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漫谈成长进化 彪悍的人生也要解释

罗永浩2011年上过一次《鲁豫有约》,原因是当时导演贾樟柯有个“语录计划”的系列短片,而作为以“老罗语录”走红的罗永浩,是这个系列短片中的主角之 一,那时候他的身份是牛博网创始人和老罗英语培训学校的校长,无论是网络评价,还是业内口碑,都好得出奇。然而近期再次出现在《鲁豫有约》的节目中,换了 身份的罗永浩,也多了很多争议和非议。

罗永浩漫谈成长进化 彪悍的人生也要解释的照片 - 1

从2012年5月开始,作为锤子科技创始人兼CEO的罗永浩,大众舆论描绘出的形象是:大嘴、好斗、爱刷屏发微博、频频打脸……

于是罗永浩改变自己,不再公开场合评价友商的产品,也不再说很多关于公司之外的公共话题,甚至当时让他一度穷追猛打的方舟子,他最近也没有再说关于其“安保基金”的任何一句话——即使央视记者王志安每天都在展示关于方舟子安保真相的新证据。

罗永浩现在忙于锤子科技的发展,他多次谈及创业近4年来的不易。节目中他的午饭是20块标准的盒饭,而此前锤子科技内部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时的表述是:老罗的饭就放在那儿,他中午就站着飞快地吃几口,然后又继续工作了。

虽然锤子科技离目标中的成功还是很远,但此次在《鲁豫有约》的节目中,罗永浩还是在陈鲁豫的问答中,谈到了很多未曾公开说明的现状,比如现在慢慢被手机圈子接纳了,又比如公开谈到没上大学是一个比较大的遗憾,还谈到了自己理财观和家庭责任,认为一个怕老婆的男人坏不到哪里去。

此外,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著称的罗永浩也坦承自己并不喜欢这句话,他认为自己骨子里有很多柔软细腻的东西,并不是外界眼中一个恶狠好斗的胖子。

关于自己的当前和过往,罗永浩这次“解释”了很多。新浪科技对这些“解释”进行了实录整理:

谈创业之初

我在工业设计、人机交互和UI这几个方面研究最长的就是UI吧,当初是因为兴趣,到了有一天我们要做手机的时候,去找UI设计师,他们就很吃惊,发现这个人竟然懂UI,因为科技公司创始人一般是很少有人懂UI的,所以起初我找UI设计师的时候就特别容易,直接找的就是业内最好的,因为绝大多数UI设计师的一生,都没有机会被一个懂UI设计的人一起共事。

工程师方面则特别吃力,因为很多人都以为我是相声演员,前7个人中有6个人都是听我录音长大,所以才愿意加入的,但是他们很悲观,觉得这公司必黄。不过因为听着我录音长大的,就觉得黄就黄吧,最多也就一年,也算帮我圆个心愿。

如何来说现在的创业状态呢?就是焦虑和创造力混织的一个状态吧。有创造力是偶发现象,焦虑长期都有,你要承担很大的责任,这种感觉随着公司规模变大会加剧,现在一想就是要对700个家庭负责,感觉还是挺吓人的。但某种程度上也是好事,就像有些地方的人会轻度吃不饱,你做公司始终保持轻度焦虑的状态,可能对你做事反倒是有好处的。

谈乔布斯的影响

我演讲没乔布斯电影那么戏剧化,其实后台也是乱糟糟的。即使安排统筹显得非常好,大家一片叫好,其实后台也是混乱不堪的。

我在做产品和做科技行业,在他身上学到最多,相似之处肯定性格上很多。其实苹果做到最好的时候,其实乔布斯也是不满意,我觉得你得是这样的人,这东西学是学不来的。包括我们到现在即使做到某个程度,我把团队夸了一通,但其实我还是不满意,所以我从传记电影里看到那些东西,其实是感同身受的,我们这种人,北京话叫事儿妈,台湾人讲特别龟毛,特别挑剔,没什么好词儿,但我觉得还挺幸运的,制造业里会把这种性格当作是美德,就是工匠精神这个东西。

乔布斯在工作上绝对是榜样,也可以叫偶像,做企业和产品在他身上学得是最多的,当然前边还有博朗兄弟和盛田昭夫,都是这个路数,只是乔布斯离我们比较近,做的都是相似的东西。

我其实偶像挺多的,我觉得亚洲文化的特点,大家到了中年以后就开始假装自己谁也不佩服了,然后如果别人追星,他就觉得还是喜欢指责别人幼稚,我觉得这个挺奇怪的。你看乔布斯五十多岁,见到鲍勃·迪伦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非常正常。我第一次看到崔健就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我们小的时候,在小镇上,班里半数以上的男生还是都挺雄心壮志的,打小就因为这个被人嘲笑,我做这个公司的时候也是,有一天我说想做手机,想做数码产品,其实也是,都是铺天盖地的嘲笑声。

