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

视频游戏业的兴起已经成为了一种全球性的现象。全世界有超过12亿人玩视频游戏,销售额预计不久便会超过每年1000亿美元(约合6367亿人民币)。视频游戏常常被控为引起暴力和上瘾的元凶。但在近30年的研究之后,并非所有科学家都认同这一说法。

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的照片 - 1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视频游戏会对大脑的生长产生影响。。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的照片 - 2

弗利耶教授发现,动作类游戏玩家比别人更容易记住试验中哪些笑脸是蓝色的。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的照片 - 3

为了研究玩“超级玛丽”对人脑产生的影响,志愿者们要进行大脑扫描。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的照片 - 4

加扎利教授认为,如果老年人选择了正确的游戏的话,能够提高他们同时完成多种任务的能力。

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的照片 - 5

Neuroracer的玩家要一边驾驶赛车,一边注意各种各样的标志。玩视频游戏对我们的大脑有何影响:保持灵敏的照片 - 6

图为在“地平线”项目中,老年人玩家以刺猬“索尼克”的身份进行卡丁车游戏。

在实验室研究中,有一些研究人员发现,在进行了暴力游戏之后,游戏者的攻击性增加了约百分之四。但其他一些研究小组认为,在决定攻击性水平的过程中,诸如家庭背景、精神健康、或男性身份等因素起到了更加重要的作用。

可以确定的是,科学无法证明视频游戏与现实世界中的暴力行为之间存在任何因果联系。但在这些争议之外,人们如今开始以全新的视角考量视频游戏。

运动能力

亨克·滕卡特·霍德梅克(Henk ten Cate Hoedemaker)医生是视频游戏“地下”(Underground)的创始人。

在这一游戏中,玩家需要领着一名儿童和她的宠物走出一座矿脉。但这个游戏起初并不是这样的。霍德梅克是一名微创手术外科医生,他设计Underground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手术技能。

玩游戏时,玩家要使用经过调整、模拟真实手术器械的控制器。玩这个游戏玩得更好的玩家,在外科手术测试中表现得也更加出色。

视觉能力

一些研究人员正在探索视频游戏可能存在的益处。

日内瓦大学的达芙妮·巴弗利耶教授(Daphne Bavelier)将玩游戏的人和不玩游戏的人的进行了比较。在其中一项测试中,受试者要留心观察几个不停移动的物体。她发现,喜欢玩动作类视频游戏的人在这一测验中的表现比不玩游戏的人出色得多。

巴弗利耶教授认为,快速的动作类视频游戏需要玩家时刻保持注意,随时都要将注意力从屏幕一侧转移到另一侧,同时还要留心游戏环境中可能发生的其它事件。这对大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意味着大脑要以更高的效率处理输入的视觉信息。

大脑生长

柏林马克斯·布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的西蒙尼·库恩(Simone Kuhn)教授研究了视频游戏对大脑产生的影响。

在一项研究中,她使用了功能性核磁共振技术(fMRI)对受试者的大脑进行了研究。在两个月的研究期间,受试者需要玩超级玛丽64DS游戏。

结果,她发现有三块大脑区域发生了显著生长——前额皮质,右侧海马体和小脑。这些区域都关系到人体的定位能力和精细运动控制能力。

这一游戏的视觉设计十分独特:屏幕上方为3D效果,底部则是2D效果的地图。库恩教授认为,同时以两种方式进行定位也许能刺激大脑的生长。

保持灵敏

这方面最激动人心的研究领域,莫过于探索视频游戏在解决老年人心智衰退方面具有的潜力。

虽然一些标榜着“大脑训练”的电子游戏一直大受欢迎,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除了提高游戏得分之外,玩这些游戏还能起到什么效果。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亚当·加扎雷(Adam Gazzaley)教授和一支由视频游戏开发者组成的团队一起创造了一款名为Neuroracer的新游戏,它和此前的游戏都有所不同。Neuroracer的目标受众是老年玩家。玩家需要边驾驶一辆赛车,边完成其他任务。

游戏进行12小时之后,加扎雷教授发现,老年人的表现大大改进,甚至打败了第一次玩的20岁年轻人。此外,这些老年人的短时记忆和注意力持续时间也有了进步。

最重要的是,这一研究结果说明,这些通过游戏提高的能力也能运用到现实世界中去。

为了测试这些游戏能否在年纪更大的玩家身上起到类似的效果,BBC的“地平线”项目从格拉斯哥的一处庇护房中招募了一小队老年志愿者。

节目要求他们学会一种卡丁车游戏,五周内玩游戏时间要累积达到15小时。在玩游戏之前及之后,研究人员会分别测试受试者的短时记忆能力和注意力持续时间。而研究结果显示,这两项得分都平均提高了约百分之三十。

虽然这只是一项小测验,但人们还会展开规模更大的科学研究,继续对玩视频游戏的效果进行探索。加扎雷教授认为,在开发游戏潜力的路上,我们才刚刚开始。

“想象一下,未来的药剂师或神经学家不再会用笔写下药名,而是会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写下某种平板游戏的名字,让患者玩两个月,以此作为一个疗程。这个想法令我十分感兴趣。”他说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