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

iMac可能是一辆卡车,但苹果正确保它带有赛车的所有花哨的东西。今年早些时候,设计苹果Mac机配件的最高机密实验室被垫脚危机所困扰。问题出在一款 搭配新一代iMac的鼠标。这个被称为MaGIC Mouse 2的输入设备,在用户看来与前代的外形没有差别。但其内部构造却与之前大相径庭,主要是因为苹果把鼠标里的碱性电池换成了可充电锂电池。

在这个过程中,一切似乎都进展顺利。为了贴合鼠标内卡槽,内置锂电池为定制工业设计。为防止电池内部干扰而重新设计的天线也运行良好。

但有一件事完全不能接受。

鼠标工作时的声音不太对。

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的照片 - 1
Kate Bergeron

这是苹果首席工程师Kate Bergeron和John Ternus告诉我的,那时我是第一个访问输入设备设计实验室的记者。像往常一样,这次更新的iMac有着许多新的特征,足以给现有的苹果用户、不爽Windows的用户和那些犹豫不决的新客户不小的震撼。最显著的是视网膜屏幕在整个产品线的应用:有更小尺寸可供选择,即21.5英寸机型4K视网膜显示屏,还有最先进的27英寸机型5K显示屏。显示器还应用了全新技术,色域比之前提高不少,照片细节和文字显示都不同凡响。

另一巨大进步是iMac的新款三件套:无线键盘、触控板和鼠标。不同于之前的蓝牙版本设备,这些无线输入设备抛弃了那些可替换电池,而是采用了如iPhone和iPad那样的充电锂电池,通过“lightning”接口充电。Magic Trackpad 2触控板还整合了Force Touch功能,最早在Apple Watch上应用,现在也使用在MacBook和iPhone 6s中。(Force Touch是一种触摸传感技术,设备可以感知轻压以及重压的力度,并利用软件调出不同的对应功能。)

新版iMac价格与之前的型号持平,而且在处理器和显卡方面也有所提升。像其他苹果的产品一样,苹果对于细节的把控已近乎狂热程度。

鼠标声音的问题已经让办公室里的员工们感到不安和困惑。苹果的输入设备设计实验室位于苹果总部几英里之外的Vallco Parway。门后是外人很少涉足的一系列不寻常的机器,用来测量和测试最新的苹果硬件,解决产品存在的问题。

罪魁祸首看起来是鼠标底部的聚碳酸脂垫脚。苹果生态系统产品和技术副总裁Bergeron说:“我们改变了底部垫脚的结构,这样也影响了摩擦的声音。”

Mac和iPad生态系统和音频工程部副总裁Ternus说:“我们在设计之前的鼠标时,在那些垫脚、材料、集合结构等各方面都花费了大量时间,所以鼠标在桌面上操作的声音和感觉非常好。但是,现在产品做了巨大的改进,突然间我们喜爱的垫脚就不适用于新产品了。这不再是我们想要的了。”

我们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Ternus自从2001年就开始在苹果工作,他说:“鼠标的声音改变了,问题是我们需要大家喜欢的声音,现在这个听起来不对。”

Bergeron从2002年加入Mac团队,他说:“是的,不太对,你就是不喜欢这个声音。”

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的照片 - 2
John Ternus

苹果之所以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有很多原因。Tim Cook被称为供应链大师,他将前人灌输在文化中的创新内化为对创新的关注。Jony Ive因为把苹果变为设计的标杆而受到全世界的追捧。苹果的营销和品牌策略也为行业树立了标准。苹果传奇产品台式电脑的实验室也是成功的原因之一。

对细节的苛求。

一点不完美的声音并不是产品的死穴,甚至都算不上正式的漏洞。然而,苹果的工程师决心让新版iMac的Magic Mouse 2在滑过桌面时发出更好听的声音。

当然,对iMac而言,更大的问题依然存在:为什么还在对台式电脑如此在意?毕竟,一个月前,苹果首席执行官Tim Cook在展示新的大iPad Pro和键盘时宣称:“iPad最清晰地表明了个人计算的未来。”这是否意味着iMac将会成为过去?Steve Jobs在2010年就为这个问题埋下了伏笔。他在当年5月的D大会上说:“个人电脑将如卡车一样,他们还是会存在,但只有极少数的人才需要。”在移动时代,即便是全新的iMac,是否也只是索然无味的计算机器而已?