实际的情况是:转型的过程里,一般是嘲笑比较多,转型完了就没事了。

谈大嘴巴和骨子里的社交恐惧症

有时候有想法的时候对外面先说,有时候也有策略有目的,比如说我想去做新东方教师的时候,跟一些朋友说了,也都是打击,我就想,下次有这种事我就不说了。但是等到做锤子科技的时候,我也想过这个事情,但当时我们缺人缺资源,什么都缺,起步比较困难。

起步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说一说,就有很多数字媒体报道,因为他们没什么内容可做,发现一个相声演员,然后突然要来做手机,然后还挺张狂的,所以他们觉得这个事,有娱乐性有观赏性。

他们可能没有什么善意,但也说不上有多大恶意,在那起哄,经常转一些我的言论,然后当成是奇谈怪论,后来我发现这对我很有好处。他们眼中的奇谈怪论,是我非常真诚的想法,所以有时候我说了一两个,发现效果很好,就会鼓励我不停地说。其实我们过程中拉来人拉来钱,解决一些合作资源,跟这个是有很大关系的。

所以当时我们想做一个事,发现找不到这方面的资源,我就故意说几句话,媒体一转,就有资源找我们。 所以经常是有很大的实际的作用的。但是如果这些对你做的事不是必须的,我还是想学着不提前说,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骨子里其实是内向的人,但这个带来的问题是,从我有记忆以来的几十年,这世界一定是外向型的人占便宜,性格内向的人会吃亏,在很多领域里,或者说在绝大多数领域里。这个也是困扰了我很多年的问题。一个凑巧是内向型的人,在一个外向型的人统治的世界里生存的时候,有很多问题是为了做成事业必须克服的。

我有一定程度的社交恐惧,所以不愿意去参加任何圈子的聚会,但是你要做的事情,必须去参加的时候,强迫自己去参加的时候,那个过程还是挺难受的,但你强迫自己参加,10次8次以后适应了也就没事了。但你走出这一步,去解决这10次8次,常常是有意无意地会回避这个事情。

所以我2012年5月开的锤子科技,第二年融到了A轮融资,然后再接下来做了手机,我做手机前,在硬件行业里是个笑柄。等我们做出手机后,他们拿去拆了一看都吓一跳,因为是我们自有团队做的,水平在业界是领先的,虽然有一些硬伤,但整体上一定是领先的,所以特别是在工程方面,然后这时候,我应该借着这个机会,跟这个手机圈的人拼命认识和交朋友了,因为刚才说的心理恐惧,就没有去做,后来很多事情资源不好解决,就是因为认识的人不够。这个事我是拖了比实际需要晚一年半或两年才开始做的。一开始做,很多局面马上就打开了。有时候我会反省,这个如果早一年半到两年去做,公司现在能解决的资源肯定要比现在好很多。

不想小富即安

我觉得我肯定算天才型的人,虽然我的成就还不够,但是我觉得,其实长大的时候,很多孩子都雄心壮志,然后坚信自己能做一些事情,但是后来打击挫折,然后就放弃了。

你看,我们这有一个设计部门的小伙子,我就发现他一个月好几万的工资,花得一分钱都不剩,而且他经常花钱买一些没有什么必要性的东西,经常是到月底前一周就没钱了,然后还要跟比自己收入低的同事借个钱,当然他们是哥们,无所谓嘛。借完钱等发了工资再还回去。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我问他为什么会这样,然后他就说,他从小就有一个很重的幻觉,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要赚大钱的,如果你坚信这个,你生活里就一定不会理财,不但不理财,如果有机会贷款,你还敢使劲贷款使劲花。

然后我听完了特别高兴,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这样想,所以我在十五年前,能在新东方赚差不多年薪60万,15年前在中国一个20多岁的人,能赚60万年薪是非常高的,但是我每个月都是月光族,我老婆刚认识我的时候,非常吃惊,因为她说,以你的收入,完全没有积蓄,这怎么可能呢?她怀疑我骗她,后来我就说真的,每个月都会花光,然后经常要跟自己的朋友还要借钱扛那么三五天,然后发工资再赶紧给人还回去。

钱的话主要花在,一个是我自己买书买碟,这些东西占了能有1/3的支出,然后呢,我在新东方20多岁的时候,我认识的同龄的朋友,绝大多数收入会比我低一些,所以我们出去吃饭、打车什么都是我会抢着买单,然后这个占到另外的1/3。

好像生活支出给父母拿一些钱回去,占了能有另外的1/3,大概这个样子。

所以公司那个年轻设计师说那个话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我觉得跟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然后我就夸他你这样是对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干净,将来一定能赚大钱。

这种可能来自幻觉吧,就是我觉得我一定不会为金钱感到……就是为这事发愁,我很早就有这个感觉。可是我把这个事跟朋友们讲的时候,他们一定是嘲笑的,想什么呢。有的老师说你这样将来一定什么都做不成,这样的时候我会有赌气的想法。

