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10M实则2M “黑宽带”的三大谎言

从去年6月工信部颁发民营宽带试点牌照到现在,已经有60多家民营宽带运营商拿到了牌照,不过仍然有上万家企业在“无证驾驶”,这些还未获得运营牌照的企 业被业内统称为“黑宽带”,由于“黑宽带”在销售、管理等环节缺少监管,问题频发。

号称10M实则2M “黑宽带”的三大谎言的照片 - 1

近日就有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自己使用的民营宽带网络质量与宽带 运营商所介绍的完全不符,而在走访北京多处小区后,记者发现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号称10M实则2M “黑宽带”的三大谎言的照片 - 2

谎言1 号称10M实则2M

住在北京市北五环某小区的孙先生最近就因宽带网速问题而苦恼不已,此前他从“联速网络”这家公司购买了10M带宽的网络,但是网络使用实际效果却并不如意,孙先生介绍,刷新网页或者玩游戏时,经常出现页面卡顿的情况,有时候打开一个页面需要几十秒,网络游戏根本带动不了。“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宿舍里用的也是10M的网络,但是宿舍里五六个人一起用网速都没问题,但是现在这个网速顶多只有2、3M,根本没有该公司号称的10M。”孙先生如是说。

除了卡顿的情况,孙先生还经常遭遇断网。“出现断网时,我会给联速网络的工作人员打电话,他们从来都没上门维修过,每次都让我把路由器拔掉重新连接一次,但并不是每次都有效果,有时候得等到第二天早上网络才能恢复。对于这种情况,他们从来没有正面解释过,只是怂恿我多花点钱换成20M或50M的宽带服务。”对于联速网络的服务态度,孙先生很不满意。

北京商报记者按照孙先生给的联系方式,联系到了联速网络的工作人员,但他的说法显然与孙先生的描述不同。该工作人员表示,联速网络的网络质量是很好的,小区用户也都反映良好,若是用户网络出现问题,联速网络一定会安排维修人员上门维修,不会放任不管。

实际上,不只孙先生一人,在网络上,网友们对于联速网络的抱怨也颇多。有网友表示,在网速好的时候,号称10M的网速与4M的网速一样,网速不好的时候则在512K以下,浏览网页都成问题,玩大型的网络游戏压根都上不了线。除了网速的问题,该公司的服务也是很多网友投诉的对象。

谎言2 挂羊头卖狗肉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孙先生所说的联速网络公司全称为北京联速信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官网显示,成立于2002年的这家公司主要经营范围是网络组建、网络运营、服务器托管、电子商务等,主要服务对象是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和各住宅小区。而北京市工商局信息则显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更为广泛,甚至包括汽车租赁、企业管理、经济贸易咨询、承办展览展示活动、翻译服务、打字复印等等。

据了解,这家联速网络并没有拿到工信部所发放的民营宽带试点牌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黑宽带”。所谓的“黑宽带”,又叫“山寨宽带”或“黑接入”,是指未取得通信管理部门许可接入服务资质的单位或个人,利用违规渠道获取公用带宽资源,向普通用户提供上网接入业务,从而获得经济收益的非法经营行为。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绝大多数“黑宽带”的经营方式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些民营企业根本没有自己的网络资源,他们的宽带都是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等正规电信运营商处批发而来,但不少消费者对此事并不知情。孙先生就曾介绍,当他问及宽带服务时,联速网络的服务人员曾回复他,想要中国联通的网络就可以安装中国联通的,若想要中国电信,也可以切换成中国电信。

而除了像联速网络这样以公司名义兜售中国联通及中国电信宽带服务资源的企业外,还有一类“黑宽带”甚至连公司名头都没有,他们会通过一定技术手段向客户提供宽带服务,从而赚取利润。据了解,为了骗取消费者的信任,大量没有成立公司的“黑宽带”运营商在广告单上打着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旗号。

谎言3 价格优势吸引客户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黑宽带”的现象在社会上其实很普遍,尤其是在城市的小区和周边的乡村里,在北京,除了联速网络,还有时代互通、网能经纬、时代网星、日升天信等等。据宽商智库民营宽带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介绍,像联速网络这样的“黑宽带”公司,全国有上万家,而没有以公司名义经营的“黑宽带”更是不计其数,此前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三大运营商曾针对这些非法的小公司进行打击,但数量之多实在难以抑制,从而一直未能彻底清理。

