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执行主席施密特:谷歌确实想再回中国

施密特(Eric Schmidt)又来了,今天早上这位Alphabet执行主席如约出现在北京,站在Techcrunch的讲台上,泛泛而谈的聊了几个方面的问题。例如,施密特表扬了中国的创业精神,提到了大疆、华为、小米、微信等中国科技企业带来的创新和发展。简单畅想了无人机、无人汽车以后可能会更加普及,而机器学习可能会在未来的十几年内接近人类的认知水平。

Alphabet执行主席施密特:谷歌确实想再回中国的照片

施密特也谈了一下Google变成Alphabet的意义。他表示新的母公司子公司架构,能够让原有的Google各个业务,可以快速的响应市场。

当然最值得关注的,也最没有意外的是,施密特这一次也明确表示“我们是希望能够给中国提供服务的”。施密特透露会继续和相关部门沟通此事,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五年前,Google调整在中国的业务,目前这家公司的大中华区还保留有500名左右的雇员。

此前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暗示,最近该公司重组为一家控股公司之后,一些子公司或许可以先于其他业务(重返中国市场 )。《华尔街日报》10月报道,谷歌正在谈判在中国推出Android应用商店。

而被问及苹果公司在中国市场的成功时,施密特看起来并不想给出太正面的表扬。(舒石)

以下是施密特今日对话的全文:

下面有请Google的执行主席Eric Schmidt,还有我们的视频栏目执行制片人Sarah Lane上台,大家欢迎!

高峰对话

Sarah Lane:大家早上好,好精彩的一天,让我很兴奋,因为我们的第一场嘉宾就是来自Google的执行主席Eric Schmidt先生。其实Google跟TechCrunch在中国也应该有很多的动作。我们可以为大家介绍Google和TechCrunch最新的一些动作和最新了活动。

差不多您每一年都要来中国吧。

Eric Schmidt:20年前是我第一次来中国,这么多年我也见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非常的震惊,非常的震撼。

Sarah Lane:95年的时候中国还跟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图画,当时的城市,或者汽车的数量和今天都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的话,您觉得在过去20年当中中国技术的转型,还有革新,最震撼你的是什么?

Eric Schmidt:20年前我们跟清华大学有一个合作,这是为什么20多年前我来到中国的原因。20年前中国的互联网刚刚起步,中国也在往城市化、移动性方向发展,移动互联网也刚刚起步。所以,可以看出来中国是移动互联网最大的用户群,一提到用户群就是10亿的客户量。因为在整个中国每个角落都会有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一开始有一些审批或者执照方面的问题,现在LTE已经是无所不在了。

Sarah Lane:我昨天才来到中国,从美国旧金山飞过来的。经常会有人问这里有什么服务,现在变化已经很大了,可不可以问一下Google目前在中国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比如说 在搜索上面有什么进步吗?因为过去6年毕竟你们在中国没有什么业务开展。

Eric Schmidt:是的,Google当时离开了中国,但是我们还留了500各雇员。在大中华区、香港、台湾都有我们的办事处,我们还有服务器在香港。实际上我们是希望能够给中国提供服务的,我们也继续跟政府保持这样的沟通。

Sarah Lane:您本周来也是干这个事。

Eric Schmidt:是的,我们一直在跟政府沟通,他们有的时候也会到加州来找我们,这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之一。这个会议也很好的证实了中国的创新精神,他们是世界上最有热情的一群人。我们看到了创业创新的多元性,硅谷当然也有,以色列、波士顿,然后就是北京、上海。我和许多其他人一样,都认为这里创新的精神确实非常的了不起,一开始我们知道北京只有一环,开始是骑自行车,现在有了这么多环,大家都开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中国政府也在大量的投入,科技、生命科学等等,这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很好的。

Sarah Lane:过去5年,我们知道移动技术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5年前大家就开始说在移动上面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可以实现更多的事情,但现在我们发现已经开始变化了,您觉得未来5—10年会发生什么变化?

Eric Schmidt:你的智能手机什么时候开始占领了你的生活?举个例子,比如说07年、08年,iPhone上市之前,看电影,我们当时说的还是PDA、黑莓手机等等,但是iPhone推出以后,大概20亿的人他们开使用智能手机,iOS二代出来以后界面出现了一些变化,又出现了新一波初创企业的浪潮。在中国大众可能还不记得他们什么开始用微信的,可能你们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用微博的,这些基于网络的界面出现以后,它们开始很快的普及,并且迅速的改变大众的生活。

我们知道中国有滴滴、优步,还有亚马逊等等快递的服务,都是推出了一些新的服务,这些服务变化非常的快。10年前这些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业务领域,现在比如说支付有支付宝,还有微信支付等等,这些都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Sarah Lane:您觉得微信等等其他的一些服务,他们一开始是一个即时通信,现在开始什么样的交易都能做了,做一些购物等等。您是怎么看这种现象的?

