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红过的90后创业者现在还好吗?

某微信公众号上近日的一篇文章《那些被捧起来的90后创业者们近况如何?》(下称“90后近况文章”)引起争议,这篇文章列举了9位爆红的90后创业者的项目情况并进行点评,得出结论:“关于现如今的90后创业者大致可以被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昙花一现,另一种则是被捧大的。”

那些红过的90后创业者现在还好吗?的照片

“创业明星”被指造假网友称其“牛皮吹上天”CFP供图

原标题:90后创业者的后爆红时代

这篇文章让一些人感慨90后创业者的现状,也引起了部分创业者的不满。真实的90后创业者的后爆红时代是什么样的?90后创业者身上有哪些共同点?

别主观!90后创业者真正在干什么

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一些曾经爆红的90后创业者,其中“仍坚持做原项目”的有陈安妮、NIKO、张天一、刘克楠、徐逸,“再创业”的有郭列、余佳文、马佳佳。

“脸萌”创始人郭列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2014年“脸萌”用户3个月突破5000万,海外用户超过1000万。郭列最忙也是最红的时候自称“父母更多地从媒体了解我的信息”。如今,用“脸萌”制作的图片在社交网络中已经很少见。

郭列告诉记者,他们依然在专心做产品,近况不方便透露。记者了解到,“苹果商店”显示“脸萌”的更新时期为2014年10月18日;“脸萌”官方网站上显示的最新消息为“2014年8月脸萌国际版FaceQ上线,占领17个国家总榜第一,50多个国家娱乐榜第一”。

余佳文引起关注是因为他在央视《青年中国说》节目上声称自己创办的App“超级课程表”已获得由阿里巴巴集团领投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并称“明年给员工发1个亿”。随后公众质疑App用户量和融资数据造假,几天之后余佳文回应称“自己有点张狂,但没有说谎”,阿里巴巴、创新谷、真格基金承认投资了他,但具体数额并未有统一答案。

如今,记者登录“超级课程表”,随机导入某学期的课程表发现,在一学期内12门课目中,最多加入课程的同学为5位。

余佳文告诉记者,“超级课程表”有1700万用户,暑假期间日活跃率比较差,今年公司开始有收入,的确有员工离职,目前没有融资需求,正在考虑把用户量商业化。

余佳文的天使投资人之一朱波证明:余佳文的团队仍然在健康发展,“超级课程表”不存在“没人接盘”的现象,团队有融资能力但目前因没有融资需求而未融资。

陈安妮是微博上有970万粉丝的漫画家。2014年12月13日,她在微博上发布讲述自己创业故事的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转发量超过45万,同时也带来质疑。陈安妮称这并不是准备好的宣传,随后她就公众所质疑的抄袭别人的创意、版权问题等进行解释、改正,并在微博上公布。

今年5月24日,陈安妮又在微博上发布关于创业的新漫画《这一次,我终于有资格,配得上梦想婊这个词》,获得了10万转发量及8万评论,评论中有人仍然不喜欢认为她“真矫情”,也有人说是“很简单的一个大学生创业的故事,非要拿一个小小的错误然后放大一千倍去伤害他们”。

陈安妮告诉记者,她的“快看漫画”如今总用户量破700万,一篇新更新的原创漫画“子文子豪”的兄弟漫画评论量破8万。她在着重解决版权问题,目前获得约500位作者版权,漫画后的高评论表示用户黏性很高。

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生马佳佳(原名张孟宁)因2012年大学毕业创业在闹市区开另类情趣用品商店“泡否”受到热议,而后情趣用品商店倒闭,马佳佳称担任时尚杂志《时尚COSMO》digital主编,记者致电该杂志编辑部,得知马佳佳已经离职。

今年1月,马佳佳又创业了,创办大尺度女性社区“High”,发布会上聚集各路网红、裸模、新锐创业者,音乐人陈升、左小祖咒出席,自称获得来自高榕资本的千万天使投资。然而,记者如今登录High社区发现,使用者寥寥无几,马佳佳本人最后一次在社区发布言论的时间是4月16日。

除了每次风格另类的创业以外,马佳佳另一种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方式是演讲。她曾给万科演讲“90后根本不买房”,还在TED(一家传播创意的非营利机构,其网上公开课很有名)上讲述“绝望的大学生”,内容以介绍90后的不同的思维方式为主。她还曾代言凤凰新闻客户端。今年6月,她发布要组织百名创业者以7299元的价格参加“和马佳佳一起去旅行的”5日日本福冈之旅。

最新动态是,马佳佳与另一位90后创业新锐孙宇晨结婚了。此次婚礼在Dreamore成功众筹961人凑份子3万多元。据“一见”视频公布,孙宇晨的最新项目仍打社交牌,做APP“陪我”。马佳佳未回复记者的采访请求。

徐逸是中国最火的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简称B站)的CEO,B站因为可以在播放视频时在屏幕上发表评论的功能在二次元群体中具有超高人气。去年,弹幕在电影《小时代》、雷军演讲中的出现引发网络狂欢。

版权问题一直困扰着弹幕网站,也被“90后近况文章”所指责。记者并未联系上徐逸。

投资了郭列和徐逸的IDG前副总裁李丰在朋友圈内替这两位创业者“鸣了不平”,他称:“如果不是B站低调,他们披露下最近一个月的一个大消息岂不就直接狠狠地打脸了。郭列童鞋凑巧也是,等到9月或10月也狠狠地打脸了。”

2014年11月29日,19岁中国少年NIKO在网上发文《少年不可欺》,称他们制作的视频《追气球的熊孩子》,被优酷剽窃创意翻拍为商业广告。文章在网上大量传播,一天后优酷回应已经展开专项调查,12月1日优酷表示在法律范畴内尚不能确认是否侵权,但将公开道歉,并撤下视频,对涉事员工进行教育。

NIKO告诉记者,由于优酷并没有承认“侵权”,所以NIKO选择用法律途径解决,今年8月开庭,NIKO要求优酷承认侵权、道歉并赔偿。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NIKO并不算是创业者,他现在高中毕业在家进行艺术创作,准备出国走艺术道路。

捧也是媒体,杀也是媒体

“90后近况文章”在网上疯转,当事人反应如何?