其实坦率讲那时候我是没有考虑靠什么挣钱的,我只是觉得,我一定能做成比较大的事情,而且也不会为钱发愁,如果有一天我为什么事发愁,一定是要比解决经济问题要严重得多的事情发愁。

我生在县级市,跟大城市差别非常大,今天也很大,今天我回去会发现当年的那些同学朋友,很多特别有理想有追求的,今天回去的话,当年那些同学在小镇没走,也比很多人过的要好。比如说在政府混的呢,已经混到很高的级别了,去做生意的也赚到不少钱了,就这种聪明的孩子,就是说最终从概率上多数也都是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成事了。但真的就是特别满足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比如说他是一个局长,然后他就对自己现在比较富足的生活特别满意,没有任何追求了,我就觉得很奇怪,你才40岁你还可以追求很多,或者你最庸俗你可以想着去当更大的官,结果他连这个都没有。

你要享受那些满足感的同时再往前继续走,就我们做企业的人来讲,有的叫小富即安嘛,就他做了一个企业,然后赚了点钱,比一般上班打工的要活得好一些,他就非常满意了,这种企业一般来讲,几年就不行了。

现在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在加速度,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你其实开始感觉已经活得很安逸了,就是危险的。

当我要做某个时期的时候,我会发现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是笨蛋,其实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样,我不是惺惺作态,我是最近几年一直在想一个事情,我后来发现,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公平其实是智力上的不公平,但是由于某种奇怪的原因,现在人还没有从价值观上普遍认识到,因此歧视智力低下的人是不对的。我们只能做到“对那些明显是弱智的人的歧视”是被社会价值观普遍不接受的,但一个人比别人聪明一点,这时候他去嘲笑和鄙视那个智商低一点的人的时候,这个社会常常是接受的。

我做企业这么多年,常常看到特别勤奋、特别善良、特别努力的孩子由于不够聪明,所以很多事情做到最后也做不到太好,这样的看多了以后,你会感觉就是说,其实这是一个最大的不公平。

但这里边还有性格上的,不光是智力问题,比如说我性格上呢,我小时候各方面发展很平均,成绩非常好的时候,比如说我小的时候很难拿两个一百分,语文数学嘛,我一般都是一个一百分,另一个总是98,99。做好了题目会检查的时候,总是会漏一些,没有那么细致,这样的话呢,你就比跟你学习能力差不多,但比你性格细致的人差一些,这些就是有时候会因为性格问题会吃亏。

还有我另一个吃亏是我在很多方面能力很好,但我心理素质差。你知道顶级运动员之间比的不是能力,他们能力都是顶尖的,最后差的就是心理素质。心理素质差表现,比如说演讲,我演讲准备到90分以上,我表现就会很好,但如果我准备到了80分,那我上台表现一定是60分。

罗永浩漫谈成长进化 彪悍的人生也要解释的照片 - 2

现在被手机圈子接纳了

现在我出去的话,这个圈子里很多高管还有什么一些比较资深和比较牛的那些人,都是很愿意跟我们交往合作什么都有。而且我们马上入职的一些高管也都是这个圈子里原来就特别牛的人。

恐惧症现在少很多,原来也没有恐惧到让我走不出这一步,只是说心理上会有意无意地去回避这件事。比如说我到了周末,有三件事等着我,可能出去跟手机圈的人做社交那个是最重要的,但我会选择次重要的两件事,并且下意识地让自己相信那两个跟第一个一样重要。

我要下定决心进入哪个领域的时候,我会把那个领域里的绝大多数人想象成笨蛋。但实际上我在那个领域里站住脚跟再回头看的话,事实上那个领域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笨蛋,就是我瞧得上的,一定不会超过3%、5%,也许更低。

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反倒会不自信,比如说最近胖了20斤,然后人家要找我来录电视节目,我就会觉得,如果要是瘦了20斤上镜头可能会好一些。但其实这个事其实是无关紧要的,但这种事会让我不自信,但是所有认真严肃的事都不会不自信。

今天录节目我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不是前一阵锻炼掉了20斤肉的时候来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如果这件事足够重要,对我足够重要的话,我就会激发一个战斗状态去看它,如果进入这个状态去看的话,就会觉得什么都不是问题。

这次出差的时候我去看艾隆-马斯克的传记,就是那个特斯拉的,我以前也看过关于他的很多报道,比较熟悉他,但整本的传记是第一次看,看得时候就发现很多,比如有一天他想做火箭,大家都觉得他疯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一个改变时代面貌的人,都明明就是这样的人,但公众还是每一次面对这种的人的时候,都有这样一个反应,这件事是我特别吃惊的。因为如果我从学习什么历史,或者看小说看作品啊,每一次有改变时代精神风貌的人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人是个神经病,都觉得他是个疯子,但事实上最终改变世界的常常就是这些人的时候,你如果这种故事看过,哪怕不用10个8个,只要看过1、2个,你就应该重新看待这个事情了。