苹果全球产品营销高级副总裁Phil Schiler说:“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处在一个惊人的时代,不同的产品竞相走入人们的生活。这很棒,我爱这个世界。为客户提供什么样的产品,是我们一直在深思熟虑的问题。首先就是iPad,你想在个人电脑上做的事情它基本都可以实现,很多人将iPad视为他们第一位的计算设备,它确实当之无愧。而这一点在iPad Pro身上就更为明显。但这并不适用于所有人。还有人认为,这些都不能满足他们生活中的需求,也包括Mac。”

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的照片 - 3
Phil Schiler

事实上,Schiler对于苹果产品线有一套哲学理论。理想情况下,在着手研发下一代产品线之前,你应该用最小的设备完成尽可能多的任务。

他说:“他们都是电脑。每一种设备都独一无二,却有历久弥新。手表的功能是在人的手腕上完成任务,从而不用频繁地掏出手机。电话的作用是做更多的事情,或许能取代iPad。而iPad的作用应该是足够强大,让人们不再需要笔记本。就像,我为什么还需要笔记本电脑?我可以加个键盘用iPad啊,就可以做任何事情了!笔记本的作用则是让你抛弃台式机,对不对?我们已经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了十年,以至于可怜的台式机被留在了产品线的末端。那它的任务是什么呢?”

问得好!答案是什么?

Schiler说:“它的任务是挑战我们队台式机的传统认知,并把之前台式机不能做的事变为可能,功能和性能变得越来越强大,这就是我们需要台式机的原因。如果台式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与笔记本竞争,为了变得更轻薄,那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这就将我们带回了新版iMac产品线。尽管苹果的收入和利润被iPhone主导,但苹果仍然把Mac机作为一项重要的业务。据Schiler说,iMac更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Mac机每季度销量近500万台,苹果没有将iMac的销售数据单列出来。但iPhone的销量是Mac机的10倍。)Mac产品营销副总裁Brian Croll 2001年加入苹果,他说:“我们对Mac十分重视。”

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的照片 - 4

它的重要性超越了那些销售数字:在苹果联合创始人回归后的复兴时期,iMac必然会被历史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产品。新上映的电影《乔布斯传》以第一款iMac发布会作为结尾,这也不是凑巧为之。尽管电影编辑Aaron Sorkin对iMac的描写较为随意,但是iMac是苹果的象征这一事实是无法否认的,它也标志着苹果随后的复兴。在发布会期间我曾与乔布斯共处几日,他明确表示,为消费者打造一款伟大的台式电脑是绝对必要的。“这是我们的灵魂。”他告诉我。

某种意义上,iMac令人瞠目的视网膜屏是这一传统的延续。第一代iMac发布时乔布斯就告诉我说:“显示器是软件的舞台。”随着新机型的发布,苹果打造了能容纳《狮子王》上演的宏大舞台。

当然,早在2010年该技术被应用在iPhone上时,视网膜屏出现在整条iMac产品线上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它在2012年被移植到Macbook上,然后迁移到了iPad甚至Apple Watch上。“我们真的真的想将视网膜屏用在iMac上。”Ternus说,“iMac强烈呼唤着它。”

作为苹果Mac硬件高级主管,Tom Boger向我解释道,iMac的显示器不仅融合了更高的屏幕分辨率,还应用了需要新技术支持的更大的调色板。即使与当前价值2500美元的iMac视网膜屏相比,新一代产品也有所改进。他说:“我们赋予了它更宽的色域。基本上意味着它们有更大的调色板以供显示。”所有高端显示器都渴求能显示人眼可见的所有颜色,这是一个巨大的技术挑战。早前的工业标准被称为sRGB(标准红绿蓝),很好地捕捉到了大部分色谱。目前,苹果的视网膜屏百分百实现了sRGB。“我们对此感到非常自豪——很多显示器甚至都达不到百分百符合sRGB标准。因此,这真的是非常棒的。”Boger说,“但大约10年前,电影业联合起来并宣称他们可以做到更好,他们说世界上还有更多的色彩我们可以在电影中展现。因此,他们建立了一个新的色彩标准,称为P3。这一标准实际比sRGB大25%。”通过支持P3,新iMac能够呈现更丰富的色彩。