Eric Schmidt:中国发明了一些什么东西是可以推广到中国之外去的,我觉得最明显的一个就是大疆无人机公司,非常的成功。Google最近刚刚跟华为做了一个交易,华为很多年来推出了一系列非常出色的手机,我也是越来越多的听到这些名字被提及。在软件方面微信是最有意思的一个软件,同时解决了消费者许多的问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产品不是在世界上其他地方被发明的,我觉得问题在于银行业的成熟度,包括流通业的成熟度。因为微信所提供的整合的服务,在美国可能没有那么有用,但是在中国特别的有意义。所以它是不是会被推广到中国以外的其他地方去,我觉得某种形式上是会的。

Sarah Lane:您提到了大疆,我知道您有自己的无人机,是一个爱好者。您对于基于无人机的送货快递服务怎么看。不久以后,如果没有管制方面的问题,是不是很快就会用大量的无人机来送快递?

Eric Schmidt:关键是城市里唯一不拥堵的地方就是你头顶上的这片天空,亚洲大量的人口向城市转移,而城市的基础设施又跟不上,美国、欧洲也有这样的抱怨,在许多的大城市都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很清楚的看到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自动的快递物流的服务来替代人力的服务,比如说无人机。我们这个行业整体来看,其实最大的进步都来自于机械学习,计算机的视觉体系可能比人类的视觉还要好,计算机的视觉辨识能力已经比人类还强,这样的事情都会被电脑所取代。比如说汽车,很多时候你要靠你的视觉,你要看路,要避免碰撞,这些其实都是可以自动化的,Google在这方面有这样的项目,最终无人机也会完全的自动化,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Sarah Lane:我们知道Google大家对于这些方面都很感兴趣,特别是Google的无人驾驶车,在高速公路上开等等,当然还是得有人坐在方向盘后面,但它基本上是自己在开,我们先在地面上开,然后再升到天空上去。

Eric Schmidt:现在有很多人认为在我们有生之年是可以看到这种非常强大的直升机的体系来运送货物、人,我觉得这是有可能实现的。无人驾驶汽车目前技术上是可行的,当然还有很多的问题。我也坐过无人驾驶的汽车,驾驶起来非常的安全,体验非常好,而且不会超速。我不知道你们的体验,至少我自己在高速公路上开,注意一下我的速度,我发现经常会超速,有没有一个按纽告诉你稍微比限速的速度快一点,这些都可以告诉你,这是之后我们会看到的动向。

Sarah Lane:我知道5年前当时大家谈论的焦点是移动计算,已经不是口袋里的计算机了,而是口袋里的超级计算机。下一代的芯片,iPhone的产品是可以带来很强大的功能的。我知道Google和许多公司一样,大量的投入机械学习,因为你们也是认为机械可以学习到很多的习惯,交流的对象等等,可以不断的去学习。机器人更好的理解你的语言只是第一步,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机器人到底能够发展到什么地步。

Eric Schmidt:今天我们用Google翻译,用机械学习的时候,用的不是字典,而是深度学习,数学的算法。理解它的语义、结构,分解开来,组合起来,再把它翻译成不同语言的表达方式。我们也做过演示,是可以实时做到的,你跟你的电话对话,电话可以帮你实时技术翻译,这个接下来5—10年是比较容易实现的,大家都会忘记我们的语言障碍。问题在于从这种相对比较直接的翻译到真正的理解能有多远,我认为计算机在识别模式方面是很强的,如果说这种人类的行为是可预算的、常规的,不是打哑谜、讽刺,这种东西它比较容易理解,比较容易解构。比如说某个规律让它去关注,提出一个警告等等,但是越往下,越复杂就可能稍微难一些。目前我们的计算机可以写比较好的论文,我们现在研究的是再往前走,有人认为15—20年计算机可以达到真正了人类认知的水平,我觉得现在说为时过早,会有一些其他的障碍出现。

Sarah Lane:这种会让人感到恐惧。

Eric Schmidt:我们的任务是帮助人类变得更聪明,Google会帮你变得更聪明,因为它存了大量的信息数据,比如说脸书、Twitter,还有微信,可以让人变得更聪明,所以我们希望计算机能够变的更好。从可以查询到它能够给你提建议,它会提醒你2年前你说过这句话,说错了,以后不要再说了,这些都是很有用的功能。如果有这样的能够空气的功能,大家都会 愿意用,这是好事。