但是他们还是,只要一出现这种人,就认为他是精神病,因为艾隆-马斯克打算做火箭的时候,已经是个亿万富翁了,那这件事说明,他已经有很强的能力和资源,去做常人做不到的事情,即便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个,他要做火箭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他有精神病。就是说,为什么会一个二十多岁就成了亿万富翁的人,有一天决定在航天领域所有作为,决定做火箭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笨蛋认为他是一个精神病。这个事是特别让我感到奇怪的。

如果我能改变世界当然好,如果你做事业能赚钱的话可能是非常穷的时候的一个想法,那个状态很快就会过去,一旦过去了那个以后,还能支撑做下去的,一定是比较形而上的东西,而且从基因上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能力做到长期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只有极个别的人才有这个能力,绝大多数亿万富翁的儿子会发现他不能长期过花天酒地的生活,那个一定是在你的生活里可能连1/10的比重都达不到,那些能一年365天天天花天酒地的人,真的是基因上跟别人不一样的人。

我肯定是有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就是弄一大堆朋友然后一晚上毫无意义地喝酒,花掉几万几十万块钱,然后享受一些什么……反正贵的消费吧。我有过这样的生活,但这种生活连续两天对我都很难,完全不享受这个东西。我本质上还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虽然不年轻了,但是也还是能这么讲吧

谈成长和价值观形成

当时决定高中退学,自由读书。最主要的就是想离开这个家乡,我们那个家乡,在那个年代,现在也很可怕,那时候更可怕,那时候只要是个男孩,晚上9点以后不回家,父母就很紧张了。到处都打架,校园暴力特别特别严重,对男生来讲是回避不了的问题,你只要上学,一周五天上学嘛,五天的话在校园里至少会有两到三起暴力事件。

我初期都是挨揍的,有的时候比如说当着女生的面被羞辱了一通,那个会爆发特别大的一个反应,所以只要一反抗,马上就不会挨欺负了。

我当年指出老师错误的时候,还是喜欢直接一些,包括做了企业也是。我直到今天,情感上还是不太接受,为什么我不能对竞争对手的产品说三道四。

我现在年纪大了,有时候回头想也有一些是我捣乱的,但是确实绝大多数时候我说的是真话,老师是在明显撒谎。我是有轻微的攻击性人格的,所以如果别人给我是一种挑衅状态,我瞬间就会进入战斗状态。

老师有时候说一个逻辑上非常荒唐的东西,我们觉得不对的时候会跟他讲,但那个时候老师胡搅蛮缠完了,他跟家长爱讲的一句话就是:这个孩子爱说一些谬论。他们把逻辑上他们反驳不了的叫做谬论。每次有什么事情,我跟他有争执,他证明不了他的错误的时候,他就简单粗暴地说:你这是谬论,然后就不再往下辩论了。后来我就退学了。

当然,没上大学可能对我来说是非常非常遗憾的,特别是我到了美国去硅谷的时候,当地朋友领着我们去斯坦福校园参观的时候,我其实非常难过,看那学校好得离谱,然后我在校园里逛的时候,非常非常难过,就觉得我这辈子为什么中间就没有4年能在这样的地方正经学点东西,认识一批非常聪明非常优秀的同学。

我当时是不知道的,如果我在那个高中上完了学,如果我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有一天能到那样的学校去上学,这个是不可想象的。那时候留学对我们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是很天方夜谭的事情。

我特别不愿意委屈自己学我认为没用或者是我不喜欢的学科,比如说你看我多年以来总自嘲说我数学方面是个白痴,这个不是真相,真相是只要我忍着不耐烦学数学,也一定是能接近满分的,只是说我到了一个阶段以后,发现靠着小聪明已经不足以考满分的时候,我就彻底放弃了。

如果能领着我去斯坦福转一圈,说你再忍两年,就能去这里读4年书,那我一定会忍的。

国内的高校,清华北大不具有这样的吸引力,我很多年前来过一次,清华的破烂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震惊,因为在我们心目中那是一个殿堂级的学院,可是我到了北京坐了公交车,一路晃,晃了四五十分钟,到了一个荒凉得没法相信……当年清华就那么荒凉你知道吧。

去的那个路上,我心就凉了半截,因为对于我们这种小城镇来的孩子,一个大学一定要在一个非常繁华的地方才觉得它是个好大学。如果它就在天安门边上,我可能就会觉得是一个很向往。然后进去学校以后,我看哪都破破烂烂的,只有图书馆让我激动了一小会。