“色彩举足轻重,但之前我们没有解决它的能力。”Ternus说。苹果曾经提出过一个解决方案,涉及到新型LED(发光二极管)编码方式,通过一个颜色滤镜将LED产生的高强度红绿光过滤编码,能生成整个色谱。然后,该团队要去找能实现这一方案的供应商。其中一个选择是一种称为量子点的技术,但苹果否决了此提案,因为该技术中要用到毒性元素镉。“最终我们与我们的LED供应商一起找到了这条既能满足我们所有要求,又没有对环境不利因素的道路。”

有个问题便是它会对我们常规用户的体验造成多大的转变。在苹果的图像A/B测试中,我确实能看出一些区别,不仅仅是颜色呈现上的差别,还有扩展了的调色板显示出的额外细节差异。但别期望在你的iPhone照片中看出显著差异来:P3效果只会在诸如单反相机原始数据和其他高分辨率图片这样的高像素图像中才会真正爆发。电影则是另一码事;目前,你还不能从iTunes商店下载到4K超高清电影。苹果承认,P3确实是为专业市场准备的。

Croll说:“专业人士真的痴迷于调色板,他们会很快入手。消费者看到这东西则会说‘诶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看起来更好的样子’”。

不过,还有样东西,是明显没在新iMac上的——触摸屏。尽管微软和其他厂商现在相信多点触控应该扩展到桌面显示器上,苹果却认为这是一条死胡同。“我们已经从人体工学的角度深入研究过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在有配套键盘的桌面情形下,起身去触碰触控界面是件很不舒服事。”Schiller说,“iOS从设计之初就是走的多点触控的路子——里面没有鼠标驱动界面下的那些东西:例如四处游移的光标,或是微小到你根本无法用手指尖点中的‘关闭’小方框。Mac OS从设计的第一天起就是奔着间接指向机制的目标走的。这两个世界的目标不同,而这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围绕各自最佳体验进行优化,而不用将它们啮合成一种‘最小公分母’式的体验。”

(说到微软,Schiller说他虽然没有试用,但了解了一下微软上周发布的新产品的信息,并令人惊叹地为之喝了一把彩。他强调,微软全面进入计算机硬件心照不宣地默认了苹果在这上面从来都是对的。“一个事件如此切实地验证了苹果的做法,将我们奉为圭臬,真是太棒了。这是对我们的恭维。”)

苹果仍然致力于跨产品线应用多点触控——只不过它认为在桌面系统上,触控应该是一种简单易行的体验。苹果一直在有条不紊地将其移动操作系统里的多点触控手势引入到桌面辅助程序中,比如无线鼠标Magic Mouse和无线轨迹触控板Magic Trackpad。但这次的iMac更新换代由于带有内置可充电电池的新输入设备而可能被大众铭记。“我们的驱动力来自于环境因素。”Schiller说,意指苹果的毒性足迹可藉由摒弃5号电池(AA)的使用而大幅减轻。一次2小时的充电可供使用1个月以上。不过即使你忘了充电,将该输入设备插入电脑USB口1分钟就能支持你使用上大半天。而且,对那些之前笨手笨脚才能建立蓝牙连接的人来说,将该鼠标或键盘插入Mac就能立即配对是件很高兴的事儿。

但是,将电池内置到设备中,还是迫使Mac团队做了一些相当大的重新设计。直到现在,标准无线键盘和轨迹触控板都是以顶部装电池的一个小支撑辊为特征的。这决定了整个用户体验,创造了苹果所谓的“跳板”效应。

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的照片 - 5

对键盘而言,去掉电池盒意味着苹果可以在实际上增大按键的同时将整个设备做小。“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改进我们的输入技术,而今年早些时候,如我们在MacBook中看到的一样,我们终于取得了突破,可以说在按键和打字上的精准是我们真正想做得很好的事情。”Bergeron说。

