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0 Boelter Hall:在这里,互联网诞生了

3240 Boelter Hall:在这里,互联网诞生了的照片

这是《大西洋月刊》一次探索美国历史的旅程。

如果不是为了寻梦互联网,相信不会有谁愿意开车从纽约走到洛杉矶,穿过整个美利坚。我们决定来探寻这个互联网诞生的地方时,不论好坏,都意味着我们即将进入一个讨论历史的“兔子洞(意即一个奇特世界的入口)”——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LCA)3240室Boelter Hall。

在1945年至1975年,3240 Boelter Hall都是ARPANET(互联网前身阿帕网)首个节点的设置地,并且发出了首条网络信息——从UCLA,到位于斯坦福大学的另一个节点——这里诞生了原始的互联网,它一直到2011年才对外开放。

而此时走进这个房间,仿佛是进行了一次穿越。早期的计算机体型真的很巨大,价格也很昂贵,是一项高能源消耗的技术——因此,计算机诞生之初并不为许多人所接触。上世纪50年代那时,计算机科学家约翰·麦肯锡(John McCarthy)提出了“分时共享”概念,即是一种允许多用户同时访问并使用同一台计算机,通过把大量的用户聚集在一起使得机器的利用效率达到最大化,来降低访问接入的成本。早期的分时共享系统于上世界60年代在麻省理工学院发明,并最终发展成像Tymshare那样以营利为目的的服务机构。

2011年,UCLA的互联网研究中心决定将这个小房间恢复至上世纪70年代的原始样貌,或者是最接近的样子。过去的大多数日子里,3240 Boelter Hall都处于闲置状态,通常都只是开放给学生游览,以及那些发送邮件请求参观的人们。现在的房间大约也就只有原来的一半大小,里面摆着精心构造的立体模型以及计算机中心当时制品的副本。

互联网连接形式——封包交换理论的提出者Leonard Kleinrock曾表示:“就是这么几英尺的地方,谁能想象得出这里产生了多少次革命?”

这个房间被漆成和档案文件上记录的最接近的灰绿色,这是一种只在上世纪70年代流行过的“酒吧绿”。里面大部分家具都还是启用于加州大学的收藏——那个年代,不是所有物品都会被认为具有历史收藏价值饿。此外,房间放着一个东西相信是最引人注意的,那就是原始的接口信息处理器(IMP),它是第一个安装在阿帕网的信息交换包。其余大型计算机组件都只是根据档案仿制的复制品了。

Kleinrock回忆起来说,那时他的手几乎没离开过这台IMP,和它的关系异常亲密。

难以想象这个笨重的IMP,直到60年代末才完成了第一次信息传输,到转眼到了1975年,其数量就增加到了57个。而六年之后,这一数字更是变成了213个。再接下来,就是我们今天的互联网现状了。

而那台准确度惊人的IMP复制品上,放置着一张于1969年10月29日晚上10:30记录的纸条,上面写着:“信息发送至斯坦福,从主机到主机。”——这张字条记录得异常平静,再加上时过境迁,现在人们从中再也读不到当时那种喜悦感——它象征着第一条网络信息通过阿帕网发送成功,而这也是这个房间被保存下来的主要原因。

via The Atlantic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