我只是离开学校,在家里混了几年就胡混几年的时候,做了几个小生意,然后离开家乡去过长春,去过北京,去过天津,就这么三处吧应该,噢,还去过大连。每一次去一个大城市,回来都觉得家乡特别无趣,特别没有意思。

谈成长和天分

富二代我谈不上,算官二代,我其实长大了以后反省是,你比如我上政治课,我那么挑衅老师,也没把我怎么样,跟这个是有关系的,肯定老师是有顾忌的。我能想起来一个,我爸当时他们那也有对台办,就是对台湾办公室,所以那个里边呢,能拿回来香港台湾的报纸给我看,这个是我印象比较深的,每次拿过来我都特别吃惊,我爸很早就发现我性格叛逆,他有点害怕,所以就不敢给我拿。

别的特权和什么其实那个时候真的就没有,我能看到一些东西,比如说我在里屋学习,外屋来了一个人找我爸谈事,然后最后我就听到我爸用惶恐的声音说,这个“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扒着门缝看,就是推来推去一个信封,那我想这是来行贿被他拒绝了,他不敢收。

我小时候其实本来是想过当作家的,其实这事儿上我是有挫败感的,因为固然有不是足够勤奋努力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看别人作品的时候会有两个感觉,一种是写的真好,但是你觉得我要努力一下也能做到这个程度,但是还有一种是所谓神作那种东西,你看完了你就特别绝望。

你就觉得你再怎么勤奋努力,你一辈子也到不了这个境界。

比如说电影吧,库斯图里卡,就是那个南斯拉夫导演,他拍的一些像地下那个东西,三个小时电影,中间好几次,天气并不热,但是我好几次看得冒汗。那种你就发现跟努力、跟勤奋就没有关系,他在创作状态上就是个半人半神的东西。所以这个东西你看完了特别沮丧以后,可能就不想干这个了。

我是在就是像写书或者是拍电影这种事情上体会过这个感觉,所以甚至没有在这个领域里很深入,刚刚有这么一个念头,想在这做点什么,就因为看了特别牛的东西就放弃了。

其实我吹了好多牛,别人只看到我嚣张的一面,其实我那些特别谦虚的一面,我也想借着这个节目还说一下。就是说,我在很多领域里是看到因为你怎么努力怎么勤奋,都做不到的那些东西,感受到以后就放弃了,这其实也是时有发生的,对。

我觉得在不严重依赖天分的领域里,我基本上我做什么都能成。做企业如果你要发展壮大,肯定不是严重依赖天分的事情,这里边的多数能力都是可以后天习得的。

选择一个职业多数时候是因为喜欢,但去当老师绝对不是,就是人家告诉我这工作能有年薪百万,虽然后来发现是扯淡骗人的,最高也就是五六十万年薪,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肯定会去做。

就刚才我说的,只要不是严重以来天分的事,我觉得我基本上差不多都可以。

语言方面是本来就有一些天分的,即使没天分的领域,如果那个行业本身的性质不是依赖于天分我觉得都可以做好。

我的朝鲜语是一个文盲的水准,因为我用朝鲜语没有读过书,所以我要跟人家用朝鲜语讲话,遣词用字什么的一听就是一个没读过书的人,一个文盲。20多岁的时候去韩国做过一年蓝领,你要跟当地人如果是工作上说什么那肯定没有问题,如果你要在那交一个女朋友,基本上她就觉得你是个没文化的人,因为你说话全是特别土特别……非常Basic的那种词汇,没有任何细腻的交流,只能说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

它语言能力你就想一件事情吧,就是说多傻的人,只要在当地出生,他都能掌握这门语言,就是个重复,就是个时间积累。

当老师的话,初期还是挺喜欢的,原因是你对人生的这些满足感上,有很多是来自形而上的东西,而不是那些物质享受,所以教书也是类似,如果我在这只是重复讲一些课程,然后领一份工资,这个东西是支撑不了我做太久的,就必须获得一些满足感和自我认同的这些东西。

那我教书的时候教的主要是GRE,其实主要是做逻辑分析的,那做那些的时候呢,经常结合我的成长经历,会去给他们讲一些独立思考的那些案例,那些案例常常又跟题目涉及到的是有关联的,所以我去讲那些东西的时候,就发现我讲题目怎么做,怎么分析技巧这些东西,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满足感的,但是从这衍生出来去给他们讲一个道理,看到下边学生眼睛放亮光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个工作是特别有意义,特别有价值的。所以这个东西能支撑我在那又教好几年。要不然的话,单是靠给工资是支撑不了那么多年,我一共教了5年零几个月吧。

罗永浩漫谈成长进化 彪悍的人生也要解释的照片 - 3

谈职业和涉足商业

你影响别人是会带来满足感的,诸多的因素里边,很重要的一个,对我来讲。如果我能觉得给别人更大范围内带来影响,并且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影响的时候,我会有很大的满足感。