虽然Magic Keyboard的键帽比它的前代产品要大,Bergeron透露说一款原型样品的键帽甚至更大。“我们早前做了很多的开发工作,可能迈向了比需要的更极端的道路,所以我们往回退了一点点。”其结果,她说,就是极简主义。“我们让键盘表面尽可能都是按键,最小化边缘区域,让键盘在桌面上占据尽可能小的空间。它的重量比上代产品更小,但硬度相同。”

Magic Trackpad 2的重新设计几乎是颠覆性的。其表面区域比前代产品大29%,宽到足以适应从iOS多点触控世界引入到Macintosh体验中的频繁挥洒。“整个触控体验要求轨迹触控板更大。”Croll说,“我们的理念是,【iMac】就是个疯狂的多点触控设备——在你放下手的时候。”因为它能平放,无论用户在哪儿点击,他们都能用同样的力度得到结果。它采用高性能玻璃,扛得住摔打。而且,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轨迹触控板现在支持压感触控——迈向无法阻挡的桌面和移动体验融合的另一步。事实上,将压感触控移植到桌面,阐明了Schiller关于各项功能怎样在苹果产品线间渗透的愿景。要记得,苹果最先是在iWatch上应用这一想法的,今年将之迁移到了iPhone上,而现在则轮到了iMac。“我们实际上是一直联合团队。”Croll说,“开发iOS的人就是开发OSX的同一批人。两套模型都在他们脑袋里装着。”

iMac可能是一辆卡车,但苹果正确保它带有赛车的所有花哨的东西。

鼠标的声音不对 台式机才是Apple的灵魂的照片 - 6

我的输入设计实验室之旅消除了某些关于苹果计划怎样在其产品线间进行各种迭代的疑虑。尽管表面看来苹果公司有一张严格的时间表——家庭手工业则致力于创建产品发布的非官方日程表——公司高管却坚持信奉‘时机成熟前绝不发布’的Orson Welles原则。在新iMac这件事上,新功能源自各种因素的集合:总是不可避免的视网膜屏的可行性;在桌面上引入压感触控的必要性;弃用一次性电池的环境推动因素;还有摩尔定律带来的更便宜的芯片和组件。(另一个我没提及的好处是:结合了硬盘的大容量和闪存的快速存取的融合存储技术,目前便宜了很多。)

另外,一旦时限确定,开发团队就得专注于让产品能够走出实验室推向市场。在鼠标案例中,开发人员发现按键声音不对,就意味着他们需要找出一个‘和谐’的解决方案。

幸运的是,苹果在Vallco Parkway实验室里有大量机器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说,有台机器专门用于在各种表面上测试鼠标,测量摩擦力。另一台机器设置涉及到将鼠标或打字机键盘置入隔音(超级隔音)环境中进行相当精确的测量,测量噪音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在‘声音不对’的案例中,是新鼠标滑脚与滑动表面的接触方式引起的。初代Magic Mouse最大化了与滑动表面的接触面积。但这一设计在新版Magic Mouse上行不通。“有点点粘滞感——不至于说滑不动,但确实不是我们想要的在桌面上流程滑动的完美滑翔感。”Bergeron说。就是这个导致了那种‘不太对’的噪音。

“解决方案是重新设计高密度聚乙烯滑脚。这次通过将滑脚移到鼠标底部更边缘的地方而取得了更好的体验。”Bergeron说。“结果证明,几何结构才是左右体验的变量。”在用不同方案研制了几款滑脚之后,该团队组织了一场选秀来选出最佳方案。Ternus解释说,该选择过程“是将工程和设计团队核心人员集合在一起,观察不同样品,到他们都说‘耶,就是这个,这听起来真棒!’,我们就采用那个方案。”

然后,同一过程不断上演。“尽管随Mac走过这许多年,仍有很多事要做。”Croll说,“这就像是云霄飞车,一趟又一趟,周而复始。要做的事太多了。”如你所想,下一代iMac的研发业已启动。

不过,他们可没向我展示那一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