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不夜城:逐渐消失的“手机王国”

曾经喧嚣一时的不夜城通信市场,如今面临转型难题。在上海火车站附近,长达十余年中,这里盘踞着的多栋大厦里终日人声鼎沸,不夜城、环龙、大奥……各个通 信市场中柜台鳞次栉比,顾客摩肩接踵。不知在上海人的记忆中,有多少人在这里买到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机、第一个手机号码、第一部水货手机、第一部智能手机、 第一部iPhone……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手机集散中心,这里曾经创造了很多神话。

然而,神话终究是要破灭的。在电商和国产手机崛起的双重打击下,这个曾经的“手机王国”“水货天堂”落魄了、萧条了,曾经一铺难求,现在免租也鲜有人续约。

上海不夜城:逐渐消失的“手机王国”的照片 - 1

租金下降一半多

紧挨着上海火车站,流动人口多,是上海不夜城通信市场天然的“地利”。然而,1月26日,当《IT时报》记者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却是一片冷清。一楼到三楼,大约三分之一的店铺已经关门,销售人员比顾客多几倍,百无聊赖的她们都拿着手机看视频。偶有顾客经过,柜台里便会传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吆喝声:“看一看嘛,需要什么手机?”

原本,这应该是不夜城通信市场最热闹的时节。曾经,春节回家前换一部最新的智能手机“显摆”,或者给家里的老人买部老人机做礼物,去不夜城是最好的选择。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网上完成了这些任务,不少商家对《IT时报》记者说,“生意越来越难做,天天都在亏本,等到租约到期就不做了。”

5年前,这里可是一铺难求,即使现在有不少档口已经空置,但也能依稀看出往日的辉煌。一个楼层中,档口密密麻麻地铺开,走道十分狭窄,有些档口的面积只有1个平方左右。老板娘陈姐的铺子正对着自动扶梯,算得上是黄金旺铺,曾经她为此要支付每月每平方米1万多元的天价租金,如今房租已经降了一半。紧邻着陈姐的另一只柜台,贴着一张“柜台出租”的告示,陈姐说,这张纸贴了两年多了,无人问津。

近几年,由于遭到电商的冲击,不夜城的手机零售生意一落千丈。每个档口都靠苹果、三星、华为“三大明星机”撑场面,老人机也是市场里的标配,但是从型号到款式,同质化非常之严重,顾客唯一可比较的便是价格。“我们现在只有卖得比京东便宜,比华为、小米官方商城货更全才能做得下去,前提是要有能耐拿到便宜稳定的货源。零售要是一天能卖三部以上就很好了,现在基本靠给淘宝、京东上的小老板供货来维持生意。”陈姐告诉记者。

上海不夜城:逐渐消失的“手机王国”的照片 - 2

维修、贴膜成了最好的生意

不夜城通信市场共有8层,如今除了1楼、2楼还有些人气,三楼以上基本无顾客光临,不夜城正在由高往低一层层消亡。

成沓的屏幕、电池、外壳堆砌在柜台上,一群“技术人员”在店里排排坐开,两三个顾客在店内等待着给破碎的iPhone换屏幕,现在,维修是不夜城最好的生意。可这样的好生意能维持多久也未可知,在自动扶梯顶部,赫然贴着“Hi维修”等一系列上门维修App的广告。

环龙、大奥两个通信市场是不夜城通信市场的辐射区域,如今,它俩的生意更加糟糕。在大奥通信市场一楼,记者看到,满眼都是写着“换屏”的广告牌,周边一圈档口中,将近一半柜台都已关门,旁边的商家反映,好几个柜台已经撤柜几个月了。

在冷冷清清的环龙通信市场,有一家店显得格外抢眼,满墙的柜子里堆着苹果、三星、华为、小米等品牌的手机包装,十几个工作人员一字排开,正忙碌地填写着快递单,一旁的小推车上堆满了寄快递用的瓦楞纸盒,一部分商户靠着电子商户延续着生意。

上海不夜城:逐渐消失的“手机王国”的照片 - 3

转型也困难

上海佳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不夜城商厦的八楼,这是一家从大业主手里租下商铺,再分租出去的“二房东”,其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不夜城的租金均价在每月每平方米1200元到1500元左右,比高峰时期已经降了五成,但续约率仍然直线下降。

一位专业收购不良资产的人士谭松(化名)向《IT时报》记者透露,他们曾对不夜城大厦的资产进行过评估,据他了解,不夜城的大业主握有40%左右的产权面积,早就在四五年前便抵押给了民生银行,剩余的大厦产权复杂,大大小小有200多名业主。