意见领袖其实我从来都不反感,包括公共知识分子我也不反感,我比较反感的是青年导师这种说法,因为我觉得我见过的青年导师几乎都是江湖骗子,所以我特别反感这个词。

我其实做了很多青年导师的事儿,在我教书的时候,但是我从来不端着,所以我会有很多自嘲,比如说别人要把我当成是一个青年导师,我就会讲一些有点不正经的话,使别人觉得我并没有端着自己去造神或者是…

单从职业上来讲,这是我最幸福的三年半,我做这个行业是有很强的使命感和理想的,所以做得非常非常高兴。只有刚当老师的头一两年,你发现你能给学生在课程之外,给他们一些人生的正面影响的时候,这个有过一个短暂的幸福感,可能有个一年多吧,后来一直在重复,特别是录音传开了以后,我觉得我这个幸福感,随着这个录音传开已经到了顶点了,然后再去教书又是重复,所以就觉得没有幸福感。但这个不一样,这三年半,特别特别幸福。

我09年办那个教育培训,做这个的时候之前是没有做过企业的,我对做企业的恐惧全都来自小时候,我看我哥哥的朋友开一个什么小饭馆,或者小卖部,他们开这个的时候,要被各种各样恶心的什么工商的小官员,税务的卫生的消防的折磨得死去活来,在当年这个小镇上,你经营一个小生意就是这样的,很悲惨,我是看过很多这种案例的,所以我一直对经商有一个畏难心理,就是说,有一点让我为了赚钱开一个机构,然后来这么一群人折磨我的话,我是死也不愿意的。

最后真的开起来公司以后发现,一个是时代变化,进步毕竟在进步,还有一个是大城市跟小地方就是不一样,其实这个差别还是很明显的,所以我呢,生平第一个开公司,一个是时代已经赶上比较好的时候,另外一个是在一线城市。

我去教书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一辈子要在这教书,但我做科技行业数码产品我是希望我一辈子做这个事情。这个是起步时候的一个本质差异,但是会不会一辈子就做这个呢,其实我也不敢说,但我感觉我会。

老罗英语,那个是绝对没有想过一直做下去的,甚至是反感做那个的,因为那个是我能找到投资的唯一项目,大家会觉得你这个人性格这样,然后说话这么不小心,然后又脾气不好,怎么能做好企业呢?在这样情况下,我谈了一些项目,人家都觉得不靠谱,后来冯唐就说,那你就搞教育培训好了,因为你不想再去上班了,因为你做教育培训的话,你在学生当中有影响有人气,然后你在对教书的这些老师群体里面也有一些影响,你把这些人凑一块,办一个教育培训机构,肯定是没问题的。

他领着我见了很多投资机构,没有任何人给投任何钱,最后冯唐说你就搞这个教育培训得了,然后我们去一谈,感兴趣的就明显多了,即便如此,当时还是有点磨磨唧唧的,就拖了很久,后来冯唐就说,你本来就不是特别想做,然后这个事一拖拖凉了,你就再也提不起来了,所以他说这样吧,他说我先给你打一笔钱,你先启动,这样的话你每天开始工作,你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启动完了另外两个朋友也投了钱,然后反正做了两年多也就赚钱了。

但是这个对我还是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说因为这两年多做到赚钱了,克服了我对从事商业活动的恐惧心理。之前我的恐惧心理一半来自于确实说的人多了,你也不知道你性格是不是就是不适合做企业,另外一个,别人又跟我说,我性格大大咧咧,不介意吃亏,这样性格呢,如果做生意必须斤斤计较,否则你是赚不了钱的,这个对我也有一个心理上的阴影,还有第三个阴影就是我刚才跟你讲,小时候看到人家欺负小商小贩,就是综合这几个,其实我走出这一步还是挺犹犹豫豫的。

牛博网不算商业,我们甚至没有公司实体,我们就几个朋友就做了一个网站,然后我做编辑,他做技术开发。投就一点个人的钱,一个人投了十几二十万吧,没多少,而且自己钱你反倒没压力,你拿了投资机构的呢,已经有一些压力了,如果是朋友的,其实压力是最大的。就你会去想他说他是投资,但你赔了你怎么好意思不还他呢。所以我就老想着说这钱赔了一定要还。

结果一开公司,每天一开门,刚开始没有学生,只有前期筹备,过来几个人,每天一开门就要损失几千块钱,然后几个月以后每天一开门就要损失几万块钱,就特别冒冷汗,这个状态持续了一年半吧,每天都焦虑,掉头发,然后半数以上在办公室睡觉。

做锤子科技以后性质不一样,那个时候没有特别……就担心把朋友钱赔了,赔了的话呢,我跟我老婆在家里算过账,我要打多少年工,才能把这几百万给还上,当时三个朋友加一块投了600万,打工得打个五到十年吧。