虽然服务质量没有保障,但是这些“黑宽带”却肆意增长,在业内人士看来,“黑宽带”所宣传的价格优势是他们存活的沃土。孙先生就曾表示,此前之所以办理联速网络的宽带,就是因为价格便宜。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了中国联通在北京地区的宽带资费,20M宽带的资费为1480元/年, 50M宽带的资费则是1780元/年。而据联速网络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的资费为10M宽带880元/年,20M宽带1080元/年。仅20M宽带服务上,联速网络就比中国联通每年便宜400元。

在北京东五环外的一些小区附近,北京商报记者甚至看到一些宽带上网小广告上写有“光纤上网,4M、6M低至50元/月”,这样的“黑宽带”既不需要身份证办理,也能满足部分客户短暂的使用需求,价格还便宜,因此有一定的存活空间。

但是行业专家却表示,首先,从价格上讲,虽然“黑宽带”在一年的使用费上相较三大运营商便宜,然而网速根本达不到所承诺的那般快,换句话说,一年付费20M带宽的价钱,买来的却是4M的速度,实际的价格比三大运营商的价格要贵几百块钱。其次,上文所说的按月办理的“黑宽带”,更是无法保证上网安全,甚至会出现收了网费却找不到运营商的情况,风险难控。

由于“黑宽带”乱象丛生,且没有监管标准,为了规范民营宽带运营商并引民资进入宽带入网业务,工信部在2014年底宣布将为民营宽带运营商发放试点牌照,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工信部颁发民营宽带牌照只是市场准入资格的给予,并不能真正抑制“黑宽带”行为,若要在真正意义上治理那些非法经营者,最重要的还是国家相关执法部门的严厉打击,同时传统运营商和消费者也应提高对“黑宽带”的警惕性。

引民资入局

最新数据显示,自2014年12月25日,工信部发布《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启动民资进入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以来,目前已经有60多家企业拿到了试点牌照。

据了解,民资进入宽带市场,是国家自上而下推动“宽带中国”的必然战略。此前,宽带市场的“最后一公里”掌握在传统电信运营商、驻地网运营商以及无数ISP(增值服务提供商)手中。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1万多家小型宽带服务商。不过,驻地网发展多年其实一直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这些企业做宽带接入业务有些“擦边球”的意味,获得试点牌照后,提供宽带接入业务才会“名正言顺”。

据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关于北京地区开展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有关事项的通告,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的申办条件包括以下几点:申办公司必须为依法设立的民营公司;认缴注册资本金不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获得跨省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许可证(经营范围含北京地区)或北京地区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许可证,并实际开展业务运营满三年,且年检结果为合格;企业技术和管理人员不少于20人;提供近期3个月的北京市社保证明。

治理效果不尽如人意

宽商智库民营宽带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透露,目前民营宽带试点已经开放到62个城市,有60家企业获得了超过120张试点牌照,牌照发放时间将持续到2017年底。

据邹学勇预测,到民营宽带试点牌照颁发结束,大约会有100多家民营宽带获得正式牌照,获得正式牌照的同时,这些企业也就摆脱了“黑宽带”的名称,但是剩下的那些小企业依然是无照经营;在民营宽带试点牌照颁发过程中,为了争取得到牌照,有一些小企业采取了联合组成大公司一起申请牌照的方式,也有一些企业选择依附于已经获得牌照的大公司。

不过,通信专家项立刚指出,颁发民营宽带牌照并不能真正解决“黑宽带”的问题,“黑宽带”之所以被称为“黑宽带”并不仅仅在于没有正规牌照,更重要的是在服务上欺骗消费者。就像不少消费者经历的那样,付的是10M的钱,享受的却是2M的网速。工信部颁发牌照只是给了这些民营宽带一个营业的资格,但为了利益这些商家还是会继续采用分接网络获取暴利。

监管合力才能净化环境

既然现有制度无法根除这些“黑宽带”,项立刚表示,必须由国家的相关执法部门对“黑宽带”进行严厉的打击和取缔,同时,消费者和运营商两个方面也要做些预防措施。首先,监管部门应强力打击违规现象,主管部门不应在事件发生之后再去处理具体事件,而应出台严格的整治措施,另外可以提高“违规成本”,让民营宽带运营商“有贼心没贼胆”,当然,这就需要各部门加强管理机制,城管部门对小广告等要继续打压;工商部门则应加强对广告内容的监管。如果缺少严格的监管,即使是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也难保证这些二三级民营企业不玩出什么猫腻。

其次,消费者要养成健康的消费心态,不要贪小便宜,更不能轻信街边小广告、小卡片宣传的宽带服务,尽量选择正规的具有宽带业务运营资质的公司,切不可一味贪图便宜选择一些不知名的山寨公司;同时当有电信公司工作人员上门时,一定要注意查看工作人员证件,避免上当受骗。

