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镜:锤子T2手机缘何难有胜算?

智能手机产业,尤其是中国的智能手机产业发展到今天,可以说已是棋至中盘,言外之意,虽不能完全认为大的竞争格局已定,但要想使其发生改变,尤其是以一款手机产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其实在这里我们想说的是,不管外界对于罗永浩老师新近发布的锤子T2手机褒贬几多,锤子手机的未来都难有胜算,更致命的是,罗永浩老师在经历了T1失败一年多后再次发布T2之时,依然没有站在整个手机产业的战略角度(依然小我,甚至是自我陶醉的方式)去思考如何在手机产业中立足 (先不要提什么成功了)。

以人为镜:锤子T2手机缘何难有胜算?的照片

回望去年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尽管出货量仍在上升,但仅2%左右高端机的出货占比说明出货量的支撑点依然是低价。所以作为几乎等同于再次从零起步进入手机产业的罗永浩老师来说,这点似乎并没有想明白,这从其T2的定价与同级别友商的机型相比要高出不少且颇受争议可见一斑。

另外,从T2发布之前曝出其代工厂中天信电子老板失联看,罗永浩老师在经历了其T1时代供应链厂商的产能与质量等因素最终导致失败之后,在手机产业最为关键的供应链方面依然缺乏足够的研究和前瞻性,也就是说在一年多之后,罗永浩老师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依然重复着之前较为致命的错误,虽然罗永浩老师对此以“我们爱我们的倒霉工作,也爱这千疮百孔的世界”自嘲和解释,但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背后暴露出的问题应足以引起罗永浩对于是否应该再次进入手机产业自身差距的反思。

虽然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在过去的一年竞争惨烈,甚至被业内称之为“血海”和“屠宰场”,但我们还是看到了某些厂商,尤其是新晋厂商(也许有人会借此认为锤子手机依然会有机会),尽管以实质的可以影响市场格局的出货量来衡量与主流厂商还相差甚远,但从刷存在感和增长上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最典型的就是乐视、奇酷和魅族。但只要我们稍加分析这种存在感和增长取得背后的背景和原因,就会再次发现罗永浩老师对于在中国手机产业,作为新晋厂商应该以何种姿势(战略)进入才有可能立足(但并不一定能成功)这个最起码认识的欠缺。

众所周知,乐视和奇酷(360与酷派大神成立的合资公司)作为后来者进入手机产业都无一例外地以投资入股的方式与一家传统手机厂商结盟,而作为曾经是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发展代表的“中华酷联”中的酷派毫无例外成为这两家新晋厂商的选择。当然,现在的酷派已今非昔比,但其品牌、营销、渠道,尤其是在供应链方面的积累对于新晋厂商仍是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源,也反映出这两家新晋厂商进入智能手机产业骄傲冲动之下理性的一面。

至于魅族,之前与锤子类似,坚持个性化发展,历经三年,却始终不温不火,最终在去年年初受了阿里巴巴6.5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之后才见起色,虽然魅族方面对外声称其今年的起色与阿里巴巴的战略投资关系不大,但从其将此资金多用在供应链端及表示“有钱在手里,心里就不会慌”的言谈中,我们很难否认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对于魅族今年的高速增长的价值。实际上,据称,阿里巴巴对于魅族的战略投资有一个对赌条件,就是要求魅族在2015年的出货量达到2000万,如果达不到,阿里巴巴就会进一步收购魅族股权的权益,而鉴于阿里推广自家YunOS的需要,业内不得不相信,魅族从阿里那里得到的不仅仅是战略投资,还包括了诸多额外资源的支持。需要说明的是,魅族今年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其千元机魅蓝Metal及包括MX、Pro等共计6款产品的上市,这与其接受战略投资前“一年一款手机”的策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与上述新晋和增长最快的厂商相比,罗永浩老师的“天生骄傲”并没有让锤子重新审视和理性思考其再次进入手机产业的战略,即要么选择比自己有行业经验的战略合作伙伴,要么吸引有钱有资源的大佬作为后盾(尽管之前曾有苏宁的5000万投资,但从金额和实际控股看,与人家的入股投资相比无非是小巫见大巫),当然前提是自己要有被别人利用的价值(例如阿里巴巴战略投资魅族的核心目的就是利用魅族推广自己的YunOS),因为这决定了人家投资的额度。需要说明的是,这三家厂商的手机从产品策略层面均采用的或是成本,或是硬件负利润的模式,而其之所以如此,与其战略的选择密切相关。

既然谈及产品策略,我们就捎带提下锤子产品本身。从发布的T2看,亮点乏善可陈。虽然发布会据称有人对其为中老年人推出的“远程协助”功能潸然泪下,但从被锁定在必须是锤子手机之间(至少需要两部锤子手机),且如前文所述,其价格与同级别友商机型对比偏高看,让我们不得不怀疑锤子这种“情怀”的诚意和真实意图,反而折射出锤子手机(例如Smartisan OS 2.5)的易用性的问题。而从锤子自己所言的Smartisan OS 2.5有100多项改进,但都是不起眼的小地方,更让我们联想到是之前T1时代其系统的缺憾和不成熟之处恐怕太多,此次T2只是借此修补Bug,进而暴露出锤子手机本身可能依旧存在短板。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对于罗永浩老师本身依然怀有崇敬之心,而这种崇敬更多来自其之前与Zealer创始人王自如那场就T1评测的唇枪舌剑。严谨缜密的逻辑、言简意赅的答辩、深刻的行业洞察、令我们印象深刻,只是到了今天的T2发布,这种东西并未体现在锤子手机的产品和战略中,这似乎也在提示我们(包括罗永浩老师),情怀千金,抵不过现实二两,说得好和做得好之间确实有着天壤之别。俗话说: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也许罗永浩老师(包括关注锤子的业内)看看周围的厂商,尤其和锤子类似的新晋厂商在玩什么,是怎么玩的,对于锤子手机的未来就应该有个基本的判断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