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分析:互联网企业真的要“缩招过冬”吗?

10月26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复旦大学校园宣讲会的现场第一次回应了百度缩招事件。他表示,百度对招人要求很严格。“严格意义上是暂停,我们还是会恢复社招的。只不过前期招人有点猛,现在想稍微消化一下,校招不会受影响。”过去一周,这一份从百度公司内部流传出来的邮件互联网圈掀起一阵不小的恐慌。

第三方分析:互联网企业真的要“缩招过冬”吗?的照片 - 1

智联招聘校园事业部总监齐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包括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在内,今年通过智联招聘进驻校园落地活动的客户数量同比增长17%。互联网行业的招聘依然火爆。

第三方分析:互联网企业真的要“缩招过冬”吗?的照片 - 2

在齐放看来,“明星效应”以及更多的校园宣讲形式创新,正体现了互联网公司对校园人才的渴望,“互联网公司走在前沿,注重吸引学生眼球的创新方式。校招的学生端,既是用户又是潜在员工。”

而更深层次的逻辑是,“相比较社招外部价格过于不理性,校招的成本更低”。齐放说。在“资本寒冬”的语境下,虽然互联网行业仍然是高态势发展,但业内人士分析,其泡沫正在被逐渐挤出。

大企业的“脉冲效应”

百度、腾讯事件后的第二天,拉勾网联合创始人、CMO鲍艾乐一天之内接到了5个媒体采访,在她看来,BAT封锁招聘与资本寒冬的关系在舆论方属于被“演绎剧情”了。

“事实上,首先并不是巨头都不招人,其次跟资本寒冬没什么关系……优秀的人仍然紧俏抢手”,鲍艾乐说。

经过分析,鲍艾乐觉得BAT并未出现资本寒冬的业务反应,而是更多地根据现在的体量、业务进行消化和步骤调整。

“以百度为例,此前在O2O布局的野心很大,同时财报压力也大,所以投入大,现在,财报、业务结构有调整,处于内部人员消化阶段”,鲍艾乐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而百度公司员工流动性大在行业内并非新闻。

鲍艾乐分析,对于每个公司来说,招聘入职都有相关的“脉冲节奏”——扩张、消化、缓和、再扩张。“BAT等大公司的行为容易被社会过度解读,百度调整是正常的,虽然也意味着有业绩压力的信号,但不至于被解读为某种象征,事实上,小公司因为吞吐量不大,脉冲节奏并不明显。”

另一位垂直招聘领域第三方研究机构创始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去年互联网人才招聘增速急速上升之后,需要一个消化存量的过程,调整内部结构。“这个时候在节奏上要控制,稍微停一停。”该机构创始人表示,“BAT缩招并不代表整个行业趋势,其他公司或许都有自己的阶段需求。”

在鲍艾乐看来,BAT缩招事件对公司内部员工的情绪会有影响。对创业公司来说,会开始有意识省着花钱了。“这种情绪本身影响市场,市场本身也会影响情绪,就是循环。”

IT行业社招薪资虚热,校招反而受捧

一直以来,大企业一直是社招、校招都注重,尤其是在学生端的品牌设立方面。中小企业从用人量级、成本都要弱一些,所以不会大规模做活动,会直接在学校里发招聘启事,线上为主。而创业公司,需要人员快速投入工作,所以以社招为主。

阿里巴巴缩减校招之后,各高校毕业生虽然有担心、猜测,但并未影响招聘大环境,其他企业仍然疯狂入校,甚至认为巨头缩招正是“抢人才”的大好时机。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此前,互联网公司对社会招聘处于非理性状态,工作1-2年的技术人才常常以翻两三倍的身价跳槽。

事实上,很多公司迫于产品短期内上线的压力,技术人员投资较多。“目前互联网企业内,技术市场薪资虚高,跟实力经验都不匹配”,齐放说。

根据今年4月拉勾网公布的数据分析,对于一个移动互联网初创公司团队,至少需要4个技术人员,一个设计师,一个运营人员,上述员工假设三年以下工作经验,月薪最低标准分别是8600元、6700元、5400元,按照该薪资水平,一个初创型公司的老板,每个月至少支付员工薪水是4.6万元。

鲍艾乐表示,整个互联网行业薪资涨势迅猛,今年相比同期增长20%以上,因为创业公司爆发,但找不到合适的人才,导致有经验资历的员工有很大议价空间,“互联网市场上平均跳槽频次为17个月一次”。另一位熟悉互联网招聘的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部分细分领域薪资虚高的根本原因是当今天整个中国经济结构发生的变化,互联网对一些行业的影响非常大,大量线下生意在往线上转移。

“这就造成互联网行业在招人、传统行业也都在找互联网行业的人,薪资都在涨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这种情况下,公司青睐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招聘渠道。”而相比较之下,应届生薪资虽然也在上涨,但成本较低。

经济低迷,但互联网行业依然火爆

齐放回忆,过去10年内,校园招聘受到严重影响的有两次,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及2010年中国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实施,而今年并未出现冻结校招的情况。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宏观上看,整个就业市场总需求下降严重,同时劳动力供给也在下降。其中隐性失业(如应对外部环境变化企业采取的降薪、调整工作时间等方法)严重。

“供给下降,一定程度缓解了需求下降的矛盾。”曾湘泉说。

但是在大数据和“互联网+”兴起的背景下,对于相关人才的需求量较高,然而符合条件的人才数量有限,因此就业竞争压力相对较小,就业形势较好。

智联招聘互联网行业用工需求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IT/互联网的人才需求量同比增加了41%,与上一季度增量(47%)基本持平。

鲍艾乐说,“之前人员流动很大,现在是去掉泡沫稍微收缩回归本来样子,这并不是逐渐变坏的局面。”(编辑 谭翊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