据了解,由于很多小业主拖欠物业费,加上不夜城在鼎盛时期人流密集,设备折损快,整栋大厦的新风系统、中央空调甚至自动升降梯都已经年久失修。有些小业主甚至对租户说不用缴房租,只要缴物业费就能续约,但租户还是拒绝了。因此,物业公司很有可能会在春节后退出。

谭松表示,与位于徐家汇的太平洋数码广场、百脑汇不同,不夜城的位置比较尴尬,一来火车站并不是传统的商业中心,转型餐饮等新业态,没有足够的人流支撑;二来,不夜城及其周围的几个通信市场形成的固有印象较深,而手机大卖场的业态正在自然消亡,他们也很难接手处理。

《IT时报》记者通过上海公拍网查到,不夜城1楼到8楼都有商铺在拍卖,目前处于流标状态。

上海不夜城:逐渐消失的“手机王国”的照片 - 4

深度阅读

手机“炒货”已成鸡肋

生存在不夜城市场里的商户,很多都是“炒货商”,从渠道那里低收,然后再加价卖给下面三、四线的零售商,只要有货源,价格好,能赚几十元就卖。炒货的诀窍在于控货,某款机型市场缺口越大,炒货的价格越高。一年前,标配的华为Mate 7官方定价只有2999元,但刚上市产能不足时,价格曾被炒到4000多元。可这一年,国产手机的产能都大幅提升,市场在饱和,“炒货商”的寒冬悄悄来临了。

老黑(化名)在手机这行摸爬滚打十多年,临近年关,他眉头紧锁,心里阵阵发愁。

才一年多的光景,炒货的生意就像过山车一样从云端跌向了谷底。老黑的渠道上线是某国代商。原则上,只要与国代商维护好关系,老黑就能拿到紧俏的货。但现在各大厂商渠道政策收紧,厂商对二、三级代理的选择干预更多。为了加紧对渠道的管控,稳定价格体系,厂商们要求国代抛弃没有零售店的分销商,“华为和乐视,国代要想拿货,必须按规定发展下级分销商,像不夜城这种档口,就属于非零售店。”老黑表示。

紧俏的货不好拿,常规的款型不敢拿。“市场售价1000元的手机,我以900元的价格签了合同,可到提货的时候,市场价已经跌破了900元,出于资金回笼的考虑,我们只能降价亏本处理。”去年华为Mate S在上市一周内,各大零售店的报价较官方定价下降了300元,1个月内下跌了一千多元,老黑不得不面对亏损的风险。

老黑的生意曾经十分辉煌,巅峰期时,公司不仅有5000-6000万资金流转,还需外借资金来扩大规模,那时货源不仅面向各个省市,京东自营的部分货源也是来自老黑的手中。不过,短短1年多的时间,手机市场翻云覆雨。

根据近期各大调研机构陆续发布的2015智能手机市场数据报告,2015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首现个位数增幅,即增长9.8%。而全球市场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IDC分析师认为是中国手机增速放缓,国内手机市场在经过四年的高速发展后市场趋于饱和。

现在,老黑为了减少损失,不断撤出资金,为手机炒货留有的资金不足1000万元,老黑感叹,炒货这门生意已然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转型?老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他的同行很多都选择在线上开店。对于这样的转型方式,老黑认为,路也走不长久。主流的华为、小米、魅族品牌厂商在电商渠道均有直供店,这些数码专营店“受京东、阿里限制太多,缺乏主动权不说,和小米、华为等直营店相比,竞争力也不够。”

京东商城上,魅蓝metal 16G公开版,在官方渠道并不缺货的情况下,牧申数码等数码专营店的售价高出100元,为1099元。从消费者评价数量上看,魅族京东官方自营店有2万多条,而牧申数码店只有200多条。近两年,小米、华为、魅族等手机品牌产能不足的情况正在减少,绝大部分款型现在能做到放开购买,以往靠官方缺货炒货获利,并不是长久之计。对于未来,老黑十分悲观,正在考虑改行。
上海不夜城:逐渐消失的“手机王国”的照片 - 5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wylgogogo 5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Google Chrome 26.0.1410.64 Windows 7 x64 Edition Windows 7 x64 Edition

    哈哈,必然趋势,以前是有钱买不到。现在是想不想买。

    湖南省衡阳市 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电信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