其实我父母一直都是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是我和父母从来没有正常交流的可能性,比如说我要去新东方教书,我母亲的反应是“你一定是疯了”,后来我要从新东方辞职,她的反应是“你一定是疯了”,后来我办那个网站,她的反应是“疯了”,对,我每一次阶段性的人生决定在她眼里都是“疯了”。

做锤子科技肯定觉得我是疯了,而且她觉得你那么容易就能找一份收入很不错的工作,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么……在她听起来是特别天方夜谭的事情。

但是我发现就是说,比如说你看啊,就是我妈今年80来岁了,她这个年龄的人几乎没有用智能手机的,我妈是唯一一个用智能手机的,原因就是我做的,所以她会在我第一次手机发布会,坚持要我哥哥领她来参加发布会,看完了发布会以后,当天夜里回到酒店房间里,我送了她一台手机,然后我本来想的就是她就是高兴一下,结果回去以后,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开始用了,用完了以后呢,我哥去教她一些基本功能怎么用,然后我过了一两个礼拜问她,我说妈,会用了吗?她说会用了,我说不会用错吗,她说经常用错,但还是会坚持用,我说那什么动力……我哥说她最大的动力,就是跟她那些老太太的牌友,打扑克牌打麻将的牌友们,去吹嘘这是我儿子做的。

因为在一个小镇的一群老太太的眼里,做手机是一件比我们听着做航天飞机还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她,仍然没有沟通的可能性,是指直到今天,她有时候还会说,哎呀,你当时要是上了大学就完美了,就她会有这样的想法,再比如说我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买过房,然后她每次到北京来,不管我租的房子住的有多好,她每次进屋东看西看以后,就感慨就说,可惜这个不是买的房。

我不买房是早期没有钱买,后来能买的时候故意不买,就是我觉得房价已经非常不健康了,然后作为投资是很不明智的,而且考虑到中国现状的这个租售比,我也有拥有一片地产的这种想法,但是我会克服这个,去选择更理性的一个东西,但是对我妈来讲,我只要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只有50平米,对她来讲永远是一个心里的遗憾,对她来讲这是宗教,对很多中国人来讲,买一个房子是宗教不是需求,所以像这个方面,是几乎没有沟通可能性的。

坦率地讲是改变人们的思想这件事对我更有吸引力,但你自己在意的是结果,不是别人的认可,这个认可不认可其实没那么重要。认可当然更好,是加分项,但不认可也没有关系。

罗永浩漫谈成长进化 彪悍的人生也要解释的照片 - 4

没想过做锤子会遭来那么多谩骂

做锤子科技很多人骂,难受倒没有,但是特别吃惊,这个坦率地讲,是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问题是我没有做坏事,为什么有人……比如说我像某些科技公司,比如说你知道互联网公司整体道德水准非常差,如果我像某些科技公司一样做了非常缺德的事去赚钱,那我做这个事之前,除非我是傻子,否则我会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就是这事儿能让我发财,但是可能全国有几千万人在黑我,这个事我会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和准备。

可是我做数码产品这件事,我不觉得我害了任何人或者怎么样,只是说了一些张狂的话,作为新入行的人。结果惹来的讽刺也就算了,然后挖苦、嘲弄也就算了,然后还有好多蓄意造谣传谣,就为了讨厌一个人,就要搞死一个人,这个东西其实是超出我对人类的糟糕的那种…那个程度,就是超出那个…

反正我当时在这方面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非常意外,谈不上什么委屈难过,但确实有困扰,就特别吃惊,我就说怎么回事,我们做了什么要被黑成这个样子,我那个所谓的黑,不是简单的讽刺、嘲弄、挖苦,而是干脆就是恶意造谣,然后让这个传,让生意做不成。

比如说我要讨厌一个人的话呢,他在什么也没做错的情况下,我仍然可能讨厌他,在这种情况下,我私下可能会跟朋友说一些讽刺嘲弄挖苦他的话,但我第一不会公开表达,第二,我即便有条件,有机会不费吹灰之力,也能害这个人一下,我也不会去害他,因为我没觉得他做错任何事情。

所以他们对我的反感和憎恶,导致的什么嘲弄讽刺挖苦,这我都能接受,就是特别出乎意料的是,还会就是成心黑我,而且有一些是,你比如说当时说我们一共发了3万台货,退货什么2万9千台之类的,这个从逻辑上看就不合理,他说目前还在继续发货,那你去想一下,一个企业如果发货三万台,退回来2万9千台,它一定是停业整顿而不是继续发货,因为继续发货继续退90%多,这是绝无可能的嘛!

