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人才市场虚火该降温了

马云“阿里巴巴今年出一个进一个”的话尚有回响,百度暂停招聘的消息又上了微博热搜榜。两大互联网巨头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先后表态要精编减员,似乎真给互联网吹来阵阵寒风。其实我倒觉得,对于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来说,这是个好事情,BAT对于人才的“掠夺战”稍微暂停一会,或许才能给被资本炒得烫手的互联网人才市场降降温,让万众创业的微小型公司有长大的机会。

互联网人才市场虚火该降温了的照片

不止一个上海的互联网创业者向我抱怨过,招不到合适的人才,理由有三:上海没有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因此技术高手通常都在北京、杭州和深圳等BAT所在的地方;即使上海有高手,但价码之高,远非创业公司能承受的,而且因其数量稀少,同等水平的IT人才开价甚至高过其他城市;就算创业公司放低要求,不要高手,熟手也行,可经过前几年资本市场的热炒,哪怕只有两三年工作经验、在几个互联网公司间跳过槽、年薪40万的价码也就随便开开。

应届生的胃口也都被吊起来了。这几年,互联网公司校园招聘的工资比着往上翻。有好事者曾做过统计,2007年,完美世界给应届生开了年薪20万的Offer,开启了互联网应届生20万 Offer的时代,而当时,各大外企的应届生工资也不过六七千。现在,本报同事不久前做过调查,阿里和百度给应届生开出的价码基本上都是一个月1.3万到1.5万元,一年至少发14个月工资。这样的Offer,两大互联网公司在2014年发出的数量数以千计。不久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时宣布,2016年华为将从全国各大高校中招聘约1万名应届毕业生,起始年薪最高可超过35万元人民币。

可想而知,对于初创型企业来说,这样的人才争夺战,他们几乎毫无胜算。类似的故事,全球都在发生。来看硅谷,这里同样被大公司垄断了几乎所有的社会和人才资源,房屋租金、生活成本、人工成本高得离谱。作为全球最具活力和刺激的创业生态系统,有人形容硅谷的人才争夺战如地狱般惨烈。10月20日,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Mission Motors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前CEO Derek Kaufman表示,公司破产主因是工程师被苹果挖走了。

但中国人常言,过犹不及,在经过几年高速发展、大笔并购之后,拥有了3万名员工的阿里和5万名员工的百度,也不一定都能消化得了这些人,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的“大公司病”一样没少得。对于阿里而言,对员工进行高强度企业文化宣贯,在人员不断扩张,尤其是一系列并购之后的阿里新成员中,是个越来越吃力的工作;而百度面临更为直接的挑战是,单个员工创造的价值,只有其他公司的三分之一左右 。根据2014年的财报,腾讯全年净利润238.16亿元,阿里与腾讯几乎持平,全年净利润为234.03亿元,而百度利润率最低,全年净利润只有131.87亿元,但员工数,前两者在2.5万-3万之间,而百度,有5万人。

其实,哪怕在硅谷,高薪水带来的不一定都是高忠诚度,愿意为“五斗米折腰”的不是只有中国人。一位硅谷人士曾撰文称,一名求职者曾直言不讳地说,绝不会浪费生命中的三天作为试用期,因为有公司愿意当晚就雇佣她。当然,如果有地方出更高的薪水,她有权利第二天就转身跳槽。尽管这样的竞争让硅谷始终是世界上最具有创意的地方,但从近几年的情况来看,硅谷对于创业者的吸引力却在下降。新的科技公司在这里越来越难以生存。“独角兽”们不再选择硅谷,SnapChat在洛杉矶,Oculus Riftde在洛杉矶附近的Orange County,纽约有Fab和Birchbox。即使是大公司,谷歌今年也在减少招聘,第一季度,谷歌新招聘员工为1819人,而员工总数为55419人。这是自2013年第四季度以来谷歌员工增长最少的一个季度。

10月19日,中国经济三季报“出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回落至6.9%,这是金融危机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传统产业在缓慢着陆,与其血肉相连的互联网产业,也得学会慢慢适应“软着陆“。阿里和百度在招聘上的“蛰伏”之举,其实正如马云所言,春江水暖鸭先知,最先对市场做出反应的永远是企业家。而总理屡屡为之“站台”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有幸在其中的人们,或许正好借此良机,抛掉此前被资本裹挟的浮躁,踏踏实实寻找真正的创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