Sarah Lane:您提到计算机可以让我们变得更聪明,但是回到恐惧这个严肃,有人可能计算机写文章可以写的很好,有人说我们不知道这篇文章到底是计算机写的,还是人写的。比如Uber可以帮你开车,它是不是准确,但是有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些不可预测的事情。所以你完全依赖技术会不会让我们变懒了,有些事情就不会去做了。

Eric Schmidt:我是在弗吉尼亚州长大的,13岁的时候有一个作业,要记住弗吉尼亚州每一个郡的首府的名字,我记住了。现在我们会问为什么这么做呢?我只要上Google地图就可以了,这不是浪费时间吗?因为计算机可以做的比我们更好,它记录这些地名会做的比我们更好。实际上这对我们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更多的压力。比如说中国传统的教育非常好,中国未来成功的秘诀就是让更多的人获得教育。一百多年前美国曾经有一个革命性的运动,要提供免费的高中教育,那一代所有的美国人都从免费的高中教育中受益。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可以让大量的人口得到比较好的教育,我们现在只不过把要求提的更高,不是死记硬背就够了。我们希望你能够更好的竞争,提供价值,你要提供更好的服务,你要思考,你要得到良好的教育。是的,计算机化其实是迫使我们获得更好的教育,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的事情。二、三十年前制造业出现了机器人,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工作,现在跟机器人能够共事的人,他们薪水要比被机器人替代的人的薪水高得多。

Sarah Lane:请您看看您的水晶球,预测一下10年以后、20年以后教育产业会是什么样子,会跟今天一样还是差别很大。

Eric Schmidt:我觉得全世界的这些大学,目前的大学肯定会变得更有价值,因为你可以让大家聚集在一起去学习。全球化的环境应该说更加的有价值,不同的是自动化的远程的学习,以不同的形式去学习,而不是在一个孤立的环境下去学习。过去20年,我们最大的成就是什么?人类最大的成就,最广泛的成就就是让20亿人从赤贫的环境下提升到了中产阶级,这就是全球化的成就。全球化也带来了更加安全的发展环境,由于移动技术的发展,要让我来预测,我觉得未来5—10年还有三、四十亿的人通过移动技术使得人人相连。80亿当中会有70亿的人做到人人相连,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娱乐技术或者其他生活便利方面的享受,这样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我们是在跨越式的发展,中国这样的发展机会比美国还要多。

Sarah Lane:我的同事曾经跟我说Google是不是改名了,改成了Alphabet,我们说什么,Google改名了吗?您作为Alphabet的执行主席,让别人认为是不是Google分成了越来越多的小公司,让它更有效率的工作。您觉得这是像Google这样的大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吗,他们必须通过这样小的轻量化的发展方式。

Eric Schmidt:我觉得每一个大体量的经济体或者公司都要考虑到多元化的发展,其实Google在这方面也不是唯一的一点,其他的公司也一样。在这个领域做一点,在另外领域重新制造一个新的公司。其实我们有很的母公司和子公司,很有意思的组织形式,我们有一些独立的公司有CEO在运转,还有一些小的控股公司由他们自己来运转,我觉得从财务的角度来说更好一些,真正的好处或优势在于你有一个非常好的领导,他们具有最好的专长,他们知道如何快速的响应这个市场。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搞一些小一点的卫星型的公司的原因,在Google的大的框架下更好的发展,不管是在交通,还是智能科技等等领域。

Sarah Lane:上个星期《华尔街日报》上我们也说到一点,安卓和JAVA和Chrome变成一个公司合体,您对此有什么评价?

Eric Schmidt:比如说我们把一个APP解压缩以后再把它打包就进入安卓的系统当中,从一个平台到另外一个平台进行转移的话现在变得非常的方便了。这三大平台本身就做的非常成功,并不是一个停下来重新改一个新的,或者取缔一个旧的来创造一个新的,而是可以应用这样的平台使得应用更广。

Sarah Lane:是不是安卓的知名度更高?

Eric Schmidt:安卓有14亿的用户,如果大家对安全比较看重的话你就用Chrome,如果你对价格非常看重的话。浏览器的发展速度也是非常惊人的,互联网的使用者对于安全的要求Chrome的浏览器也是非常棒的,安卓的量也非常大,市场也非常大,所以我不能比出一个优劣。

Sarah Lane:iPhone在中国特别成功。

Eric Schmidt:iPhone是苹果最成功的产品,我很难说哪一个是未来的发展动向,华为、小米作为苹果的竞争者,其他的公司都在后来居上,尽量的赶上。每一个公司都有差异化的优势,使得竞争的价格能够下来。华为在市场占有率方面比iPhone还要高。

Sarah Lane:谢谢您的参与,祝这次大会能够取得圆满成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