平台大呼自己是“羊毛党”的受害者,但事实上,“有的平台为了数据好看,会主动求我们‘薅羊毛’。有时我也会研究平台的游戏规则,打电话说明身份,欢迎我们的,就谈妥价格,大家一起‘薅’。”

据苦茶透露,P2P平台给团长专属链接,按注册、投资人数给团长返利是行业潜规则,但为了维护“羊毛群”,苦茶每推荐一个平台还是会进行详细考察,把企业正负面信息均发布在群里,让群友自己选择。

“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平台倒闭、跑路、‘薅羊毛’反被‘薅’的例子比比皆是。团队是靠诚信及威望慢慢积累起来的,赚了钱大家不一定感谢我,可一旦推荐的平台出了事,涉及金额较大时,这个团就会轰然坍塌。”苦茶说。

“羊头”号令集体补仓却“踩雷”

“行业内确实存在为了刷业务数据指标,借助优惠活动、营销手段吸引‘羊毛党’参与的现象,但‘羊毛党’的投资并非长期投资,他们对平台的忠诚度低,流动性强。如果‘羊毛党’忽来忽去,会导致平台实际交易惨淡,引发更严重的连锁反应。有的平台不胜其扰,就发布公告抵制‘羊毛党’。”网贷之家CEO石鹏峰告诉《IT时报》记者。

4月7日,曾发布抵制“羊毛党”公告的某平台工作人员颇为无奈地告诉《IT时报》记者:“‘羊毛党’组团薅一次,相当于平台的营销费用打了次水漂,我们觉得一个月标短,他们觉得长。平台也不太好说什么,担心‘羊毛党’会在第三方平台发帖,恶意曝负面、闹事来报复平台。”

另一方面,因为与平台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葛,“羊毛党”也似股市,大庄托市,中层接盘,散户兜底。“平台与‘羊毛党’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大众理解的那么简单。2014年,因为我们团长对某平台评价很高,许多‘羊毛党’都投了这个平台。但其实,知情的人都知道,团长在内部核心群里组织大家凑了600万给平台补资金缺口,维持平台正常运转,然后等新人来接盘,但后来,平台还是跑路了。” 苦茶说。

对于“羊毛党”是否真能撑起或拖垮一个平台,苦茶与石鹏峰均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平台本身有问题,才可能被拖垮。

阻击羊毛党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对平台而言,“羊毛党”就像毒品,用多了会上瘾,还会有副作用,最健康的方式是设置规则把“羊毛党”挡在门外。这个过程除了考验平台活动的设计艺术,还需要有外部技术支持。

“‘羊毛党’一般在平台促销活动前几天大量出现,数量是原有用户的5到10倍,我们检测并记录下来,交给平台处理。”同盾科技COO马骏驱告诉《IT时报》记者。

同盾科技针对的是批量操作的刷单式“羊毛党”,通过从IP、身份证、手机号、邮箱等多维度检测,帮助平台识别借贷申请资料中的虚假信息,以过滤“羊毛党”。在马骏驱看来,“羊毛党”还是会长期存在,但平台越来越聪明,“羊毛党”的生意趋于难做。

但据记者了解,不同的平台对“羊毛党”态度千差万别,有的是拒绝所有“羊毛党”,有的则暗示检测人员默许小部分“羊毛党”进入平台。

外部技术的检测似乎并没有对以苦茶为首的“羊毛党”造成本质影响。在苦茶看来,“羊毛党”最大的群体还是使用一套资料的散户,真正让他焦虑的是,监管部门对网贷行业的日趋收紧,P2P繁荣背后的泡沫显现很可能会将“羊毛党”的生存状况暴露出来,再加上今明两年平台可能出现的倒闭或并购潮,很可能促使以“薅羊毛”为生的“羊毛党”被反“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