此外,传统运营商应该在与民营宽带商和代理商签署协议时明确标明“禁止分割入户”,并加大对“黑宽带”的检查,一旦发现这种行为,要立即切除带宽服务;同时,应该加强对内部人员的管理,谨防宽带被私自出售的现象发生。

民营宽带运营商由于没有网络资源,全部依靠基础运营商的网络来展开业务,在此间他们会分拆网络资源来赚取更多的利润,分拆的越多赚得越多,却忽略了宽带服务所应具备的速度和安全。

民营宽带运营商的角色

宽商智库民营宽带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介绍,没有获得工信部试点牌照的民营宽带都可以称之为“黑宽带”。 据了解,“黑宽带”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三大运营商的合作伙伴,即宽带批发商或经销商。在很多地区,由于基础运营商投资力度有限、建设进度相对滞后,以及小区物业不配合或收取高额“入场费”、协调费、分摊费等不合理费用,基础运营商只承建骨干网,而从骨干网接入到最终用户的这段网络被称为“最后一公里”,基础运营商往往与民营宽带企业合作进入小区或农村。这其中也分为几种模式:自建模式,“最后一公里”的网络由民资企业自建;转售模式,就像现在已经开展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一样,民企不自建网络,从基础运营商那里租用接入网络资源。在这两种模式中,民企都以自有品牌向用户提供上网服务。

另一种则是没有得到三大运营商承认的“黑宽带”,并没有经过基础运营商的正规渠道获得带宽资源。有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透露,基础运营商分为集团、省级分公司、地市分公司,一些地市分公司为了完成业绩考核,往往将闲置的带宽资源委托熟人倒卖出去;此外,也有一些个人和黑组织,购买运营商的宽带之后,租下几个房间成为“机房”,对外则是使用“电脑维修”、“电脑培训”等实体门店的招牌,将宽带网络经过一个大的路由器分到每一个点,每个点的铁盒子再分到每一栋楼的白盒子,里面放置一个路由器连接到用户。

分拆带宽来赚钱

基于上述两种角色,民营宽带运营商的赚钱方式也略有不同。作为被基础运营商认可的民营宽带运营商通常通过宽带“最后一公里”的输送来赚取一定的费用,然而在此间,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有些民营宽带运营商则打起了歪主意。他们会和基础运营商所不认可的民营宽带运营商一样,做起“批发”的买卖。

通信专家项立刚介绍,一家民营宽带运营商会租用较大带宽的网络,然后再将其最大限度地分为多个分支网络,租用给客户。以100M的带宽为例,按照每户1M的形式批发分接,能够服务于100多个用户,以中国联通在北京地区的资费计算,100M宽带1980元/年,分接给100个用户,每条宽带资费大概每个月100多元钱,一年下来就有十几万元的暴利。

项立刚进而指出,为了保证能够获取更多的利润,民营宽带运营商的做法就是以用户数量保证利润,而用户数量不断加大的同时,网速就会受到更多的影响。“很多用户办理的10M宽带并不是指独享10M,而是说宽带最高能跑到10M。因此,独享宽带的说法都是骗人的。”项立刚坦言。

早在去年7月,工信部就印发了《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要求有线宽带接入速率的平均值能达到签约速率的90%,对一些中小型宽带厂商来说往往大多时候难达到,但由于目前尚未有一个明晰具体的测试标准和方法,用户实际感知的网速与运营商承诺的有所出入。

监管缺失

在业内人士看来,“黑宽带”如此肆虐横行,无疑会给消费者、传统运营商和社会治安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和损失。首先对于消费者来说,付出了高速宽带的价钱却享受到的是低速宽带的服务,有时候还会出现跳IP的现象,对于网络质量要求高的工作或游戏延迟程度很高,消费体验肯定是很差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消费者的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

其次,“黑宽带”由于表面上的价格优势,往往能获得大量用户,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对基础运营商的抢口,基础运营商损失不少潜在用户;而且“黑宽带”经营者在吸引消费者时往往打着基础运营商的旗号,一些不明就里的消费者会以为自己上网的糟糕体验源于基础运营商,间接造成了对基础运营商品牌形象的毁坏。

此外,由于“黑宽带”游离于政府监管之外,也会导致网络诈骗、网络色情交易等违法事情的发生。“山寨宽带”商们购买宽带拨号时登记的地址是在所谓的“机房”,但是实际用户的地址却是分布在小区或村子里的上百甚至上千居民家中,这种“黑接入”是造成信息暴露的一大途径,不法分子可以利用木马轻易获取用户大量的个人信息,给用户带来不小麻烦,同时也造成了对社会治安的破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