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影视不是比烧钱 票补并未给市场带来增量

在经历了年初春节档期的疯狂补贴后,互联网公司对于“低票价”越来越谨慎,并开始反思低价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补贴力度趋于平缓。以目前热映的三部影片《大圣归来》、《煎饼侠》、《捉妖记》为例,在各大O2O平台的售价已经鲜有低于10元的“白菜价”。

互联网+影视不是比烧钱 票补并未给市场带来增量的照片

告别低于10元的“白菜价”

易观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到2014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从33.27亿元增长至296.3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6.67%。但上座率始终偏低,2011年至2014年的平均上座率仅为14.95%,仍有超过85%的产能存在闲置情况。

电影票线上销售在一定程度上优化了影院上座率。今年年初,瞄准电影O2O的平台开启了一场疯狂的“票补”活动。百度推出“观影保障计划”,以及“百发有戏”众筹《黄金时代》。百度糯米推出“3·7女生节”,最低3.7元吃大餐、看电影。在春节档,淘宝电影一口气预售7部电影,预约价19.9元,覆盖情人节和春节两个档期。猫眼电影则推出了9.9元看电影的活动,大众点评也不甘示弱,参与到这场鏖战中来。

但四个月后,O2O平台开始反思低价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并表示将从对电影存量市场的透支转为进攻电影增量市场,补贴力度趋于平缓。以目前热映的三部影片《大圣归来》、《煎饼侠》、《捉妖记》为例,在各大O2O平台的平均售价为35元左右,鲜少再有低于10元的“白菜价”。

“票补”没有给市场带来增量

“其实票补这件事一直让电影市场忧虑,片方和发行方对于票务大战也持观望态度。”大众点评电影事业部负责人张文月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

虽然现在各种报告都显示出网络售票平台增速快,市场占有率高,活动力度大,但是背后的问题不可忽略。“票补,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只是改变了票房的生命周期,并没有改变本质。”张文月表示,在2013年至2014年,票补像洪水猛兽般袭来,但并没有制片方和影院方出来叫好,整个行业面对互联网公司点起的烽火狼烟都不出声,这是因为片方发现票补其实没有提高利润,而是把影业和银行信用卡的会员挪动到电商平台去,并没有给市场带来增量。

“我们希望能实现多方共赢,建立一个更加开放、更多盟军的利益共同体,要共同做大蛋糕,而不是把蛋糕切得更碎。”张文月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

“互联网+影视不是比烧钱”

在线票务的蓬勃发展,也使在线票务平台的规范成为业内关注的目标。近日,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下发了《电影票务营销销售规范》的通知,要求电商等电影票代销机构可积极开展促销活动,但零售票价、活动票价标注及结算均不能低于相关方约定的协议票价,而促销活动中折扣部分由促销方按照协议票价补齐,超过协议票价的按实际票价结算,服务费除外。

“互联网+影视不是比烧钱。”乐视影业CEO张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和电影产业结合的时候,对服务能力考验很大,否则就是“买买买,烧烧烧”。

淘宝电影负责人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电影永远是内容为王的行业,它是带有人们情感的创意产品,而互联网行业能够做的,就是利用手中的工具,帮助影视产业链上的各环都能利益最大化。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延伸

电影营销术:做“病毒”,上“跑男”

“5亿票房会成为基本门槛,质量好的都会跨过10亿大关”

几十台电脑一字排开,从事新媒体营销的工作人员小凤侧头对北京晨报记者打了个招呼,手却没离开电脑键盘:“您先坐,等我做完这条病毒。”小凤在一家电影宣传公司上班,她口里的病毒并非电脑病毒,而是病毒营销。越来越多的影片意识到通过新媒体来进行宣传推广的重要性,她的工作也越来越忙。

“我们有很多大V资源。拿微信举例,几个大V号粉丝加起来有五六千万,电影想炒话题,我们找大V写篇文章或是发个朋友圈,浏览量破亿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小凤说,电影营销方案的确立主要看片方和导演的需求。她所在的公司只做平台,不做全案。说白了就是有人提供文案,例如微信文章、新闻稿等,她们负责推送,票房的好坏并不影响她们公司的收入。但能创作优质内容、账号粉丝数量多的微信、微博大号收入非常可观。“一般一万粉丝的推送单价不超过200元,很多特牛的大号都有几百万粉丝,到了电影的密集上映期,大V们赚钱的机会也来了。”

档期是营销的天时。如果在同档期里有其他大片挤压,就会对票房有很大影响,7月的暑期档是圈内俗称的“国产电影保护月”,学生放假,没有进口大片排挤,可谓占尽了天时。

上综艺节目也有特别有效的方式。比如《煎饼侠》和《捉妖记》的主创都上过“跑男。”这类综艺节目的受众本身就与电影受众一致,像《捉妖记》就是主创上了跑男之后带动了很多观众“路转粉”。

但归根结底,内容还是重中之重。“现在的电影可以说是前三天看营销,后三天看口碑。”小凤表示,如果一部电影上映后的第一个星期票房没有持续稳定的走势,基本在第二个星期别的片子上映之后,排片直接就会被挤掉。“网络传播是把双刃剑,观众又不傻,好与不好心中非常清楚,他们的感受都会通过网络扩散出去。未来的电影市场一定会进化成逐渐没有烂片的生存空间,5亿票房会成为基本门槛,质量好的都会跨过10亿大关。”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

■花边

爆米花收入水涨船高

电影院的上座率高,爆米花的生意随之火爆。

周六上午10点,陆续有观众进入万达影院CBD店。北京晨报记者发现,上午放映的各影片场次座位尚比较充足,但下午3点至4点场,《煎饼侠》、《大圣归来》、《捉妖记》等影片各场次的剩余座位仅不到四分之一,最火的场次仅剩下四个座位可供选择。

电影叫座,也为爆米花带来了生意。中午并不是观影高峰期,而据北京晨报记者统计,在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万达影院CBD店就卖出了14份爆米花。爆米花都是搭配着可乐或饮料销售,有51元 、 69元等不同的套餐可选择,不过在自助取票机上也有更优惠的套餐,网上购票可享受33元的爆米花可乐套餐。

从销售情况可以推断,半个小时至少可收入500元。根据万达集团公布的数据,2014年各影院的爆米花收入共4.3亿元,去年万达在全国共有182家影院,以此计算,平均每家影院每天的爆米花收入为6400元左右。倘若以记者半小时统计的数据为基数,一天的爆米花收入明显超过去年。“今年看电影的观众人数确实比以前更多,不过具体数据我们不方便透露。”该影院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道。

有黄牛倒腾电影票

火车站、演唱会门口等会经常看到黄牛的身影,如今,电影院也开始有黄牛出没。

“要票吗?原价的6折。”在龙德广场的万达影院,北京晨报记者多次发现有中年男子向前来观影的观众兜售手中的票。以前在一些影院外,可以看到有售卖电影票兑换券的人员,不过现在黄牛手中销售的并非兑换券,而是现成的电影票。万一卖不出去,砸手里岂不亏钱了吗?一位卖票黄牛向北京晨报记者介绍,他们会选择同一档期中最火爆的电影,“也有票卖不完的时候,最后就再降一点价处理。不过现在看电影的人多,一般都能卖出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3<知足$_$ 5
    Microsoft Edge 12.10240 Microsoft Edge 12.10240 Windows 10 x64 Edition Windows 10 x64 Edition

    最好价格越来越低

    福建省厦门市 电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