在这些人里,“伏牛堂”创始人张天一的反应是最为强烈的,他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写了一篇文章《那个想把90后射墙上的傻蛋》表达不满。他认为文章对90后有两点预设:一是90后的创业动机都是出名和炒作;二是当初红火、如今失败了,真是不靠谱。

“信口开河,很不专业”,陈安妮觉得文章只是拿半年前情况说事,根本没有下载自己的App。她有点想不通,当初媒体争相和她联系要报道,现在又指责她高调,“捧我们的是他们,败我们的也是他们”。

同样认为该文章没有进行调查的还有投资人,李丰认为文章作者不够尽责。一些公众号也写文章反驳,介绍部分90后的真实近况,但传播效果远差第一篇文章。有人认为这似乎成为一种规律,先捧后黑。

文章中被提及的90后创业者有人撰文反驳,但大多数人只是在自己的朋友圈内发牢骚,或是沉默。

在朱波看来,这类文章的出现和自媒体的风格有关,有些自媒体不调查就下结论,根本原因是需要通过此类文章吸引眼球。此外,这一代创业者天生会自我营销,他们善于“为自己代言”,这能节省下几千万元的营销费用。

“当前社会,能吸引眼球的内容才能引起全社会的刷屏,创业者火了,自媒体的阅读量上去了,即便是被黑也吸引了目光,没有人是输的。”朱波说。

记者查阅发现,“90后近况文章”实则为科技媒体Bianews在2014年12月3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署名贺子章。2015年8月2日该文因被某知名创业媒体公众账号转载而引起关注。如今,其微信公众账号已删除此篇文章。

90后创业者引起关注常常与两类因素有关:一类为反差,例如北大毕业生卖米粉、哈佛毕业生回国创业;另一类是所从事的项目天生带有话题感,例如性、维权等。

正因如此,以上90后创业者都曾主动或被动地上过头条。余佳文曾说,“我是被媒体捧高的。”NIKO在事件发生那几天电话被打爆了,自己也曾有几天觉得迷失了。

爆红一年内,余佳文没有在媒体上露面。他承认,在创业初期,他为了市场推广和用户量在媒体上发声,现在没有需求。更深的原因是自己成长了,身为CEO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人红是非多”。再次回顾上央视的事件,他觉得有一部分是为了节目效果,希望大家不要太较真。

不愿被代表——“我只是我自己”

对于“90后创业者”,最常见的评价词是:张扬、会自我营销、浮躁、尺度大、爱吹牛等。

以融资造假为例,朱波认为这是创业圈内现在的坏风气,以融资额的高低来宣传产品、威慑对手,这并不单是90后的做法。投资人和创业者达成了默契,投资人不说假话但也不揭穿创业者。这种坏风气也影响到了陈安妮,她在一些场合公布数据时,往往会被人按照“创业圈内习惯性的虚报”的逻辑而低估。

舆论关注是一把双刃剑,这不仅使创业者本人“火”了,创业项目也直接带来了关注。“1%的生活”漫画爆红在几日内以近乎零成本的方式带来100万用户量,“超级课程表”也在受到争议时占据苹果商店榜首。这种效果既让人“羡慕嫉妒恨”,也同时带来炒作的质疑。

记者问陈安妮是否在捆绑90后标签营销,陈安妮回答:“我本来就是90后啊”。在漫画家时期积累的人气使她无论在微博上发布什么内容,都能引起很多评论和转发。

舆论热度下降之后,一些项目的用户量和关注度直接下降,这导致了曾经爆红的产品足迹、魔漫相机、App小咖秀等被业内人士担忧——爆红之后会否昙花一现。

“不能把创业项目和人等同。”在朱波看来,一些产品天生是有活跃周期和天花板的,项目的发展是以公司战略为主,并不能武断地以某一个项目的活跃度来判定一个人的未来。

90后的创业项目到底靠谱不靠谱?现在也许并不是下结论的时候。有人曾在陈安妮爆红之前将她介绍给朱波,朱波那时看不懂漫画的价值,成了后来陈安妮漫画中那个无情拒绝投资的天使投资人。

今年3月,朱波给安妮发微信说:“对不起,俺错了,可以弥补吗?”未果。后来,朱波看见陈安妮在公开录像中说:她最开心的是曾经拒绝她的投资人又回来找她了。这件事让朱波很感慨。

同样境遇的还有以B站为代表的弹幕,这被很多年长者看来难以理解,却在二次元群体中备受欢迎,甚至有人会特地在B站上再看一遍影片。

“不能以成败判断90后。”张天一觉得,寒门子弟情愿拼命一搏,无论成功与否,本身就是这个时代里最大的光彩,是今天社会“最大的面子”。

90后创业者的故事还在进行时,但被90后创业者普遍提到的期待是,他们不希望被社会仅以自己的出生年份对待,他们只是身为90后做了一件创业的事情而已,很多人提到了不愿被代表——“我只是我自己”。

在张天一眼里,这个时代最大的红利是年轻,90后年轻人必然崛起,未来的马云、马化腾一定会出现在这个群体里,虽然不一定是某个人成功,“张天一死了,可能会有王天一、刘天一活下来了”。

余佳文说:“我没有什么了不起,以标签化判定我没有意义,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