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人宁愿上网看病也不愿医生用药?

调查显示,目前有超过六成的人会在去医院看病时上网搜索。据报道,近日在厦门中山医院急诊抢救科,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患者刘女士濒临休克,急诊科医生接诊后,为其吸氧的同时,开出急救药品,但刘女士的老公担心医院开药不靠谱,宁愿用手机上网看病也不让医生用药。

为何有人宁愿上网看病也不愿医生用药?的照片

调查显示,目前有超过六成的人会在去医院看病时上网搜索。浙江大学的一项专项调查发现,在目前最重要的医患沟通方式选择中,网络方式已超越不少传统沟通方式位居第二。“用百度看病”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传统医疗行业医患信任的缺失,而这种状况源于传统医疗行业长期以来存在的大量“痛点”:患者挂号难、看病贵、就医体验差;医生高负荷工作、收入不高、压力大;大医院人满为患、运行效率低,等等。统计显示,当前我国医疗市场存在严重的供需失衡,相比英国每1万名病人配有27.4名医生的水平,我国仅能达到17.4人,优质的医疗资源更是稀缺。

基于这些痛点与需求,不少互联网公司和创业团队进入医疗领域,抓住“看病难”的痛点,方便医患沟通,将改善患者就医体验作为主要目标,使一些互联网医疗平台获得迅速发展。但同时,互联网医疗作为新生领域,也存在不少需要探索和完善的地方,其内容、方式和相关标准都亟待规范和提升。

就服务内容而言,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曾表示,除了医疗机构提供的远程医疗外,其他涉及医学诊治的工作不允许在互联网上开展,仅可做健康方面的咨询。由于在线诊治不能全面了解患者情况,很大程度上存在误诊、延误等可能,这一服务内容的限定主要是出于诊疗安全和质量、医患纠纷处理等方面的考量。因此,对不少互联网医疗平台而言,如何把握好在线医疗服务与在线诊治的界限,找准服务内容与定位,仍需探索与尝试。此外,如何在致力于诊前、诊后服务的同时,发挥医疗数据和信息平台的优势,更好地服务患者,也是其努力方向。

就服务方式而言,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诊前环节可引入健康管理APP,院前环节可通过远程医疗实现轻度问诊,就诊环节可在线挂号及预约智能分诊,购药、随访、评价等环节可引入O2O等互联网新连接方式以提升效率。而对于网络、手机挂号与支付等操作性问题,目前不少在线医疗平台正努力实现操作方式的简单易用,争取让中老年用户及偏远地区就医群体也能享受到互联网医疗带来的便捷服务。

就服务标准而言,互联网医疗行业应首先确立企业、医疗机构、医生参与,政府监管,社会相关行业参加的多方参与机制,进而明确行业规则,确立服务标准,强化相关监管。在服务过程中如何更好地维护用户隐私,保护信息系统的安全,也是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为此,国家卫计委正在编制信息化安全规划,同时强化标准和监管的实施。

在“互联网+”的风潮下,信息技术与医疗服务的融合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互联网医疗服务的规范与提升,需要探索建立合理的服务范围、多样化的服务手段、通用的在线医疗业务开展标准,同时提高在线医疗服务的透明度,明确医生、患者、平台的责任划分和处理方式,从而更好地为百姓提供安全可信的医疗服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