这样的一条新闻,几十家媒体同时转,所以我就让我们市场部的孩子给这几十家媒体挨个打电话,问就说你们有没有看这个内容就转,他们看完了有的也承认说这个是有点离谱,然后就说那你会不会删除,他们所有的人说法就是,第一个源头删除我们才删,否则不删,我当时准备大肆地报复一圈,后来想了想,他们就说,那你究竟是要自己痛快呢?还是要把企业做下去呢?我说那行吧,那就算了。

后来我就不说了嘛,出了那个事情之后,我后来微博微信都很少说什么话了,因为我起初在微博上,天天在那一天发十几二十条,动机是工作,过程中会失控,会吵架,如果没有工作上的这方面需求,我其实就很少会打开它。相应生气也就比较少,而且那个吵架经常也是很幼稚的,比如说有一个人过来貌似讲道理地跟我胡搅蛮缠,我跟他吵了好几天,吵了好几天有一天我点过去又看,发现那孩子贴了个一群孩子聚餐的照片,一看是个中学生,我当时就脸红了,我跟这么一个傻……小孩子吵了能有一个礼拜,我觉得特别羞愧。所以这种事发生几次也有助于你看清这个事情,就越看越淡。

谈创业维艰和家庭

有一些是因为,就是说你如果这件事你最终不解释,导致可能的负面结果只落到你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这件事其实没那么难,但是如果带来的后果,是影响到你做的整个事业的话,这个东西是必须做解释的。

你坚持了一些东西,相应的你希望得到认可,虽然你不认可也能接受,但是你还是希望得到认可。

我上一次度假是春节,再上一次就是上一个春节。去年十月份的长假是策划了一个…几个月前就策划了一个度假的计划,跟我老婆,但最后因为工作关系,改成去美国出差去了十一天然后我每天出去办事,我老婆一个人在酒店里呆着,然后她没意思就上街逛一逛。

其实这三年半创业,是对她亏欠很大的,主要是没时间陪,培训机构的时候没有忙成这样,是很忙,但真的没有忙成这样。做英语培训的时候我们是两地分居的,北京天津两地分居的,那你也没有时间,你每周末肯定是回去的,所以那时候至少陪她六日两天,现在的话一周一天也保证不了。

因为大家会讨论一个,一个男人不管有多糟糕,他只要是个怕老婆的人,这人坏不到哪去。就说他至少有在意的人,有顾忌的人,就说这人坏不到哪去,会有这样的说法。所以你刚才一说加分,我突然就心虚了,好像这是被我刻意安排的一个话题,你不是那么想的,但我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老罗语录里我自己喜欢的挺多的,因为书商给我出书的时候,整理了好多我的所谓语录,他们让编辑摘的,我自己看有时候还挺高兴,我说:“唉,这句话是我说过的?”他们说是,我说说的真好,我不记得我讲过了,我说我看完了还挺感动,最喜欢的我真的不记得了,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我自己不喜欢就是说,我不觉得它比我说得其他那些话更好,但这句格外流行,所以每个,比如说我以前见到的一个刚认识的人,每个人提这句话的时候,我都非常难堪,因为……你知道吧,可能你说过的一句话,你没觉得它不好,也没觉得它好,结果它格外流行,别人拿着这句话当当成是你的一个成就,就是尴尬,没有什么别的。所以因为这件事造成的尴尬,让我对这句话产生了很大的反感,并不是说从价值观上我反感。

黑我的人明显少了,在公关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我跟唐岩吃饭,唐岩原来是网易的总编,所以有丰富的媒体经验,我跟他吃饭,然后我说我找了一个专业的公关团队,我们要用六个月时间消除绝大多数的负面影响,完了唐岩就特别不屑地笑,他说你还六个月,他说你拿自己当什么了,他说没人搭理你,他说你只要不得瑟,两个月就能消掉90%,他说你没有公关团队都行,当然他说有公关团队是对的,我还半信半疑的,结果真的我就是不在网上发那些挑衅的言论以后,两个月就消掉了90%。

虽然我敬佩崇拜那些职人精神,工匠精神,我也不认为一个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他是天然正确的选择,对,就是说我喜欢这个行业,我做了30年,乐此不疲,我觉得,我很喜欢这样的人,但这个人不停地去尝试新的,今天一个,明天一个,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

我现在是觉得,如果我能从事一个行业,一直做到死不换,不是说我坚持了什么,是幸运,但如果我做到一半觉得没劲了,又换一个,我觉得也非常正常。但我预感我这个是会一直乐此不疲的。

婚姻方面我也很幸运,我跟我老婆现在也有十多年了吧,一直非常好,我觉得我没有做什么额外的努力,这就是运气好,单纯的运气好。

她现在在家闲着,我觉得她也挺幸运,我老婆是能闲住的,所以我有一天跟她说你别上班了,因为她跟我抱怨公司的事,我说别上班了,就在家做家庭主妇,她特别高兴,她说我小的时候最大梦想就是做一个家庭主妇,然后她说终于能做家庭主妇了,我说那太好了,所以她从早到晚都挺忙的,什么弄一些花花草草啊,什么弄一个窗帘,弄个被子啊,弄个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