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歌手沦为小众:门槛降低 一夜爆红再难见

当你的社交网络被《五环之歌》刷屏,当你的微博已经开始给歌手新歌打赏。不知道你是否记得,网络兴起之初异军突起的网络歌手,从雪村到庞龙,从杨臣刚到筷 子兄弟,他们是当时中国歌坛不容忽视的力量。然而能让大众真正记住的网络歌手,始终是少数。更多的网络歌手如同昙花一现、甚至还没来得及被注意到就被淹没在如潮信息的洪流中。

网络歌手沦为小众:门槛降低 一夜爆红再难见的照片

近几年,如当年一样凭借网络歌曲爆红的歌手再不复出现,即便筷子兄弟也是因为电影《猛龙过江》主题曲而红。至于网络歌手后起之秀许嵩、汪苏泷等,虽然拥有一大批固定粉丝群,但也从未大红大紫。

《法制晚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网络歌手的走红在如今这个无WiFi不成活的年代,已经无法克隆再现辉煌。

网红现象

从雪村到庞龙 朗朗上口收粉丝

2001年,音乐人雪村的原创歌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红遍网络。此后,大学生唐磊将原创歌曲《丁香花》上传,这首歌登上当年百度音乐搜索的前10名。

2004年,东来东往《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庞龙《两只蝴蝶》也由网上飞入百姓家……这些草根的音乐伴随网络下载、手机彩铃的形式红遍大江南北,网络歌手在本世纪初的内地乐坛占据了一席之地。

媒体人彭辉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世纪之交的中国社会表现出的是多元化的社会结构,大众对于能展示“小人物”、“人性”的艺术作品更加关注,再加上港台音乐在内地的广阔市场,培养了一大批流行歌曲的听众,不经意间为网络歌手积累了大量的潜在受众。

他认为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是以幽默、搞笑的方式讲述“小人物”的故事,轻松赢得大众的回应;而唐磊的《丁香花》则以朗朗上口的旋律收获一众粉丝。

超女选秀潮 推动网络红人

在最初的网络歌手之后,以杨臣刚、凤凰传奇等为代表的网络歌手兴起。

音乐策划人王毅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这个时期的网络歌手可以说是伴随着中国的选秀年而共同成长的。2005年,中国第一次出现“超女”这样的电视选秀节目,而“超女”成功将大众的兴趣从电视带到了音乐上,并且培养了庞大的粉丝群体,这一群体折射到互联网上,让粉丝对音乐的关注度超越网络歌手兴起之初的热度。

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张振宇的《不要再来伤害我》正是在这个时期火的,演唱者也随之走红。如果没有这批受众,这些歌很难推广。

互联网音乐 3.0时代成小众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从互联网刚刚兴起时横空出世的网络歌手,到如今网络遍地开花的年代,网络歌手反而进入了小众细分时代。

2014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赵科岩《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庞麦郎《我的滑板鞋》等网络神曲使得新人加入网络歌手的行列,不专业的演唱,低质量的编曲,却迅速走红。

有音乐评论家指出,如今的网络音乐和网络歌手已经面临走下坡路,未来长久的歌手还要看谁有演唱实力和创作音乐能力。

音乐策划人王毅认为,早年庞龙时期的网络音乐可以说是1.0时代,而凤凰传奇算是2.0时代。到了如今的3.0时代,已经不是网络音乐,而叫互联网音乐。“像筷子兄弟虽然从网络走红,但是《小苹果》的推广更多可以归类为影视热门,”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筷子兄弟都不能算网络歌手的代表了。

王毅认为,新一代网络歌手代表人物,如许嵩、汪苏泷等,都是在大学期间通过网络发表原创歌曲受到关注,很快签约唱片公司发表唱片,进入主流市场。他们代表的是新生代年轻人,受众群比较固定,大多是在校大学生,以90后甚至00后为主。“而他们虽然有自己的受众,但已不再是众人皆知的时代,他们是互联网模式细分的产物。”

网红分析

独特中国模式

网络传统淡化鸿沟

网络歌手兴起10余年,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国外也有网红出现,但是我们的网络音乐是中国特色的时代产物。“网络兴起,网络软件被研发,即时聊天工具商业化营运,再到如今的互联网应用层出不穷,大家的生活已经被网络占领,网络音乐和歌手自然应运而生。”

王毅认为,如今除了传统网站、手机彩铃之外,人们有更多方式可以发表及欣赏音乐,最典型的是豆瓣和微博等对于流行音乐带来了巨大影响。

比如2010年推出首张专辑《Floral Times》的梁晓雪借助豆瓣引发网友关注,通过口口相传在网络迅速成名,省略了传统唱片公司经营新人的各种步骤。无孔不入的微博以及新兴的社交平台,让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发表音乐作品,随时可能因机遇走红。

在3.0时代以前,签约唱片公司对于网络歌手来说无疑是一条金光大道。但随着时代发展,传统唱片业在经历一番挣扎后终于接受现实,必须以网络为关键性、根本性的依托去展开经营和发展。

唱片业不景气,人们对于音乐消费的需求却绝对有增无减,网络歌手、独立歌手、传统主流歌手之间的鸿沟不断淡化,甚至融合。

网红前景

进入转型期 网络推新难度加大

虽然网络时代带来强大的技术支持,如今的网络歌手看似已经没有了门槛,但是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的音乐转型期,网络歌手想要走红或者说得到强大的大众认知度,反而难上加难。

音乐策划人王毅认为,如今的网络音乐和网络歌手已经面临走下坡路,未来谁能走得更远,还要看演唱实力和创作能力。当年的网络歌曲、网络歌手放在今天,走红的可能性太小了。现在的音乐受众细分,兴趣分散,不管哪一类音乐都有固定的受众群。另外接受音乐的方式和渠道很多,选择也多了,而且听众审美提高了,那一批红极一时的网络歌曲和歌手是在当时特定的大环境下所产生的。现在市场环境,很难再出现像当时那么火的网络歌手。

乐评人卢世伟则表示,今天几乎所有歌手都要通过网络发歌曲,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家都是网络歌手。现在很难再出现单纯从网络上建立强大影响力的歌手了。

“现在的娱乐圈,大家首先认人,其次是作品。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想要通过网络发行作品,很难获得认可了。所以现下相对比较红的网络歌曲,几乎都走了影视推广的路线。以影视来带动音乐本身。”

除此以外,除非能疯狂、恶搞到极致,诸如庞麦郎《我的滑板鞋》,大众以看热闹的方式去关注,但这并非长久之计,热度并不会持续太久。

法制晚报讯(记者 寿鹏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3<知足$_$ 5
    Internet Explorer 11.0 Internet Explorer 11.0 Windows 7 x64 Edition Windows 7 x64 Edition

    国内娱乐圈多半都是靠炒作的

    福建省厦门市 电信